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多磨(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纪妤的事,许瑾瑜这两日心情有些阴郁。

    到了腊月初十这一天,许瑾瑜的心情才又好了起来。

    许徵和曹萦已经合过了八字,又交换了庚帖。明日就可以正式登门下聘了。

    曹家是书香门第,曹萦是曹大人唯一的掌上明珠。许家和曹家结亲,算是高攀。也因此,邹氏这两个月一直在精心准备聘礼。

    许徵是许家唯一的男丁,亲事总不能寒酸失礼。

    邹氏临来京城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长住京城的打算。临安只留下了老宅未动,其余的田地铺子都变卖换成了金银细软,一并带到了京城来。

    在两个月前,邹氏便将一双儿女召到面前,说了自己的打算:“徵儿,瑾娘,临安的老宅不能动,其余的家产我都折换成了银票,带到了京城。约莫两万六千两。这些银子要怎么用,我也早已盘算过了。”

    “徵儿日后要成亲娶妻,不能一直住在邹家的老宅里。所以,我打算拿出一万两银子,在京城买一处宅院。以京城此时的物价,买一处三进的宅子再收拾一番绰绰有余,这处宅子留给徵儿成亲。”

    “剩下的银子,我留六千两在身边。剩余的一万两,分作两份。一份留给瑾娘做嫁妆,另外一份就给徵儿成亲。除去办喜宴的银子,留作置办聘礼的约莫有四千两......”

    话一出口,许徵和许瑾瑜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不妥!”

    邹氏哑然失笑:“瞧瞧你们两个,异口同声的说不妥。到底是哪里不妥了?”

    不待兄妹两个说话,又叹道:“说起来,这么安排是委屈瑾娘了。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有五千两银子置办嫁妆也过得去了。将来若是嫁到安国公府,这样的嫁妆未免有些寒酸了。可娘也实在没法子。你大哥要娶曹家的千金,总不能连处住宅都没有......”

    “娘,我没觉得委屈。”许瑾瑜打断了邹氏的长吁短叹:“我们之前住在威宁侯府,现在住在邹家的老宅里。住上一年半载无妨。总不能一直住下去。买处住宅也是理所应当的。新宅子布置好了,不仅是大哥和娘的家,也是我的家。”

    “娘留六千两防身,剩余的一万两银子。留三千两给我将来置办嫁妆就行了。剩余的七千两都留给大哥置办聘礼成亲吧!”

    “这怎么行!”许徵皱眉反对:“女子出嫁的时候,嫁妆若是少了,将来在夫家会被人耻笑的,直不起腰杆抬不起头来。这万万不行!这一万两银子,我只要三千两成亲就足够了。留七千两给你置办嫁妆。”

    许瑾瑜自然不肯同意:“嫁妆少了,大不了我将来私房少一些。你去曹家下聘礼可是不能少的。若是惹得曹家不快,你将来登岳家的门多尴尬。”

    许徵抿紧了嘴唇,清亮的眼中满是坚定:“曹家早知道我们许家不是大富之家,同意这门亲事,是相中了我的人,不会在意聘礼多少。”

    许瑾瑜迅速应道:“陈元昭想娶我,总不会是为了我的嫁妆吧!”

    “不管怎么说,你将来的嫁妆绝不能寒酸,免得让婆家人小瞧了。以后在婆家受闲气!”

    “大哥。现在要紧的是你的亲事。我才十四岁,要出嫁准备嫁妆是以后的事。现在应该先紧着你的亲事才对。”

    ......

    兄妹两个素来亲厚友爱,难得一回争吵,竟是为了给彼此多留些银子。

    邹氏一开始还在笑,笑着笑着却又心酸起来。

    如果丈夫还在世,撑着许家的这片天,也不至于这般委屈一双儿女......

    “你们两个都别争了。”邹氏声音有些哽咽:“都是我这个当娘的没用,连累的你们兄妹两个为了银子发愁......”

    如果家资丰富,就能有足够的银两置办聘礼,也能留下足够的银子为许瑾瑜置办嫁妆。兄妹两个也不必这般推让了。

    邹氏心中阵阵酸楚。泪水夺眶而出。

    许瑾瑜和许徵见邹氏落了泪,俱是一惊,立刻停了争执。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起邹氏来:“娘,你先别哭。我们不吵了,什么都听你的。”

    “是啊,一切都由你决定。我们不争不让了。”

    邹氏颤颤巍巍的用袖子擦了眼泪,说道:“你们两个都别推让了。就照着我之前说的,各留五千两银子。徵儿不算委屈,瑾娘委屈些也暂且忍一忍。先等你大哥成了亲。等你出嫁的时候,若是手头宽裕了,再多为你准备一些嫁妆。”

    许瑾瑜柔顺的应下了。

    许徵也点了点头。心里却暗暗想着,妹妹今年十四,至少还有两年才出嫁。这两年之内,他早些入仕途,为妹妹多攒些嫁妆。

    ......

    这两个月之内,邹氏一边吩咐赵管家打听合适的住处,一边用四千两银子陆陆续续地置办好了聘礼。都整齐的放在邹家的库房里。

    明天就是正式下聘的日子了,邹氏领着许瑾瑜许徵一起进了库房,对照着聘礼单子将聘礼仔仔细细的核对了一遍。

    赵管家年纪大了,眼力耳力都不如前。检查贺礼的事也帮不上什么忙,本可以不来。可他硬是跟着到了库房,乐呵呵的站在一旁。

    花了半日功夫,才将聘礼盘查了一遍。一切妥当无误!

    邹氏长长的松了口气,展颜笑道:“好了,聘礼准备妥当了。明日你和官媒一起去曹家下聘就行了。”

    许徵应了一声,眼里闪过喜悦。

    许瑾瑜笑着打趣道:“可惜我不便跟着一起去,不能亲眼看着大哥以女婿的身份登曹家的门了。”

    许徵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就在此刻,门房小厮匆匆的跑了进来:“太太,官媒张氏来了,说是有要紧的事要向您禀报一声。”

    要紧事?

    明天就该去曹家提亲了,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要紧事?

    许徵心里一跳,忽然有了不太美妙的预感。

    ......(未完待续。)xh211</div>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