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表现章 章 章 章 章 章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槐树胡同一别之后,许瑾瑜和陈元昭再也没见过面。

    屈指一算,也有两个月了。

    许徵的阻挠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陈元昭太过......“热情”,许瑾瑜至今想起那一日独处时的旖旎情景,依然会面红耳赤。心里暗自下定决心,在正式定下亲事之前,不再和陈元昭见面。

    就算见面,也必定是大庭广众之下,绝不独处一室......

    今日到曹家来,许瑾瑜没想过会遇到陈元昭。陈元昭最不喜繁琐的应酬,和曹家关系平平,应该不会亲自来吊唁。

    该不会是提前知道了她会来,所以他也特意赶过来了吧!

    许瑾瑜的脑海中迅速的闪过这个念头,旋即为这个想法暗自脸红,轻轻啐了自己一口,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

    邹氏也留意到了许徵身边的陈元昭,不由得“咦”了一声:“徵儿怎么会和陈元昭在一起?”

    以前都是称呼陈将军或陈二公子,现在视为未来女婿了,当然就没必要那么客气见外了,直呼其名更显亲切嘛!

    许瑾瑜故作自若的答道:“或许是凑巧遇上了。”

    邹氏瞄了俏脸微红的许瑾瑜一眼,莞尔一笑:“是是是,肯定是凑巧。陈元昭绝不会是有意跟着徵儿来的,更不是特意来看你的。”

    许瑾瑜大窘,脸颊飞起两抹绯红:“娘......”

    这副小女儿情态,惹得邹氏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短短两句话间,许徵等人已经走到了马车边,喊了一声:“娘,陈将军知道你也来了,特意来打个招呼。”

    陈元昭低沉的声音响起:“许伯母近来一切可好?”

    邹氏笑吟吟的将车帘撩起,和颜悦色的应道:“我身子康健,胃口好心情好,有劳陈将军挂念了。”

    陈元昭的目光迅速掠过邹氏身边的美丽少女:“伯母叫我一声元昭就行了。”

    陈元昭沉默少言,平日里一张口。大多是发布军令。习惯使然,说话时语气不免有些冷硬,显得不够礼貌。

    一旁的陈元青暗暗为陈元昭捏一把冷汗。

    看来,以后要提醒二哥一声。还是少张口说话的好......

    好在邹氏也算了解陈元昭的脾气,并未放在心上,含笑说道:“那我就倚老卖老,以后就叫你元昭好了。”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努力表现出礼貌友善的一面:“我送伯母回府。”

    如果说僵硬的扯动脸皮也算笑的话。陈元昭此刻也算是在笑了。

    ......陈元青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默默的抬眼望天。

    这世上果然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二哥身手过人,擅于骑射领兵作战,心思敏锐精明,再加上出色的相貌家世,堪称完美。唯一的缺点就是性子冷漠,不喜交际应酬也不擅客套寒暄。常年沉着一张脸,全然忘了笑是怎么回事。

    平日也就罢了。见了准岳母,这缺点可就暴露无遗了。

    也亏得邹氏好脾气,并不介怀。笑着点头应了:“也好,那就劳烦元昭一回了。”

    陈元青为陈元昭长长松了口气。有这么一个通情达理准岳母,真是二哥的福气。

    ......

    许徵上了马车。

    陈元昭骑的是骏马,比马车要方便多了。

    陈元青正和周聪商议:“周聪,我今日没骑马来,你的马先借给我骑上半天。你去找别的侍卫借一匹马......”

    周聪显然不甚乐意:“何必这么麻烦。二少爷直接找侍卫借一匹马就是了。”

    周聪陪伴着陈元昭长大,名为侍卫,实则和兄弟无异。在陈元昭心里,周聪比兄长陈元白可要亲近多了。

    周聪地位特别,对着陈元青也没多少敬畏。

    陈元青见周聪不愿意。只得摸了摸鼻子作罢,又去找另一个侍卫借了马来。高高兴兴的骑在骏马上,到了陈元昭的身侧。

    陈元昭讶异的看了陈元青一眼:“元青,你骑马打算去哪里?”

    陈元青:“......”

    当然是要和二哥一起去邹家老宅!二哥这是明知故问。重色轻弟,不想带上他。

    陈元青故作委屈哀怨的看向陈元昭:“二哥,我们兄弟两个好些日子没见了。难得你今日有空,我想和你一起送一送徵表哥他们,你该不是嫌我碍眼了吧!”

    知道自己碍眼还要跟着!

    陈元昭不怎么情愿的应道:“想去就一起去吧!”

    陈元青顿时眉开眼笑,兴致勃勃的应了。

    许瑾瑜坐在马车里。将陈元昭兄弟两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忍俊不禁的弯起了唇角。

    她和陈元昭隔着马车,也没有说话。可知道他近在咫尺,心里却异常安稳踏实。

    许徵坐在对面,将许瑾瑜唇角含笑的样子尽收眼底,心里泛起复杂莫名的滋味。

    原来,见到陈元昭,她是这般的开心。

    他之前阻挠她和陈元昭见面,本是为了她的清誉着想。可现在看来,是不是他太过自以为是一厢情愿了?

    ......

    回到邹家老宅的时候,约莫是申时正。

    许瑾瑜随着邹氏许徵一起下了马车。也终于有了机会和陈元昭正面相对。

    许瑾瑜眼波盈盈,似会说话一般。

    陈元昭看着那双美丽的眼眸,心里泛起一圈圈温柔的涟漪。用尽所有的自制力,才逼着自己移开了目光,看向邹氏。

    邹氏热情的邀陈元昭兄弟:“我们搬到邹家老宅也有两个月了。你们还是第一次来,总得进来喝口茶再走。”

    有登堂入室的机会,陈元昭当然不愿错过,立刻点头应了。

    想到难缠的大舅兄,陈元昭下意识地看了许徵一眼。以许徵的性子,十有八九没好脸色给他看。

    就连许瑾瑜也不自觉的有些忐忑紧张,悄悄看向许徵。

    ......他有那么可怕吗?

    许徵默默的反思片刻,清了清嗓子说道:“天色将晚,还是等吃了晚饭再走吧!”

    陈元昭:“......”

    许瑾瑜:“......”

    太阳是真的从西边出来了吧?!

    许徵竟亲自张口留了陈元昭晚饭!(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