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六章 会面(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的许瑾瑜,正在曹家的内灵堂里,吊唁过后,便走到曹萦身侧。

    曹萦一身孝服,眼睛哭的又红又肿,显得格外消瘦憔悴。

    许瑾瑜看在眼里,既心疼又不舍,低声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还望曹姐姐节哀,不要太过伤心伤了身子。”

    曹萦没力气也没心情说话,低低地嗯了一声。

    许瑾瑜又低声道:“大哥也来了,就在外面的灵堂里。”

    曹萦想到许徵,心里涌起一阵甜苦难辨的滋味。

    如果不是因为祖母忽然去世,今日本该是许徵登门下聘的喜日子。如今府中办着丧事,婚嫁一事必然要搁置下来。等她出了孝期再说了......

    “曹姐姐安心待在府里守孝,你不便出府走动,我会时常登门来看你。”许徵和曹萦在议亲,不便再见面。她倒是没什么顾忌,可以随时登门做客。正好可以为他们两个从中传传话什么的。

    曹萦轻轻地点了点头。

    灵堂里不便多说话,许瑾瑜低语几句之后便住了嘴。

    另一边的邹氏,站在曹夫人的身侧,同样温言宽慰了一番。

    曹夫人对许家人及时登门吊唁一事颇为欣慰。虽然还没正式定亲,许家人却以正式的姻亲身份走动,足可见对这门亲事极有诚意。

    曹夫人轻声道:“原本今日该是两个孩子的大喜日子,没曾想婆婆忽然去了,他们两个的亲事只怕是要拖一拖了。”

    “曹夫人不必介怀。”邹氏善解人意的应道:“俗话说,好事多磨。等上一年再议亲也无妨。”

    按着此时的俗礼,祖母去世,孙女需守孝一年。这一年之内,不便提起婚嫁一事。好在两家已经有了口头婚约,也合过庚帖了,再等上一年也不算什么。

    曹夫人听了这番话,心里颇为欣慰。

    守孝是人伦大礼。不可不遵循。遇到这样的事,许家也挑不出理来。难得的是邹氏话语真挚态度诚恳。曹萦将来嫁到许家,有这样一个脾气和善的婆婆也是福气了。

    ......

    吊唁过后,邹氏领着许瑾瑜一起告辞。

    曹夫人曹萦是不能出内灵堂的。自有精明强干的管事妈妈送邹氏母女出了灵堂。刚出灵堂,就迎面遇上了安国公府的女眷。

    叶氏目光掠过许瑾瑜,然后颇为客气的冲邹氏点头示意。

    邹氏同样点头浅笑还礼。

    虽然陈元昭和许瑾瑜的亲事还没定下,不过,两个人都是心中透亮。两人日后必然是儿女亲家。见了面便多了一份亲切。

    许瑾瑜身为晚辈,自然不能失了礼数,上前给叶氏和陶氏行礼请安:“瑾瑜见过两位舅母。”

    叶氏浅浅一笑:“瑾娘不必多礼,快些起身。”

    婆媳之间大概是世上最复杂最微妙的关系。做婆婆的,十个有九个都看不惯儿媳。还剩下一个有涵养未必表露出来罢了。

    叶氏盼着陈元昭早日娶妻生子,只要陈元昭肯成亲,娶什么样的女子她都认了。也因此,叶氏在知道陈元昭中意许瑾瑜之后,心切的想促成这门亲事,对许瑾瑜也格外的热情和善。

    不过。这并不代表叶氏真的这般喜欢许瑾瑜。

    事实上,叶氏对这个未来儿媳的感觉是十分微妙的。冷情冷性对亲娘都冷冷淡淡的儿子,对许瑾瑜却是一门心思,做亲娘的心里岂能不泛酸?

    当然了,以叶氏的城府,绝不会将心里这一丝酸意流露出来就是了。

    许瑾瑜对叶氏的感觉就更复杂了。

    身为一个女子,不守妇德,暗中和皇上偷~情还生下了儿子。这么多年来,一直和皇后明争暗斗和丈夫勾心斗角,半点不落下风......这位安国公夫人。相貌心机城府样样都是顶尖的。将来她若是嫁给陈元昭,要应对这样一个婆婆可不是易事。

    从另一方面来说,许瑾瑜对叶氏又有些同情怜悯。

    为人妻为人母,叶氏无疑都是失败者。

    种种念头在脑海中迅速的闪过。不过。许瑾瑜的面上却半点不露,恭敬温婉的行完礼,便随着邹氏一起离开了。

    ......

    许瑾瑜和邹氏走出曹家的时候,曹家门外依旧排满了马车,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

    邹氏忍不住叹道:“曹家门第显赫,可见一斑。”

    许徵娶曹家小姐。的的确确是高攀了。

    许瑾瑜最清楚邹氏的心思,闻言低声笑道:“娘,曹家是书香名门,极有清名。不过,我们也不必妄自菲薄。结亲一事讲究的事你情我愿。大哥是千里无一的年少俊彦,足以配得上曹姐姐。曹家肯点头应下这门亲事,也是相中了大哥的人品才学。”

    顿了顿又说道:“还有,我们许家人口简单,娘又是个温柔和善的脾气。曹姐姐嫁来之后,既不用担心有成心刁难的恶婆婆,也不用发愁会有难缠的小姑。这样的亲事,曹家怎么会不满意?”

    曹家人心疼爱女,不在意门第,只希望女儿嫁的好过的好。许家正是最合适的选择。

    邹氏听了这番话,眉头舒展开来。

    母女两个很快走回了自家的马车上。

    可惜的是,前后都堵着马车,想离开却不是易事。只能耐心等着了。

    “奇怪,徵儿怎么还没出来?”邹氏左等右等不见许徵,心里有些焦急,掀起车帘往外张望。

    许瑾瑜很自然的顺着邹氏的目光一起向外看:“大哥和元青在一起,大概是又见到了熟人寒暄去了......”

    话音未落,就见许徵的身影引入眼帘。

    许徵的身侧,除了陈元青之外,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身玄衣武服,身材高大,俊容冷冽。

    竟是陈元昭!

    暌别多日未见,陈元昭依旧冷峻沉默,英俊的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锐利冷凝的眼眸如犀利的锋刃,令人不敢直视。

    那双逼人的眼眸,遥遥的对上了她的眼眸。几乎是在瞬间,就柔和了许多。

    许瑾瑜听见自己的心怦怦直跳,脸颊和耳后莫名的热了起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