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九章 摊牌(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纪泽洞悉一切的怒火,小邹氏难堪极了。↖頂↖点↖小↖说,

    女子怀孕的时候,本来就十分敏感脆弱。再被纪泽这么不留情面的揭穿心思,小邹氏的泪水顿时涌了出来。

    “是,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嫉妒顾采蘋!我嫉妒她正大光明的嫁给你,我嫉妒她可以为你生孩子,我嫉妒你对她的体贴温柔。”

    小邹氏泪如泉涌,哽咽的声音里充满了嫉恨:“凭什么她能为你生孩子,我就不能?我偏要生!我不仅要给你生儿子,还要想法子给他名分,让他正大光明的叫你一声爹。将来继承你的一切,成为威宁侯府的主人!”

    “反正我已经有了孩子,我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你生气也好,愤怒也罢,总之,这个孩子非要不可!”

    疯了!

    这女人简直是疯了!

    纪泽简直不知要说什么了,直直的盯着小邹氏,半晌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你盘算了这么久,一定想出了遮掩的办法。现在说来给我听听。”

    虽然态度还是不太好,不过,总算是软化让步了。

    小邹氏心中一阵狂喜,也顾不得再哭了,用袖子擦了眼泪,迅速说道:“这些我早就想过了。顾采蘋如今怀着五个多月的身孕,再有四个月就要临盆。我比她迟上三个月左右,借口生病也到田庄里休养。到时候生下孩子,和顾采蘋的孩子一起抱回府里,对外就宣称是双生子。待日后。想法子让顾采蘋‘病逝’,两个孩子就都抱到我的院子里养着......”

    “再让顾采蘋的孩子意外‘夭折’,你生的孩子就成了我唯一的骨肉。”纪泽冷不丁的接口:“这才是你真正的盘算吧!”

    小邹氏:“......”

    纪泽见小邹氏心虚的不敢辩解。便知道自己猜中了小邹氏的心思,冷笑道:“说来说去,无非还是你独占欲太强,容不得有别的女子在我身边,更容不下别的女子为我生下孩子。”

    小邹氏回过神来,急急说道:“玉堂,我绝没有这样的心思。你千万别误会。只要是你的骨肉。我一定会视同己出,精心养大。你若是不信,我现在就立下毒誓......”

    “行了。毒誓要是有用,我不知死多少回了。”纪泽面无表情的打断了小邹氏:“等顾采蘋生下孩子,想怎么处置她都由你。不过,你绝不准对孩子动手。若是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两个就恩断义绝!”

    最后四个字。说的异常冷冽。

    小邹氏心底涌起一阵寒意,却也不敢多辩解什么,只柔顺的应下了:“是,我一切都听你的。”

    顿了顿,小邹氏又不无委屈的说道:“你只顾着生气发火,知道我怀孕了,难道一点都不高兴么?”

    纪泽心浮气躁,压根没心情哄小邹氏。直言不讳的应道:“孩子我当然想要。可不该由你的肚子里生出来。为了一个孩子,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一旦走漏半点风声。或是中途出了什么差错,等待你我的就是身败名裂的下场!你若是真的在意我,就不该生出这种念头1”

    小邹氏几乎当场就泪涌而出。

    这次倒不是装模作样,而是真的被纪泽的话伤了心。

    如果不在意他,她怎么会嫉火中烧日夜不得安稳?

    如果不在意他,她怎么会一定要生个孩子?

    如果不在意他,她又怎么肯冒这么大的风险?

    ......

    小邹氏掩面无声的哭泣。

    烛火跳跃不定,屋里的光线时明时暗。纪泽英俊的脸孔在烛光下阴晴不定。

    过了片刻,纪泽终于长叹一声,走上前,将小邹氏搂进怀里:“好了,你别哭了。我这些日子心情不佳,又是忽然听说此事太过震惊,刚才说话语气不太好。你既是怀了身孕,总该知道要保持心情平和,情绪起伏不定,很容易伤到肚中的孩子。”

    男人果然都在意自己的骨血。纵然这般生气,也顾及了她的身子。

    小邹氏抽抽噎噎的嗯了一声,柔顺的依偎在纪泽的怀里。

    久违的怀抱依旧温暖,却又有些不熟悉的僵硬。

    小邹氏对纪泽太熟悉了,熟悉到纪泽稍微有些异样也瞒不过她。秦王的事给纪泽造成了极大的阴影,如今就连抱着她也有些别扭了......

    不过,眼下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

    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商议。

    “玉堂,接下来这半年,顾采蘋不能留在府里,我也要在府外找个僻静的庄子住着。直到生下孩子才能回来。”小邹氏柔声低语。

    纪泽嗯了一声,想了想,眉头又皱了起来:“顾采蘋一个人出府养胎还说的过去。你若是再托辞去田庄养病,未免太惹眼了。”

    偌大的威宁侯府,婆媳两个都不在,跑到田庄里住着。传出去实在不像话。

    再说了,府里总不能连个主持中馈的人都没有。

    小邹氏叹道:“这事我也细细想过了。我和顾采蘋都不在府里,确实容易惹来闲话。不过,也没更好的法子了。将顾采蘋留下也不妥当。到时候我生下的孩子,总得和顾采蘋的孩子一起抱回来,才好对外称是双生子。”

    “好在我离府不需要太久,只要八个月左右就行了。妤姐儿也不算小了,让她学着管理府里的事。”

    让纪妤掌管内宅?

    纪泽反射性的拧起了眉头:“她自幼娇生惯养,性子又浮躁,哪能做得来这些。”

    “府里有经验老道的管事们在,出不了什么差错。”小邹氏像是说服纪泽,又像是在说服自己:“她也老大不小了,也该锻炼锻炼了。退一步说,就是出了什么岔子,也有你在。”

    也只能这样了。

    纪泽沉吟片刻,又问道:“你大半年不能露面,如果她追根问底,或是坚持要去探病怎么办?”

    小邹氏显然早已想过这个问题了,不假思索的应道:“就说我得了会传染的病症,只能躲在田庄里静养。”

    ......(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朵儿打赏的和氏璧,(づ ̄3 ̄)づ╭?~</div>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