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一章 怪病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不出所料,果然还是用的这一招!

    许瑾瑜眼中闪过讥讽的冷笑,口中问道:“姨母生了什么病?严重么?”

    邹氏眉头皱的更紧了:“听说身上脸上长了红斑,不能见人,而且这种病症还会传染。我原本想登门去探望,可这病症既是会传染,还是别去的好。”

    万一被传染上这种怪病可就糟了。

    许瑾瑜眼里的讥讽之色更浓了。

    小邹氏的“病”和前世一模一样!

    为了避免将病“传染”给他人,小邹氏应该很快就会躲在庄子里“养病”。等上大半年,孩子一生,“病”自然就好了。可以正大光明的回府。

    最妙的是,到了那个时候,顾采蘋生的孩子也该有三个月了。可以趁着满月的时候一起抱回府,对外假称是双生子就行了......

    许瑾瑜略一思忖,就将小邹氏的计谋猜了个十之八九:“娘,姨母生了这样的病,只怕不敢在府里养病了吧!”

    邹氏应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正想着来和你商议,是不是该打发人送些补品过去。”

    不管怎么说,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人不去探望,总该送些礼物过去。

    许瑾瑜却说道:“只送礼物过去未免显得凉薄,还是亲自去一趟的好。”

    “可是你姨母的病会传染......”

    “我们就远远的看上一眼,不会被传染的。”许瑾瑜笑了一笑:“也不用等明天了,我们今日就过去看看。”

    许瑾瑜表现的如此积极,大出邹氏意料。

    邹氏狐疑的看了许瑾瑜一眼:“瑾娘,你什么时候对她的事这么热心了?”

    许瑾瑜对小邹氏从来都没半点好感,巴不得看到她倒霉才是真的。这次怎么会这么热心肠的想登门探病?

    许瑾瑜半真半假的笑道:“娘,我不是对姨母的病热心,而是想亲眼看一看她病的重不重。最好是从此一病不起,我们也不用再想法子对付她了。”

    这倒也是!

    亲眼去看一看,确定小邹氏的病症也好!总不至于看上一眼就会传染吧!

    邹氏立刻改了主意:“好。那我们就登门看看。”

    ......

    许徵知道此事之后,坚持一同前往。

    许瑾瑜劝道:“大哥,你还是别去的好。万一遇到纪泽总不太好。”

    “我总不能躲着一辈子不见纪泽。”许徵不以为意的应道:“之前两个月他都没有任何行动,说明他心中也有顾忌。不会轻易出手对付我。”

    许瑾瑜见许徵执意要去,只得让步,然后郑重的提醒道:“大哥,你还不了解纪泽。他这个人最记仇也最擅隐忍,现在隐忍不发。不代表安然无事了,反而要更加提防小心。”

    许徵见许瑾瑜说的慎重,也收敛了笑意,点点头应道:“放心,我会加倍小心的。”

    许瑾瑜思来想去放心不下,特意将芸香带在身边,私底下悄悄叮嘱芸香多带些防身的迷药。

    像上次那样的药丸效果就很不错......

    芸香笑着应了。

    许瑾瑜虽然温柔却绝不娇弱,出乎意料的心细胆大。明知道威宁侯府不是善地,也从不畏缩害怕。

    还有更令人欣赏的一点是,许瑾瑜从不清高自傲拒绝别人的好意。反而很擅长利用自己的优势,也不排斥利用身边有用的一切。

    这样聪明又不矫情的女子,才配得上陈元昭!

    ......

    许瑾瑜许徵兄妹两人随着邹氏一起去了威宁侯府。

    小邹氏果然称病不出,没有出来见人。招呼许家母子的是纪妤。

    纪妤到了年才十四岁,虽然个头不矮身子发育的有了少女模样,心性却并不成熟。乍闻亲娘生了怪病,心里的惶惑不安几乎都写在了脸上,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邹氏见纪妤这般模样,心中倒是生出了些许怜惜:“妤姐儿,你先别慌。好好跟我说一说。你娘到底是生的什么病,现在怎么样了?”

    纪妤没了往日的趾高气昂,红着眼眶应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前还好好的,从前天起忽然全身都起了红斑。就连脸上也有。请了大夫来看,大夫也诊断不出是什么毛病。只说这病症是皮肤病的一种,可能是传染之症。让我娘最好出府静养。我娘这两日已经命人收拾东西,准备去庄子里养病了。还不准我跟着去,让我留在府里,学着打理府里的琐事......”

    说着。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纪妧出嫁了,纪泽极少回府,顾采蘋去了庄子里安胎,小邹氏再一走,这诺大的威宁侯府岂不是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纵然满府的丫鬟婆子小厮,可对纪妤来说,没有亲人在身边,便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还要打理府中的琐事!

    她长这么大,何曾做过这些!

    邹氏好言安慰道:“你娘生了这样的病症,自然要独自养病不能带上你。万一传染给你岂不是糟了。你也别哭了,你娘很快养好了病就会回府了。”

    纪妤鼻音重重的嗯了一声,用袖子擦了眼泪。却有更多的眼泪涌了出来。

    许瑾瑜见纪妤哭哭啼啼的,心里难得的生出一丝怜悯。

    纪妤自幼锦衣玉食娇生惯养,可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有可怜之处。

    父亲常年不在京城,亲娘只顾着和纪泽暗中偷~情,根本顾不上管她。将来小邹氏怀孕事发,等待小邹氏的是身败名裂的下场。

    到那个时候,身为小邹氏亲生女儿的纪妤,等待她的又会是怎么样的命运?

    刹那间,许瑾瑜有一丝心软。

    可想到前世许徵所受的屈辱,想到许徵身首异处,想到邹氏自尽身亡,想到初夏纵火身亡,想到孤零零的自己从夜半噩梦中惊醒时的凄凉,想到为了报仇雪恨曾受过的苦......那一丝心软很快就消失了。

    这份血海深仇,非报不可!

    小邹氏和纪泽之间的私~情,非揭露不可!

    报仇的过程中,免不了会有人因此痛苦难过。这些也实在无法顾及了。(未完待续。)xh211</div>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