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九章 来客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隔日上午,许瑾瑜收到了陈元昭命人传来的消息。

    “昨天夜里,我已和秦王达成口头约定,秦王答应放过许徵。此言不能尽信,叮嘱许徵要多加小心。短期之内许徵安全无忧。”

    短短几句话,许瑾瑜翻来覆去看了数次,一直悬在心口的巨石终于落了地。

    秦王的承诺未必是心甘情愿的,或许是打着登基之后再和陈元昭翻脸的主意。不过,至少眼前这一难关是度过去了。

    许瑾瑜去了许徵的院子。

    兄妹两个的院子紧挨在一起,只隔了一道墙,几步就到了。

    许徵正专注的低头写着文章,听到推门声,头也不抬的笑道:“妹妹,还没到午时,你怎么就来了。”

    许徵潜心读书,一心准备来年的春闱。每天除了一日三餐之外极少出书房,每天晚上读书都要至半夜。许瑾瑜劝不动他,索性也不再劝了,每日精心的照顾他的衣食起居。一天三顿定时到书房来叫许徵吃饭。也因此,许徵才会这般调笑一句。

    许瑾瑜笑道:“不到午时,我就不能来了么?”

    许徵放下手里的书本,含笑抬头看向许瑾瑜:“谁说你不能来了。我看书看的累了,你来的正好,我和你说话顺便休息片刻。”

    许瑾瑜抿唇一笑,走上前,将手里的纸条给了许徵。

    许徵匆匆看了一遍,眼睛亮了起来。

    “大哥,秦王既是在陈元昭面前承诺过了,在登基之前应该不会对你再动什么心思。一两年之内都无大碍了。”许瑾瑜的眼中满是欣慰。

    许徵点点头:“日后的事日后再说,现在也不必时时忧心。”冷不丁的又问道:“你昨天去看含玉,是不是遇到陈元昭了?”

    许瑾瑜:“......”

    许瑾瑜倏忽红了俏脸,心虚的不敢和许徵对视。

    这副样子,无疑是默认了。

    许徵心里有些不快,当然了,这不快主要是针对那个无孔不入的陈某人的:“你们两个虽然彼此有情,毕竟还没定下亲事。瓜田李下总该避嫌。万一亲事不成,身为女子可就大大吃亏了。”

    许瑾瑜没勇气辩解,更没勇气告诉许徵,昨天她着实是吃了不少亏......

    许徵到底心疼许瑾瑜,舍不得令她尴尬,立刻又放缓了语气:“以后他若是想见你,让他正经的登门拜访,我总不会拦着他见你。”

    当然了,见上一面无妨,想独处门都没有。

    没成亲之前,绝不能让妹妹被占了便宜。

    许瑾瑜乖乖的应下了。

    ......

    午后,邹家老宅来了访客。

    “什么?妧表姐来了?”许瑾瑜又惊又喜。

    初夏笑着应道:“是啊,太太正陪着李二少奶奶说话呢!太太打发人过来请小姐过去。”

    许瑾瑜笑着应了一声,忙起身走了出去。

    两人隔了多日没见,此刻见面格外欢喜。邹氏知道她们两个素来交好,见了面肯定有些体己话要说,起身笑道:“你们两个说说话,我就不在这里陪着了,也免得你们说话不自在。”

    待邹氏走后,许瑾瑜拉着纪妧的手,上下打量几眼,笑着打趣道:“妧表姐,你的肚子还没显怀么?”

    纪妧抿唇一笑:“还不到三个月,孕相自是不显。”

    “怀孕不到三个月,胎相还不稳,应该在府里安心静养。怎么还特意坐马车过来了。”许瑾瑜关切的嗔道。

    纪妧笑容一敛:“我听闻大哥身体有恙,今日特地回府探望大哥。这才知道你们从侯府搬了出来。所以特地过来探望你们。”

    今天回侯府,纪妧听闻许家母子搬走,着实惊讶。原本住的好好的,怎么忽然就搬走了?这其中必然有些隐情。

    问纪妤,纪妤一脸茫然什么也不知道。问纪泽,纪泽沉着脸一言不发。至于小邹氏那边,纪妧连问都没问,索性到邹家来问个究竟。

    “是下人成心怠慢你们?还是在背地里说三道四的?所以你们才特意搬了出来?”纪妧皱着眉头问道。

    许瑾瑜应道:“这倒没有。在侯府借住这么久,侯府里的下人从未怠慢过。”

    “那是为什么?”纪妧追问道:“是不是三妹和你闹了什么不愉快?”

