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二章 可怜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纪妤哭了许久,才渐渐停了。

    邹氏哄了纪妤半天,也颇有些口干舌燥。喝了一杯茶之后,对纪妤说道:“妤姐儿,你娘的病不宜见人,我也就不多待了,这就回去了。”

    纪妤用袖子擦了眼泪,红着眼睛说道:“姨母难得来一回,怎么着也得吃了午饭再走。我这就打发厨房去准备午饭。”

    “不用了!”邹氏轻叹一声:“眼下你娘生了这样的怪病,你心中忐忑,少不了手忙脚乱。我们就不给你添乱了。”

    说着,便站起身来。

    许瑾瑜许徵也各自起身,向纪妤道了别。

    纪妤平日性子浮躁冒失,如今乍然遇到这样的事,只觉得天都塌了一半,一夕之间长大了不少。见许家母子要走,立刻起身相送。

    纪妤一直将许家母子送到了门口,然后迅速的扯了扯许瑾瑜的衣袖,小声央求道:“瑾表姐,我娘今天下午就要离府,以后就我一个人待在府里,怪冷清的。你若是有空,多来陪陪我说话。”

    眼里浮着一层水汽,仿佛随时都会掉落。

    就像一只即将被遗弃的家猫,收起了所有的利爪,只剩下可怜。

    许瑾瑜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低声应下了。

    纪妤这才依依不舍的松了手。站在原地,目送着许瑾瑜等人上马车。待马车远去后,才落寞的转身进了府。

    ......

    “妤姐儿也够可怜的。”邹氏忍不住叹了口气:“她娘这一病,府里这么一摊子琐事都落到她身上。她不过是个孩子,哪里能应付得来。”

    偏巧的又到了年底。不说别的,只送年礼这一项就足够人头痛的。别说一个没接触过内宅琐事的少女,就算是经验老道常年掌管的内宅妇人也要忙的团团转。以纪妤的性子,哪里能应付得来?

    许瑾瑜的脑海中浮现出纪妤泪光点点的模样,默然不语。

    邹氏想了想说道:“要不然这样,我这些日子多去威宁侯府几趟,指点指点妤姐儿如何打理家事。”

    许徵沉默片刻说道:“娘,妤表妹确实有些可怜。不过。我们和威宁侯府迟早反目成仇。既是如此,此时心软帮忙又有何意义?姨母不会承我们的情,妤表妹将来回想起这些,也只会愤怒指责我们假惺惺装模作样!”

    既然已经是仇敌了。索性心肠冷硬到底!

    许瑾瑜深呼吸口气,接过了话茬:“大哥说的对。说到底,这都是威宁侯府的家事。姨母生病要离府,自然会安排好这一切。”

    小邹氏都狠下心肠不管不顾纪妤了,他们何必多事。

    这么说稍嫌冷漠无情。却也是人之常情。

    邹氏被一双儿女浇了冷水,心里的热情也稍稍退却,长叹一声道:“罢了,你们说的也有道理。我听你们的就是了。”

    话是这么说,可心里到底不是滋味。

    一路上,许家母子难得的沉默相对。

    ......

    当天下午,小邹氏收拾行李上了马车。随行的还有几个贴身丫鬟和管事婆子。

    小邹氏离府的动静比顾采蘋小的多,携带的衣物行李日常用具却足足多了一倍,堆满了六辆马车。就连平日用惯的梳妆镜都带上了,一副离府长住的架势。

    小邹氏身上起了红斑之后。便穿的严严实实,又特意带了帷帽。长长的面纱遮住了小邹氏的脸庞和神情:“......妤儿,我此去田庄养病,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你在府里要好好的,我特意留了几个经验丰富的管事妈妈给你,你有什么事都吩咐她们去做就行了。若是还有不懂的,就等你兄长回府的时候,让他做决定......”

    纪妤眼泪汪汪的听着,忽的放声痛哭起来:“娘,我不要一个人留下。我也要陪着你去庄子里住着......”

    涕泪交加的模样。颇有些狼狈,当然好看不到哪儿去。

    小邹氏看在眼里,自然也是心疼的。

    可她此行是为了掩人耳目,也是为了养胎。绝不可能带上纪妤!

    想到这些,小邹氏稍稍软下来的心肠又硬了起来。狠狠心说道:“不行!我患的是罕见的皮肤病,你不能随我一起去田庄,不然,这种病若是传给你怎么办?你还是个待字闺中的姑娘家,脸面身子都是顶顶要紧的。万万不能疏忽大意。”

    “你别胡闹了,安心留在府里,我病好了,立刻就会回来。”

    小邹氏的语气十分坚决,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纪妤心里既失望又黯然,知道没有跟去的希望,也不再闹腾了,改而说道:“那我过些日子去看你。”

    小邹氏不假思索的应道:“不用去了!我是去养病,又不是去游山玩水享乐,你去做什么。再说了,田庄里也没什么可看的,哪里比得上我们侯府内宅。”

    “又不准跟着去,又不准我去探望!”纪妤连连被呵斥,心里委屈极了,眼泪唰的涌了出来:“哪有这样的道理!娘,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女儿。你就没有半点舍不得我么?”

    从三岁起,威宁侯远离京城去了边关。纪妤对父亲的印象十分模糊,生活中只有两个姐姐一个兄长还有小邹氏这个亲娘。

    纪嬛和纪妧对她这个妹妹冷冷淡淡不算亲热,纪泽待她也不算亲近。真正说起来,她最亲最近的人只有亲娘小邹氏。

    小邹氏这么一走,纪妤颇有点被亲娘抛弃的惶恐不安。

    看着放声痛哭的纪妤,小邹氏既心疼又恼怒。

    如果可以,她也不愿意独自去田庄。算算日子,至少要住到八九个月才能回府。这么一摊子琐事交给纪妤,她也放心不下。也舍不得离开女儿啊!

    可又有什么办法?

    她肚子里的孩子可不等人。再不离府,很快就会显怀了。也只能硬下心肠,委屈纪妤这一回了。

    小邹氏咬咬牙,狠狠心转身离开。

    “娘......”

    身后传来纪妤的哭声。

    小邹氏眼中闪过水光,脚步却未停。

    ......(未完待续。)

    PS:  纪妤也是个可怜孩子~xh211</div>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