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一十章 “有恙”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汀兰院的院门口,一个俏丽苗条的丫鬟含笑而立,盈盈行礼:“奴婢给太太表小姐请安。”

    这个丫鬟叫含黛,显然是取代了含玉的位置。

    许瑾瑜对含黛并不陌生。

    小邹氏当年一次买进府十几个丫鬟,名字都是以含字开头。容貌最出挑性子最伶俐的是含玉,面相忠厚善于伪装的是含翠。这个含黛容貌稍逊含玉,是小邹氏身边的二等丫鬟,平日负责做些端茶送水的事。含玉“暴病身亡”之后,小邹氏便让含黛接替了含玉,做了一等丫鬟。

    常年在小邹氏身边伺候,虽然不如含玉那般知悉小邹氏和纪泽之间的私~情,不过,隐隐约约的也能察觉出些微不对劲。含翠被杖毙,含玉突如其来的病亡,令小邹氏身边的丫鬟们人人自危。

    含黛被提拔做了大丫鬟,惊喜是有的,更多的却是惶恐和忐忑。唯恐行步差池,一个不慎,含翠含玉的下场可是历历在目啊!

    含黛见了许瑾瑜母女,比往日格外的殷勤了几分。扬着笑脸,领着许瑾瑜母女进了内堂里坐下。

    等了片刻,小邹氏却迟迟不见踪影。

    “姨母可是真的病了?”许瑾瑜温和的问道。

    含黛恭敬的应道:“夫人身子偶感风寒,这些日子虚弱无力胃口不佳,昨日已经请大夫来看过了。大夫开了药方,夫人今天喝了药之后就睡下了。听闻太太和表小姐来探望,夫人十分高兴,正在梳妆。还请太太和表小姐稍后片刻。”

    这个含黛,既伶俐又善于逢迎,唯一不及含玉的,就是话稍稍多了一些。含玉骤然“身亡”,小邹氏匆忙间也只得提拔了含黛。

    许瑾瑜有意探听小邹氏的近况,不动声色的套起含黛的话来:“大夫替姨母诊脉后,只说姨母是受了风寒么?有没有其他的症状?”

    含黛略一迟疑,才应道:“其他的症状倒是没有。”

    当然有。

    哪有受了风寒却频频呕吐的。尤其是闻到饭菜味就恶心欲吐,实在不对劲......这些念头在含黛心里一闪而过,无论如何都不敢说出口。

    许瑾瑜从含黛一闪而逝的迟疑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小邹氏的“病情”果然不同寻常!

    ......

    等了片刻,小邹氏终于来了。

    邹氏忙起身迎上去。握住小邹氏的手,一脸关切的问道:“妹妹,昨日妧姐儿登门来做客,说起你身体有恙。我听了心里实在着急,今天特地来看你。你现在身子可好些了?”

    小邹氏确实清瘦了一些。面色也略显苍白憔悴。敷了脂粉也遮不住。

    许瑾瑜也走了过来:“是啊,我娘听闻姨母身子不适,担心的一夜都没睡好呢!”

    假惺惺!

    小邹氏心中冷哼一声,面上却挤出笑容应道:“我不过是感染了些风寒,休息几日就好了。倒是劳烦你们惦记了。”

    看到邹氏和许瑾瑜,不免就要想起许徵。一想到许徵,就会情不自禁的想到受了屈辱的纪泽......

    小邹氏暗暗咬牙。现在还没到彻底撕破脸的时候,暂且忍耐,等待最佳时机再动手。

    许家母子三人一个也逃不掉!

    “你们回了邹家,住的可还习惯么?”小邹氏收拾心情。挤出笑容问道。

    邹氏笑道:“我住的是当年没出嫁时的院子,一切还维持着当年的样子,住起来自是没什么不习惯的。就是我心中总惦记着你,放心不下。”

    小邹氏叹道:“姐姐这话可说到我心坎里了。这半年多习惯了和你朝夕相伴,你这一走,我这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少了什么似的。你今日回来看我,我心里不知多高兴呢!我这就吩咐一声,让妤姐儿和小顾氏到汀兰院来。今天中午我们一起吃饭,人多也热闹些。”

    “妤姐儿来倒是无妨。小顾氏还是算了吧!”邹氏说道:“她动了胎气。还是卧床静养的好,不宜走动。”

    小邹氏不以为意的笑道:“她在床上躺了几天,安胎的药也喝了不少。不过是走上几步,能费多少力气。”

    说到底。就是看顾采蘋不顺眼,不想让顾采蘋舒坦就是了。

    小邹氏这般坚持,邹氏也不好再说什么,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

    小邹氏吩咐一声,两个丫鬟领命退下,各自去了浅云居和清芷院。

    ......