    “我和妤表妹相处的很融洽,没什么不愉快。”许瑾瑜迅速说道:“妧表姐,你别多心了。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大哥考中了解元,接下来一心读书,准备春闱。我们总不能一直借住在侯府,所以就搬出了侯府,住到了邹家老宅来。因为时间匆忙,没来得及先告知你一声。也怪不得你这般惊讶。”

    纪妧聪慧敏锐,不是区区几句话就能糊弄得了的。

    不过,许瑾瑜已经这么说了,她也不便再追根问底,轻叹一声道:“罢了,既是已经搬出来了,多说也无益。以后别忘了常走动来往。我日后肚子渐渐显怀,就不便出府来找你了......”

    “那就换我去李家探望你。”许瑾瑜飞快的接口。

    纪妧哑然失笑,心里的些许遗憾不快尽数散去:“好,以后可别忘了常来看我。”

    两人对视一笑,很有默契的将这个话题搁下不提,转而说起了闲话。

    自从纪妧出嫁之后,两人见面的机会少了许多。偶尔见面,身边也有许多人。已经很久没像今天这般独处闲聊了,东拉西扯漫无边际兴之所至随口闲谈,自然轻松愉悦。

    纪妧渐渐将话题扯到了纪泽的身上:“......今天我回府探望大哥,问及大哥的病情,大哥不肯细说,脸色也不好看。还冲我发了几句脾气。”

    对心高气傲的纪泽来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大概是刻骨铭心的耻辱,根本不愿别人问起。

    许瑾瑜心中暗暗冷笑,口中安慰纪妧道:“世子卧病在床,心情不佳也是难免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纪妧轻叹一声:“近来纪家真是诸多不顺。大嫂动了胎气在静养,大哥生了病,就连母亲这几日也身体不适......”

    小邹氏病了?

    许瑾瑜眸光一闪,有意无意的追问了一句:“妧表姐,姨母生了什么病?”

    纪妧对小邹氏没什么深厚的感情,提起她的病情也没见多少忧色:“我今天回去,见母亲面色不佳清减了许多,便问了几句。母亲说是受了寒气,这几天胃口不佳。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母亲闻到饭菜味道就变了脸色,草草吃了几口就恶心欲吐。看来是病的不轻......”

    闻到饭菜味道就变了脸色?

    草草吃了几口就恶心欲吐?

    许瑾瑜心里一动,一个模糊的念头陡然闪过脑海。

    今生因为她的重生,许多事情都受了影响。莫非,小邹氏比前世提前几个月怀上了身孕?

    “......母亲下午要请大夫来诊脉,我本想留下陪一陪母亲。不过,她却说没什么大碍。又说我身体有孕,不宜操劳,让我早些回府。我吃了午饭之后,索性就来找你了。”纪妧没留意到许瑾瑜神色间的异样,将今日回府的事情一一道来。

    “父亲到边关已有十年,一个月寄一封家书回来。父亲走的时候,三妹还是个三岁的孩童,大概连父亲长什么样子都记不清了。这么多年来,府里的事一直由母亲撑着,她也实在辛苦。我和她感情虽不亲近,却也盼着她身体康健。”

    说到后来,纪妧忍不住长叹一声:“大哥病好了就要入宫当值,府里只剩下母亲大嫂和三妹。一个病着,一个养胎,都不宜操心。三妹年龄倒是不小了,偏又是个浮躁冒失的性子,根本担当不起府里的琐事。实在令人发愁。”

    如果许家母子还住在侯府里就好了。至少还能帮着打理府中的琐事。现在许家人已经搬出侯府,纪妧自然不好提起这些了。

    许瑾瑜只当没听出纪妧语气中的遗憾,笑着安抚道:“姨母身子一向好,偶感风寒,只要休息几日也就好了,妧表姐不用忧心。”

    但愿如此了!纪妧扯了扯唇角。

    ......

