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四章 提亲(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登门提亲,自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邹氏高兴激动过后,开始思忖起提亲的事宜来。

    请一个身份贵重的女眷登门去提亲当然是最好的。她多年不在京城,举目无亲,唯一熟悉的只有妹妹小邹氏。不过,这件事万万不能请小邹氏登门。免得小邹氏从中作梗,坏了这门亲事。

    思来想去,也只能请官媒登门了。

    邹氏打定主意之后,便打发赵管家去请官媒。

    赵管家听闻请官媒为许徵说亲,心里十分快慰,特意请了一位能言善道经验丰富的官媒来。

    这个妇人年约三十五六,颇有几分姿色,未语先笑:“妾身姓张,太太称呼一声张氏即可。”

    邹氏和颜悦色的笑道:“张氏,今日我特意请你来,是为了我儿子许徵的亲事。烦请你从中说和,只要亲事说成了,我一定厚礼答谢。”

    张氏笑吟吟的应道:“太太请放行,贵公子的亲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不知太太想为许公子说一门什么样的亲事?是家世出众的大家闺秀,还是要才貌双全的少女?我手中倒是有些合适的”

    “人选就不用你操心了。”邹氏笑道:“我心中已经有了合意的。”

    张氏好奇的问道:“不知太太相中了哪家的姑娘?”

    邹氏答道:“是国子监祭酒曹大人府上的千金。”

    什么?

    张氏一惊,不敢置信的重复了一遍:“就是那位闺名一个萦字的曹家千金?”

    邹氏含笑点头。

    张氏踌躇片刻。才陪笑道:“我有几句话不吐不快,还请许太太听了勿恼。这位曹小姐才貌出众,闻名京城。也怪不得许太太青睐有加。不瞒许太太说。我前两个月还曾替沈大人的二公子到曹家提过亲,曹家当时一口就回绝了”

    沈大人可是正经的四品官职,沈二公子也是京城出了名的少年俊杰,曹家尚且一口回绝。以许家如今的家世,去提亲也只会是无功而返。

    这份媒人谢礼可不是好赚的。

    张氏虽然没把话尽数说出来,神色间却表露无遗。

    邹氏见了也不恼,依旧笑吟吟的说道:“你只管去曹家提亲。曹家若是一口回绝了,我也不会怪你。谢媒礼半点都不会少。”

    张氏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满脸堆笑的应下了。

    两天后。张氏带着厚礼去了曹家。

    递了名帖之后,等了约莫一炷香时辰,曹夫人笑着出来了。

    张氏忙笑着上前见礼,曹夫人见了张氏有些惊讶。笑着打趣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是第三回来了吧!”

    除了为沈大人的二公子提亲外,一年前还来过一回。

    张氏笑道:“一家有女百家求,令千金貌美多才声名赫赫,也不知哪家的儿郎有这个运气娶了回家。我也不绕弯子了,今日我是为许家公子来说和提亲的。”

    曹夫人微笑不语。

    张氏滔滔不绝的说道:“这位许公子全名许徵,今年十六岁,生的俊俏无双,才学出众。今科秋闱考了解元。和曹小姐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说起来。这位许公子还是曹大人的门生,曹夫人定然也是见过他的。对他的人品才学也该有所了解才是”

    曹夫人依旧矜持的微笑着。并不多说。

    张氏也不以为意。

    男方登门提亲的时候,女方纵然心里情愿也绝不会流露出来,这是女方应有的矜持。没当面婉言拒绝已经算不错了,说明还有些希望。

    “今日我代许太太冒昧登门提亲,还请曹夫人看在许家一片诚意的份上多考虑考虑。过几日我再登门来听回音。”

    张氏殷勤的说完之后,便起身告辞。

    曹夫人命身边的管事婆子送了张氏出去,然后转身进了内室。

    一身浅蓝衣裙的清丽少女倚窗而立,她正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唇角浮着一丝羞涩的浅浅笑意。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曹夫人笑着走了进来。

    曹萦抬眸,轻轻喊了一声:“娘。”

    曹夫人细细打量曹萦几眼,眼中既有欣慰也有不舍:“萦儿,今日许家请官媒来提亲了。”

    曹萦俏脸飞起动人的红晕,鼓起勇气问道:“娘,你是怎么回复许家的?”

    “我什么都没说,那个官媒过些日子才会登门来听回音。”曹夫人缓缓说道:“许徵是你爹的门生,我也见过他几回。他相貌人品性情样样出众,也算配得上你。只是早早丧父,如今只有寡母和一个妹妹。论家世,许家实在不算好。若是允了这门亲事,未免委屈了你。”

    “我心中思来想去,一时也决断不下,所以先来问问你的心意。这门亲事,你心里可愿意?”

    曹萦羞不可抑,既舍不得摇头,又不好意思点头,红着一张俏脸不吭声。

    曹萦这般模样,曹夫人哪还有不明白的,忍不住笑着叹道:“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

    身为母亲,岂能不知道女儿的心思。

    几个月前曹萦在书房偶尔见了许徵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后来又和许瑾瑜结交,时不时的提起许徵

    曹夫人察觉到曹萦的心思之后,也特意细细的观察过许徵两回。

    撇开家世不论,许徵实在是少见的优秀出色,在同龄人中十分出挑。也怪不得自家女儿芳心暗许。

    曹夫人想了片刻说道:“萦儿,终身大事不比寻常,许徵虽好,却门第不显,你嫁给他实在委屈了”

    曹萦心里一紧,脱口而出道:“娘,我不在意什么家世。”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她只愿和喜欢的男子携手白头!

    曹夫人哑然失笑,声音愈发温柔:“傻丫头,你的心思我岂能不知。不过,这事我总得和你爹商议过后再做决定。只要你爹肯点头,就随了你的心意。你这些日子就别出去走动了。”

    已经谈婚论嫁的女子,确实不宜再出门。尤其是邹家,自是不能再去了。

    曹萦的俏脸红彤彤的,乖乖点头应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