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章 离府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隔日清晨。

    顾采苹特意早早起了床。如今她孕期明显,宽松的衣裙早已无法遮掩身形,脸庞和腿脚比往日胖了一圈。脸上还生出了一些淡淡的孕斑。

    顾采苹揽镜自照,半晌郁郁地问道:“朝霞,你看看我,现在是不是特别蠢笨难看?”

    怀了身孕之后,自然没了原来的轻盈秀丽。

    朝霞巧舌如簧的安抚道:“小姐多虑了。在世子的眼里,小姐现在的样子一定比以前美的多。”

    顾采苹眉眼舒展开来,笑着白了朝霞一眼:“巧言令色。”

    “奴婢可不是花言巧语,说的都是真心话。”朝霞笑道:“再有三四个月,等小姐生下了儿子,世子不知多高兴呢!”

    顾采苹抿唇一笑:“行了,你也别尽说好听话来哄我了。快些打发人去厨房问问,早饭准备好了没有。我要去书房喊世子用早饭。”

    朝霞笑着应了,利落的退了出去。不过片刻就回转,说是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顾采苹嗯了一声,忽的说道:“朝霞,你用心伺候,我都看在眼里。本来我打算早日让你开脸伺候世子,也算成全了你的心意。不过世子极少回府,在女色上也不热衷。只能等以后再说了。”

    顾采苹后来在纪泽面前又提过一回,纪泽反应却十分冷淡,只得作罢。

    朝霞俏脸一红,既感激又有些尴尬:“小姐这份恩德,奴婢铭记在心没齿难忘。只是......奴婢愚钝,入不了世子的眼。小姐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没有什么比这个事实更令人难堪了!

    如果纪泽欣然领受了朝霞的伺候,善嫉又小心眼的顾采苹肯定会酸溜溜的。现在纪泽对朝霞冷冷淡淡的毫无兴趣,顾采苹心里反而舒坦多了。

    好言安抚了朝霞几句之后,顾采苹去了书房。

    明朗的晨曦中,身材高大的纪泽面如冠玉俊美倜傥。

    顾采苹含情脉脉看着纪泽:“世子,早饭已经备好了。妾身陪你一起吃早饭。”

    纪泽唇角含笑,温柔地应了一声。在出门的时候。还特意扶了顾采苹一把:“你身子笨重,走路时小心些。”

    顾采苹顿时受宠若惊了:“多谢世子。”

    自从那一次在书房动了胎气之后,纪泽就极少回府。偶尔见了面也是不冷不热的。像今日这般温柔体贴的,只有成亲的那几日才有过。

    “我们两个是夫妻。这么谢来谢去岂不是见外了。”纪泽眼中带笑,目光柔和,很自然的握住顾采苹的手往饭厅走去。

    顾采苹脸上溢满了幸福的红晕,脚步轻飘飘的。

    一顿早饭,在纪泽少见的柔声细语中度过。

    早饭后。纪泽温和的对顾采苹说道:“你的身子愈发笨重,任谁也看得出有五六个月的身孕。之前一直待在府里不见外人倒也无妨。还有大半个月就要过年了,到时候府里客来客往,实在不便。”

    “所以,我想着在年前就送你到外城的一处田庄里住下。等到明年孩子出生四个月了,再抱回府办满月酒宴。这样,也能将你婚前有孕的事情遮掩过去。”

    “待会儿去给母亲请安的时候,我就向母亲提起此事,商议好离府的日子。你让身边的丫鬟婆子收拾衣物行李。”

    两人刚成亲的时候,纪泽就对顾采苹提过这个法子。顾采苹也早有了心理准备。听到这些话,心里只觉浓浓的不舍:“可是,这么一算,我就要离府大半年......”

    要有大半年独自住在田庄里,想想就觉得寂寥冷清。

    纪泽放软了语气哄道:“以后我得了空闲就去田庄看你。”

    顿了顿又道:“我知道这样委屈你了。为了肚中的孩子,你就忍一忍。将来等你生了孩子回府了,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这一番甜言蜜语,听的顾采苹心神俱醉,除了点头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话了。

    ......

    三天后。几辆马车从威宁侯府的侧门出了府。

    当先的一辆最奢华精致,坐在马车上的正是顾采苹。朝霞和另外两个丫鬟坐在一旁伺候着。

    其余的五六个丫鬟婆子,坐了第二辆马车。紧随其后的三辆马车上,放的满满的都是衣物行李。

    顾采苹偶尔撩起车帘。看着马车外骑着骏马的俊美男子,心里甜丝丝的。

    今日她离开侯府去田庄,纪泽特意告了假,送她去田庄......

    朝霞最清楚顾采苹的心思,悄声笑道:“世子待小姐真是上心呢!到了年底公务繁忙,还特地告了假送小姐。”

    顾采苹听的受用极了。撩着车帘的手迟迟不肯落下,目光缠绵的落在纪泽身上。

    可惜纪泽一直端坐在骏马上,并未回头,也错过了顾采苹依恋的眼神。

    半晌,顾采苹才放了车帘。想到今后的大半年都要独居在田庄里,心里不免又浮起丝丝怅然。

    朝霞想到留在府里的碧罗,心里颇不是个滋味。

    顾采苹此行,将陪嫁丫鬟和婆子都带了来。却将碧罗留下了。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

    小姐不在府里,碧罗若是趁机献媚讨好世子可就容易多了。奈何这份心思不能明言。否则,小心眼的顾采苹一定会疑心她想留下。

    ......

    顾采苹离府去田庄的事,许瑾瑜很快就知道了。

    此事不出许瑾瑜所料,她现在更关心的是小邹氏打算如何遮掩身孕。

    算算日子,小邹氏怀上身孕也快近三个月了,很快就会显怀。还有大半个月就要过年了,小邹氏绝不能待在威宁侯府里,只能像前世那样装病,打着养病的借口躲到庄子里......

    初夏的声音打断了许瑾瑜的思绪:“小姐,太太来了。”

    许瑾瑜回过神来,起身迎了过去。

    邹氏行色匆匆,皱着眉头。

    许瑾瑜心里一动,试探着问道:“娘,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邹氏皱眉道:“我今日派人去威宁侯府送了帖子,本打算明日去侯府探望你姨母。没曾想你姨母竟然病了。”(未完待续。)xh211</div>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