    临近傍晚时分,纪妧才回了李府。

    “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也不留妧姐儿吃了晚饭再走。”邹氏低声嗔道。

    许瑾瑜解释道:“妧表姐身孕不满三个月,孕相还不稳。我若是留了她晚饭,她就得赶着夜色回李家,天黑坐马车多有不便。所以我就没留晚饭。”

    邹氏听了之后连连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怀孕的妇人最是娇贵,还是别赶夜路的好。”

    说来惭愧,若轮处事仔细,她这个当娘的还不及女儿。

    许瑾瑜满心惦记的却是另一桩事:“娘,我今日听妧表姐说了,姨母这几日身体有恙。我们也该携了礼物登门探望才是。”

    邹氏听到小邹氏生病一事,倒没觉得心疼。姐妹之间的情分,早在得知小邹氏有心算计自己一双儿女时消弭殆尽了。如今她的心里只有满满的憎恨和愤怒。

    不过,既然没撕破脸,亲戚间应有的走动和礼数是不可少的。

    “我们备些礼物,明天去侯府一趟。”邹氏略一思忖,便做了决定:“将此事告诉徵儿一声吧!让他也跟着一起去。”

    许瑾瑜却说道:“姨母生病,我们去探望就行了。大哥去了也不便多问,不免尴尬。再说了,大哥近来闭门苦读,不愿出门,还是别打扰他了。”

    小邹氏心胸狭窄锱铢必较,又对纪泽恋奸情深。知道了纪泽被算计羞辱,不恨许徵入骨才是怪事。

    许徵还在别在小邹氏面前露面的好。免得小邹氏一个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来!

    邹氏没太大主见,听许瑾瑜这么一说,又觉得颇有道理,点点头应了。

    ......

    第二天早上,邹氏命赵管家准备礼物,登门探望小邹氏。

    赵管家当年得邹夫人器重,才做了管家一职。赵管家感激邹夫人,对邹氏忠心耿耿。虽然邹氏出嫁多年,依然称呼一声大小姐。

    至于庶出的小邹氏,赵管家却是不以为然的。虽然小邹氏嫁的门好亲事,身份地位远远胜过邹氏,可在赵管家的眼里,只尊嫡出的大小姐。

    赵管家为小邹氏准备了既得体又不算隆重的礼物。

    许瑾瑜听着赵管家禀报时,不由得哑然失笑。

    年老又忠心的赵管家,真是耿直的可爱。

    “赵管家,”许瑾瑜陡然生出一个主意来,含笑说道:“姨母生病胃口不佳,我想带些鲜美开胃的食物登门,聊表心意。今日厨房里可有鱼虾之类的?”

    赵管家笑着应道:“说来巧了,今日厨房采买的管事正好买了一篓活虾回来。活蹦乱跳的十分新鲜。不知瑜小姐打算怎么带过去?”

    带新鲜的活虾登门探病,显然不太妥当。

    许瑾瑜微微一笑:“有鲜虾就好,我身边的芸香最擅厨艺,让她去厨房,以鲜虾为原料做一道鲜香可口的菜肴,放在食盒里带过去。”

    说着,便吩咐芸香一声。

    芸香领命去了厨房。

    邹氏觉得此举有些费事。

    侯府里什么好吃的没有?而且,就算带了食物登门,小邹氏也未必肯吃。不过,见女儿兴致勃勃的,邹氏也不忍心浇冷水了。

    芸香心灵手巧动作利索,不到小半个时辰就做好了一道菜肴,装好放进精美的食盒里。

    邹氏领着许瑾瑜坐上马车,临近正午时才到了威宁侯府。门房管事见了邹氏母女,颇为热情,一边打发人给小邹氏送信,一边亲自领着她们进了府。

    只隔了几天,再进威宁侯府,心情截然不同。邹氏心里是否唏嘘不得而知,许瑾瑜心中却是感慨万千。

    这里对她来说,是一个充满了痛苦阴暗回忆的牢笼。如今,费尽心思终于逃脱了出去。今天重回威宁侯府,当然不止是探望小邹氏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要确定小邹氏是否怀了身孕......

    许瑾瑜心中默默盘算着,和邹氏很快就到了汀兰院。(未完待续。)xh211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