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五章 会面(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竟是秦王和纪泽联袂而来!

    秦王以皇子之尊,亲自到曹家来吊唁,自是令曹家颜面有光。☆→頂☆→点☆→小☆→说,这样的举动,也免不了有些收买人心的意思。

    曹大人是清流文官,在士林中名声极隆,门生遍布朝野。秦王早就有意拉拢曹大人,苦无良机。此次正好趁着曹老夫人去世的机会,亲自登门示好。

    秦王来了,纪泽又岂能不来?

    两人心里各自别扭尴尬,不过,表面上看来却毫无异样,往来不断,一如往常。今日联袂骑马前来,各自穿着素服,并肩而立,各有神采。

    纪泽镇定自若的神色,在看到许徵时,陡然变了一变。

    两个月前那一晚发生的事瞬间涌上心头。

    那种无法启齿的羞辱,那种恨不得将许徵碎尸万段的愤怒,交织成了万丈火焰,在纪泽的心里熊熊燃烧,几乎要冲出胸膛。

    秦王敏锐的察觉到纪泽情绪有异,顺着纪泽的目光看过去。

    一张俊秀的少年脸孔引入眼帘。

    灵堂里一片白色,来吊唁的人也都穿着素服。可那张脸孔在人堆里依然清俊夺目,不容人忽视。

    是许徵!

    秦王眼睛微微一亮,却硬是克制自己,迅速地收回了目光。

    纪泽就在身侧,他若是流露出对许徵的关注,纪泽一定会很愤怒。而且,他向陈元昭允诺过,以后不再动许徵的念头。纵然心中十分不情愿,不过。短期之内总得装装样子

    纪泽还在盯着许徵。

    被那双隐含着狠戾怨毒的眼盯着,如芒在背,又似被毒蛇盯上了。让人打从心底生出阵阵寒意。

    许徵神色不变,神情镇定。

    秦王轻轻咳嗽一声:“玉堂,我们一起上前吊唁致哀。”再这么盯下去,可就要惹人疑心了。

    秦王对许徵倒是真的很上心。他什么都没做,不过只盯了几眼,秦王就心疼不舍了。

    纪泽心中冷笑一声,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

    纪泽将目光移开之后。许徵正面承受的压力顿时为之一轻。心中不由得暗暗叹口气。他果然是高估了自己。

    如果没有陈元昭暗中出手,秦王一定不肯放过他。纪泽对他怀恨在心,更不会饶了他。他纵然有了功名在身。却未入仕途,无权无势。又有何能力和他们对抗?

    一身傲骨,在权势滔天的秦王和纪泽面前,只有被拆骨剔肉的份!

    吊唁过后。秦王和纪泽并未立刻就走。

    秦王走到曹大人身侧。低声安慰了几句:“人的寿元有天定,曹大人请节哀。”

    虽说只是收买人心的门面功夫,可堂堂皇子能做到这一步,也着实令人动容了。

    纪泽迈步走到了许徵面前,目光深沉,不辨喜怒:“徵表弟,好久不见了。搬到邹家老宅之后,一切可还适应?”

    许徵神色淡淡:“多谢表哥关心。自从搬到邹家老宅之后。我潜心闭门读书,极少外出。倒也没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没等纪泽说话,又关切地问道:“姨母得了怪病,听闻去了田庄里静养。不知到了哪一处田庄里?我娘想带着我们兄妹一起去探望姨母。”

    小邹氏“生病”的真正内情,只有许瑾瑜知道,许徵并不知情。

    不过,以许徵的机智敏锐,自然能察觉到此事的不同寻常之处。

    顾采蘋前脚离开侯府,小邹氏后脚就生了怪病,将纪妤留在府里,独自到庄子里去养病

    怎么想都有些不对劲。

    提到小邹氏养病一事,纪泽神色如常:“母亲挑了一处十分僻静的田庄,在汴梁的外城。骑马过去也得两个时辰,若是坐马车,得要大半天的时间。往返十分不便。而且,她的病症会传染。为了安全,暂时别去探望了。”

    纪泽轻描淡写的回答,非但没令许徵释怀,反而更增了几分疑窦。

    纪泽恨他入骨,竟然还有耐心解释不便探望的理由

    事有反常必为妖!

    小邹氏的病,肯定是另有隐情!

    两人只说了寥寥几句,秦王便过来了。纪泽善于掩饰,秦王更是个中高手,一派泰然自若:“玉堂,你和许徵在说什么?”

    许徵避不过去,只得拱手为礼:“见过秦王殿下。”

    秦王如今倒是不便摆出以前那副亲切随意的样子来了,冲许徵略一点头。便对纪泽说道:“玉堂,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纪泽应了一声,随着秦王一起离开。

    临走前,纪泽深深的看了许徵一眼。

    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没有结束!迟早要做个了断!

    陈元青一直站在许徵身侧,见了这一幕不免暗暗奇怪。试探着问道:“徵表哥,你和纪表哥是不是闹了些不愉快?”

    刚才怎么看许徵和纪泽都有些不对劲。

    许徵当然不会说实话,敷衍地应道:“没什么,大概是因为我们搬出侯府的缘故,表哥心里有些微不快。”

    陈元青见他不肯多说,也不便再多问了。

    两人正低声说着话,就听灵堂门口又响起了声音:“神卫军统领陈将军亲至吊唁。”

    陈元昭来了!

    陈元青眼睛一亮,立刻看了过去。

    从灵堂门口大步走来的青年男子,气质冷凝,神色冷漠,英挺逼人,果然是陈元昭。

    这里是灵堂,不宜大声喧哗说话。陈元青冲陈元昭眨眨眼,算是打了招呼。陈元昭冲陈元青略一点头,然后又向许徵点头示意。

    许徵也冲陈元昭点了点头。

    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陈元昭脚步未停,心里却暗暗惊讶。

    许徵素来看他不顺眼,见了面从未给过他好脸色。虽然勉强同意了他和许瑾瑜的亲事,却不准许瑾瑜私下和他见面。

    许瑾瑜最听许徵的话,许徵这么说了,这两个月就再也没到槐树胡同来。他也一直没机会再见许瑾瑜一面。

    没想到,许徵今天竟肯搭理他了

    陈元昭不肯承认,自己竟然因为这一点点另眼相看受宠若惊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