    很快。纪妤和顾采蘋便来了。

    隔了几日没见,乍见之下倒是比以前多了几分亲热。

    许瑾瑜和纪妤寒暄了几句,又看向顾采蘋:“表嫂,昨日听闻你动了胎气在静养,我一直为你忧心。今天一看,你的气色果然不太好。”

    小邹氏只是略显清瘦,顾采蘋却是结结实实地瘦了一圈,肚子微微隆起,衣裙穿的颇为宽松。脸上脂粉未施,颇为憔悴。

    顾采蘋这几天过的浑浑噩噩,一想到纪泽当日的横眉冷对恶言相向,就满心的苦楚。当着众人的面又不便流露出来,勉强笑道:“多谢瑾表妹关心,我的身子已经好多了。”

    小邹氏迅速的瞄了顾采蘋隆起的肚子一眼,眼中的怨毒一闪而过,快的令人捕捉不及。很快又换成假惺惺的笑容:“世子那天是一时愤怒失言,你不用耿耿于怀,若是因此伤到了肚子里的孩子,可就追悔莫及了。”

    顾采蘋垂头,应了声是。

    小邹氏心中一阵快意。又瞄了顾采蘋的肚子一眼。

    一切都如之前所想,实在是太妙了!

    这件事暂时还不能告诉纪泽,等过些日子再说也不迟。

    小邹氏正想着,耳边响起了许瑾瑜温润悦耳的声音:“姨母,我听妧表姐说你近来胃口不佳,今日来的时候,特意命芸香做了些吃食带来给姨母尝尝。也算是我的小小心意,还望姨母笑纳。”

    边说边从芸香的手里接过食盒,顺手打开,呈到了小邹氏面前。

    还没来得及看清食盒里放的是什么。一股异常鲜美的香味便飘了出来。

    小邹氏闻到这股香味,面色却微微一变。那鲜美的香气在她闻来,却是淡淡的腥气。胃里顿时翻动不休,隐隐作呕。

    小邹氏暗道不妙。

    这几天都是独自一人吃饭。想吐也只有身边的丫鬟看见,无人敢多说。今日这么多人都在,她若是当众吐出来就糟了.......

    小邹氏强自按捺住想吐的冲动,硬生生的挤出笑容:“瑾娘真是有心了。”

    许瑾瑜看着小邹氏陡然苍白难看的脸色,心里畅快之极。故意将食盒又凑的更近了一些,十分殷勤的笑道:“姨母若是不嫌弃,现在就尝尝如何?”

    小邹氏胃里翻腾的更厉害了,勉强应道:“菜肴凉了滋味不佳,等拿到厨房重新蒸热了再拿过来......”

    话还没说完,胃中一阵翻江倒海。

    小邹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用手捂着嘴快速的跑了出去。含黛等人都是一惊,慌忙追了出去。

    众人都被小邹氏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了,一时反应不及,面面相觑。

    只有许瑾瑜心中了然。小邹氏果然是怀了身孕。而且孕吐反应十分严重,虾肉没吃到口,才闻一闻就受不了了。

    “妹妹不是说感染了风寒么?”邹氏满心的疑惑:“风寒之症也会有不思饮食闻了虾味都想吐的症状么?”

    这也太奇怪了!

    当然了,邹氏再怎么疑心,也没有联想到身孕上去。威宁侯在边关十年,从未回过京城。小邹氏无异于守活寡,怎么可能有身孕。

    邹氏没联想到身孕,待字闺中的纪妤就更不可能想到这些了,一脸担忧着急:“我先过去看看母亲。”说完便小跑出了内堂。

    顾采蘋到底是在孕中,对呕吐这类事情十分敏感。不过。顾采蘋的念头刚一生起,立刻又自觉荒谬可笑。

    公公常年不在京城,婆婆独守空房,断然不可能怀孕。肯定是因为风寒之症带起了肠胃虚弱......嗯。一定是这样!

