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一章 脉脉(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午饭的菜肴十分清淡,几乎看不到鱼肉。

    饶是如此,小邹氏还是没半点胃口,勉强吃了几口。在感到胃里又开始蠢蠢欲动时,忙搁了筷子,提前离了席。

    邹氏心里不免又是一阵诧异,草草吃了一些也停下了。

    许瑾瑜已经确定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也没兴致多逗留了。暂且先容小邹氏暗中窃喜一阵子。等过上几个月,自然有小邹氏哭都哭不出来的那一天......

    许瑾瑜凑到邹氏耳边,低声道:“娘,姨母身子不适,表嫂也不宜多操劳,我们还是别叨扰了。早些离开,让她们早些休息。”

    邹氏深以为然,很快便向小邹氏辞别。

    小邹氏挽留了几句,见邹氏去意坚决,便不再多说。因为身体虚弱不便送行,让含黛代为送邹氏母女出府。

    回程的马车上,邹氏忍不住嘟哝了几句:“你姨母这病症真是蹊跷,吃了没几口就会恶心想吐。吐过了精神立刻恢复如常。哪里像是生病,简直就像是......”

    邹氏说到这儿,便不肯再说了。

    许瑾瑜心中了然,面上却是无辜懵懂的表情:“就像是什么?”

    邹氏掩饰的笑了笑:“没什么。可能是你姨母的肠胃太虚弱了,吃不下什么。我们不说这些了。你整日待在家里若是觉得闷,不妨去李家探望妧姐儿。有交好的也可以请到邹家来做客。”

    许瑾瑜很配合的转移话题:“我正想和娘商议一声,我打算过几日邀请曹姐姐来登门做客。”

    邹氏含笑应了:“曹家小姐知书达理性情温柔,和你颇为相投。你不妨和她来往,结为闺中密友。”

    若是能娶回来做儿媳,和许瑾瑜成为姑嫂是再好不过了。

    许瑾瑜对邹氏的心思一清二楚,闻言笑着点了点头。

    以前住在威宁侯府多有不便,一直没邀曹萦登门做客。到了邹家倒是方便多了,还能制造些机会,让许徵和曹萦见面说话什么的。

    ......

    两天后,许瑾瑜命人送了帖子到曹家。

    曹萦很快就应了帖子。到了邹家来做客。

    “曹姐姐,”许瑾瑜拉起曹萦的手,亲昵又热情:“你今日倒是来的早。”

    穿着一身浅蓝衣裙的曹萦抿唇一笑,清丽动人:“你发了请帖邀我登门做客。我岂有不来的道理。总不能让你一尝我当日久等客不至的滋味。”

    许瑾瑜哑然失笑:“曹姐姐上次还说不怪我了,原来一直耿耿于怀。以后我可不敢再有类似的举动了,免得你放在一起算总账,我可吃不消。”

    两人对视一笑,携手进了院子。

    曹萦细细打量一番。笑着赞道:“这院子虽然不大,却收拾的颇为雅致整洁。”

    “是啊,虽然不如威宁侯府的引嫣阁宽敞,可我住着倒是格外自在舒适。”许瑾瑜笑着接过话茬:“威宁侯府再好,毕竟不是久留之地。这里是我的外祖家,长住倒是无妨。以后随时来找我都可以。”

    曹萦歉然的笑了笑:“我平日喜静不喜动,甚少出门。如今我年龄又不小了,父亲母亲不准我常出门。”

    曹萦比许瑾瑜年长,虚岁已经十六,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确实不宜再随意出门。

    许瑾瑜心里一动。故作不经意的随口问道:“曹姐姐,你的亲事定了么?”

    曹萦俏脸微红,摇了摇头:“这两年常有人登门提亲,不过,父亲母亲舍不得我早早出嫁,一律推拒了。”

    曹家书香门第声名极佳,曹萦才貌出众,想和曹家结儿女亲事的自然不会少。曹大人心疼爱女,一心想多留她两年再出阁。

    许瑾瑜试探着问道:“曹姐姐,这里没有外人只有我们两个。我们说些私密的悄悄话。你心中可有中意的男子?”

    曹萦一怔,脑海中迅速的掠过一张俊秀斯文的少年脸孔,俏脸一红,羞涩的说道:“终身大事。当然要听父母之命。哪有自己相中的道理......”

    就是有中意的,也绝不好意思张口承认。

    许瑾瑜见曹萦羞臊的不肯说,也不追问,悄声说道:“其实,我倒是已经有了中意的男子。”

    曹萦顿时抛开了羞怯,好奇的问道:“你说的是陈元昭么?”

    陈元昭英雄救美之后。又对许瑾瑜频频示好。那一天在叶家的表现,更是令人难忘。

    提起陈元昭,许瑾瑜心里涌起丝丝甜意,如玉般白皙的脸颊漾起动人的红晕,轻轻的嗯了一声。

    “陈元昭对你有情,你对他有意,若是能结成眷属,诚然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曹萦由衷的笑道,笑容里不自觉的多了几分艳羡之意。

    时下大多盲婚哑嫁。成亲前见过自己的未来丈夫已经算是幸运的事了,像许瑾瑜这般和陈元昭情意相投的实在少见,让人不得不羡慕。

    更令曹萦羡慕的,是许瑾瑜勇于承认心中情意的勇气。

    换了是她......心中虽然偷偷恋慕着那个少年,却绝没有诉之于口的勇气。

    许瑾瑜脸皮薄,换在平日绝不会主动提起此事。今天特意提起,自然是有用意的:“你父母都很疼爱你,若是你有了中意的男子,也不妨私下告诉他们一声。或许就能成就一桩美满姻缘。”

    曹萦羞的满脸通红,却没吭声。

    许瑾瑜心知她听进去了,也不再多说。这种事不宜多说,点到即止就好。以曹萦的聪慧,自然能猜出她的用意。

    初夏笑吟吟的来禀报:“小姐,少爷过来了。”

    许瑾瑜露出会心的笑意:“知道了,让大哥直接进来就是了。”

    她之前让人送了口信给许徵。由此也足可以看出,许徵对曹萦颇有些好感。不然,许徵绝不会主动过来......

    曹萦听说许徵要来了,一颗芳心如小鹿乱撞,俏脸不自觉的发热。

    许瑾瑜看在眼里,也不出言打趣,免得曹萦脸皮薄害臊。

    很快,许徵便出现在两人面前。

    ......(未完待续。)xh211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