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八章 温暖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许徵神色泰然,对陈元昭说了句:“陈将军里面请!”

    陈元昭迅速回过神来,扯着唇角挤出一个类似笑容的表情,然后迈步进了邹家老宅。

    虽然弄不清许徵为什么会忽然改变了态度,不过,这变化对他有利。只有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犹豫不前。

    陈元青笑着嚷道:“二哥,等等我!”边说边追了上去。

    许瑾瑜和许徵并肩同行,一边悄声问道:“大哥,你今日怎么主动留陈元昭吃晚饭?”

    没人比她更清楚许徵是多么不喜欢陈元昭。

    这两个月来,她一直安分的待在闺阁里,从未主动出府见过陈元昭。有大半都是为了安抚许徵,免得许徵心中不快。

    没想到,今日许徵竟有如此惊人的改变......

    许徵扯了扯唇角:“因为我今天想通了一些事。”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听的许瑾瑜一怔。细细一思忖,却又从这短短的一句话中品味出了许多的滋味。

    她舍不得伤了兄长一片爱妹护妹之心。许徵对她的心意也是一样的,舍不得她这个妹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所以一退再退......

    许徵没再说什么,大步追上了陈元昭兄弟两人。虽然招呼的不算特别热情,不过,比以前的冷淡要强多了。

    许瑾瑜心里涌起阵阵暖意。

    ......

    许徵陪着陈元昭兄弟两人说话,许瑾瑜安静的坐在一旁,极少插言说话。

    邹氏则亲自叫来赵管家,叮嘱一声:“今日来了重要的客人,让厨房准备些精致的饭菜。”

    赵管家笑着应了,目光迅速的在陈元昭陈元青的身上掠过,心中暗暗猜测着两人的身份。大小姐说了他们是重要的客人,那自然是不能轻忽怠慢的。

    赵管家亲自去了厨房,将几个厨子叫来叮嘱了一番。

    当天晚上的菜肴果然特别的丰盛。

    六个冷碟,六个炒菜。六个烧菜,还有一道甜汤一道肉羹和各色点心等等,满满当当的摆满了一个桌子。

    陈元青冲陈元昭挤眉弄眼,低声笑道:“二哥。这可是上门女婿才有的待遇。”

    陈元昭听的心中舒畅极了。

    更令陈元昭惊讶的还在后面。

    许徵进来的时候,后面竟还跟着邹氏和许瑾瑜。

    许徵淡淡笑道:“家宴不拘常礼,只我们三个坐在桌前太过冷清,我索性让娘和妹妹也过来一起入席。你们应该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高兴还来不及呢!”陈元青抢着笑道:“伯母,瑾表妹。快请入座。”

    颇有些反客为主的热情。

    陈元昭看在眼里,既觉得好笑又格外的窝心。

    陈家上下,真正将他放在心上的也只有陈元青了。这个傻小子,明明还没彻底忘了许瑾瑜,却又热心的为他和许瑾瑜的事奔波高兴......

    许家人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饭桌上时不时的闲话几句,说些日常琐碎的小事,气氛轻松而融洽。

    陈元青从来都是个自来熟的脾气,很快便加入话题。

    陈元昭不擅长闲聊,一直默默的旁听。许徵和陈元青的说笑声。邹氏热情的招呼各人多吃些,还有许瑾瑜悦耳的低语声,如欢快和谐的乐曲,缓缓流淌进陈元昭的心扉。

    陈元昭的眉眼柔和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眼前这样的一幕,是他曾渴求了二十多年也未曾实现过的奢望。

    前世,安国公极少踏足叶氏的院子。偌大的饭桌上,通常只有他和叶氏两个人。叶氏矜持优雅,进食的时候十分安静。他本就不是活泼的性子,后来愈发沉默少言。

    八岁那年大病了一场之后。他对叶氏心生芥蒂怨恨,话也越来越少。待到去了军营之后,母子两个时常几个月才见一面。久而久之,隔阂渐深。

    他渐渐的变得不苟言笑性情冷肃。全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冰冷。军营的士兵对他又敬又怕,同僚下属对他敬畏有加,安国公府的下人们见了他只想绕道走。

    对此,他没觉得落寞难过。

    让人怕,总比被人轻蔑鄙视强多了!

    重生之后,他的心房更加冷硬坚固。能打破他不近人情惯例的,也只剩下身边的周聪和陈元青了。

    而现在,又多了一个许瑾瑜。

    许瑾瑜似有所察,抬眸看了过来,冲他微微一笑。

    笑容如花绽放,落进他荒芜的心田。瞬间春光烂漫,温暖之极。

    陈元昭神色从容,心里却涌动起汹涌的情潮。默默的下了决定,一定要早些娶许瑾瑜过门。

    到时候,他就有属于自己的家了。

    ......

    晚饭后,陈元昭兄弟两人便告辞了。

    陈元昭其实舍不得离开。不过,今天已经是出乎意料的优渥待遇。若是赖着不肯走,消磨掉了大舅兄的耐心可就不太美妙了。

    许徵笑道:“这么晚了,我也就不留你们了。”顿了顿又对许瑾瑜说道:“妹妹,你随我一起送他们出府。”

    今天令许瑾瑜惊讶的事太多了,多这一桩也不算什么。

    许瑾瑜定定神,含笑起身。

    一路上,许徵有意无意走地慢了一些。陈元青何等机灵,立刻放慢了脚步。

    陈元昭终于有机会和许瑾瑜单独说上几句悄悄话了。

    陈元昭凝视着许瑾瑜,声音低沉:“顾采蘋离府养胎,小邹氏也离开侯府去了田庄里,说是得了怪病,这怪病会传染,不能不离府养病。这事你都知道了吧!”

    许瑾瑜嗯了一声:“知道了。”

    陈元昭又道:“含玉已经能下床走动了,也能派上用场了。”

    许瑾瑜又嗯了一声。

    陈元昭有些按捺不住了,低声道:“你明日若是有空,就去槐树胡同看看含玉。”

    走在前面的丫鬟提着灯笼,朦胧的光晕里,许瑾瑜的俏脸漾起红晕。在陈元昭隐含着渴切的目光里,终于点了点头:“好,我和大哥说一声,明日早上就去。”

    陈元昭心神一阵荡漾,低低地说道:“我明天早些去等你!”(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