    顾采蘋将这个荒唐的念头赶出脑海,只听许瑾瑜自责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都是我思虑不周,带什么不好,偏偏带了鲜虾来。姨母身子不适,哪里闻得下鱼虾的气味。”

    顾采蘋心里又是一动,下意识的接了句:“说起来。我前两个月也闻不得半点鱼虾腥气。”话一出口,惊觉失言,忙又改口道:“瞧瞧我这张嘴,说话实在欠妥当。怎么能将婆婆的病症和我相提并论。”

    这种不过脑子的话,要是传到小邹氏的耳中,小邹氏不勃然大怒才是怪事。

    许瑾瑜冲顾采蘋笑了一笑:“表嫂也是一时情急失言,料想姨母绝不会怪罪。再说了,姨母这闻不得鱼虾腥气的样子,也确实令人费解。”

    意味深长的笑容,似有所指的话语,令顾采蘋心里又是一动。

    许瑾瑜冷眼旁观,知道多疑善嫉的顾采蘋已经起了疑心,也不再多说,很快将话题扯了开去。

    ......

    纪妤匆匆赶到的时候,小邹氏早已将早上勉强吃下的东西尽数吐了出来,面色异常苍白。

    “娘,你怎么样了?”纪妤一脸焦虑搀扶住小邹氏,口中恨恨说道:“昨天请来的那个大夫哪里是什么京城名医,分明就是名不副实的庸医。”

    明明已经开了药方,小邹氏却丝毫没有好转。不是庸医是什么!

    如果是那个大夫在场,只怕要大喊数声冤枉!他来倒是来了,可小邹氏压根就没让他诊脉,对外的说辞和开的药方都是小邹氏授意的......

    小邹氏不愿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被纪妤看见,皱眉道:“行了,我没什么事。你这么慌慌张张做什么。先回去陪着你姨母她们,我休息片刻再过去。”

    纪妤放心不下,还要说什么,小邹氏已经瞪了过来:“还不快去!”

    纪妤委屈极了。她放心不下特意过来看看,明明是一番孝心苦心,可小邹氏半点都不领情,还凶巴巴的骂她!

    纪妤红着眼眶走了。

    小邹氏此时正难受,哪里还有心情顾及纪妤的感受:“含黛,扶着我回房休息。”

    含黛楞了一愣,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许太太和表小姐还在内堂呢!夫人就这么回房休息么?”

    小邹氏听的一肚子火气,怒瞪含黛一眼:“我要做什么,还要你来教训不成?”

    含黛被骂的灰头土脸,哪里还敢再吭声,乖乖的搀扶着小邹氏回房休息。

    到了此刻,小邹氏才惦记起含玉的好来。

    含玉素来伶俐,凡事看在眼里从不多舌,又善于揣摩她的心思,用着顺手顺心。含黛比起含玉可要差的远了。只可惜含玉起了异心留不得了......

    小邹氏的心思在含玉身上打个转,迅速的又转移到许瑾瑜的身上。

    许瑾瑜今日登门,竟带了虾肉来......是无意之举还是有心为之?

    不,不可能是成心的!

    她月事迟了些日子,又频频不适呕吐,这才敢确定自己是有了身孕。此事她连纪泽都瞒在鼓里,身边伺候的下人也绝不敢胡乱猜疑。许瑾瑜绝不可能知道其中的内情。

    今天的事,一定只是个意外的巧合!

    ......

    休息了片刻,缓过劲来之后,小邹氏强打起精神重又去了内堂。

    许瑾瑜一脸歉然的迎了过来,搀扶住小邹氏的胳膊:“姨母,真是对不住。都怪我自作主张,带了食盒来,惹得姨母不适。”

    许瑾瑜面容真挚,表情诚恳,十分自责。

    小邹氏密切留意之下,也没看出什么破绽来,最后一丝疑虑尽去,扯了扯唇角道:“这也怪不得你。你也是一片好心。”

    “姨母不怪我就好。”许瑾瑜松了口气。

    邹氏顾采蘋也各自凑过来安抚了几句,至于纪妤,还在为刚才挨骂一事耿耿于怀,坐在一旁生着闷气。

    小邹氏也没放在心上。

    纪妤自小就是这个坏脾气,动辄为了点小事生气,不用多哄,一会儿自然就会好了。

    ......(未完待续。)xh211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