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七章 誓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今日之前,在她的心里,陈元昭冷厉无情,性情冷漠。

    他说倾心于她,单方面的决定了要娶她。她对他也是有好感的,可那份好感远远没到心动的地步。答应了要嫁给他,有大半原因是为了许徵的安危。

    直到此刻,陈元昭在她面前敞开心扉,袒露阴暗痛苦的过往。原本觉得有些陌生的陈元昭,忽然变的清晰,深深的镌刻进了心底......

    男人多因美色生爱,女子却更易因怜生爱。

    “傻丫头,这都是以前的事了。有什么好哭的。”陈元昭故作轻快的说着,心里却缓缓注入一股暖流。

    这就是被人心疼的感觉吗?

    对他来说,这种感觉既奇异又陌生,却又美妙极了。

    “他怎么能这么对你。”许瑾瑜声音哽咽:“你母亲犯下的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何其无辜!”

    “以前我不知自己的身世,曾为他的疏远淡漠伤心难过。”陈元昭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起伏:“不过,重生以后,我倒是半点都不恨他了。”

    哪一个男人能受得了妻子不贞的羞辱,更不用说还生下了别的男人的儿子。安国公却硬生生的忍了二十年。他甚至不敢对他们母子有半点唐突,只能用冷漠疏远掩饰心中的愤怒。

    说起来,也不过是个可怜又可鄙的男人。

    陈元昭低头,略有些笨拙的为许瑾瑜拭去眼角的泪水:“他对我的亲事百般阻挠,无非是不想将世子之位传给我。我已经对他明言,我一定要娶你过门,世子之位我会就此放弃。”

    许瑾瑜看着陈元昭。

    两人近在咫尺,她能清晰的看到他的面容,清楚的看到他眼底的决然。

    一个女子一生中能遇见这样一个男人,是何等的幸运?

    许瑾瑜,你何德何能,竟拥有他的爱。

    许瑾瑜从未像此刻这般明白自己的心意。她听见自己轻柔又坚决的说道:“纵然前路坎坷。我也会与你携手并肩同行!同生共死,不离不弃!”

    陈元昭全身一震,黑眸闪出异彩。

    他生平最厌弃不屑所谓的誓言。

    然而,此时此刻。浓浓的感动和情意在心里奔涌不休,一串话几乎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阿瑜,我陈元昭对天立誓。此生,我永不负你!如违此誓,就让我永远不能报仇雪恨。含恨九泉之下。”

    许瑾瑜脸颊绯红,不知是因为激动抑或是情动。

    两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两颗心隔着彼此的胸膛跳动,越来越近。

    ......

    在屋子里待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出来?

    初夏守在门外等了许久,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

    虽说陈将军有意娶小姐,毕竟还没正式定亲,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总是不妥。君子不欺暗室,只不过,左看右看陈某人也不像是这样的“君子”......

    初夏正准备去敲门。

    另一扇门忽的开了。芸香走了出来。

    初夏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芸香,你替含玉看过嗓子了么?她的嗓子还能不能治好?”

    芸香素来是八风不动的模样,此时也不例外,淡淡说道:“含玉被灌的是一碗毒哑嗓子的药,可惜我不知道那碗药的具体配方,一时也配不出对症的解药来。只能先试试再说。到底能不能治好,还要看含玉的运道如何。”

    初夏听着一阵揪心。

    含玉以前在威宁侯府何等风光。人人敬畏三分!现在却是遍体鳞伤无比凄凉。

    由此可见,跟对了主子是何等重要的事情!

    初夏为自己庆幸不已,她陪伴着小姐长大,和小姐情同姐妹。小姐最是疼她。在她面前从不摆什么主子的架子,有什么好吃的或是好看的衣料,一定会想着给她留一份。

    芸香抬头看了高大冷肃的男子一眼,脸庞微微泛红。很快又恢复如常。

    初夏在一旁浮想联翩,自是没留意到这一幕。

    “芸香,”周聪主动喊了一声:“你过来,我有事吩咐你。”

    芸香压抑着心里泛起的涟漪,恭敬的走上前来听令。

    周聪是陈元昭身边的侍卫统领,所有侍卫和暗卫都要听从周聪的号令。

    芸香和周勇都是暗卫中的佼佼者。周勇是十个暗卫队长之一。因为暗卫中女子极少,擅长制毒解毒的更是绝无仅有,芸香的地位比周勇也不遑多让。

    周聪当时派了周勇和芸香去威宁侯府,颇有些大材小用之嫌。不过,陈元昭未置一词,显然是默许了周聪的安排。

    周聪比陈元昭年长两岁,身材高大壮实,腰际佩戴着长刀,一张脸棱角分明充满了阳刚之气,虽然不算俊美,却也足以吸引女子的目光。

    “不知周统领有何吩咐。”芸香大胆的飞速看了周聪一眼。

    周聪似没留意到芸香的异样,淡淡的吩咐道:“如今周勇留在侯府,邹家那边便以你为首。你一定要加倍留心保护许小姐,若是出了半点纰漏,我为你是问!”

    芸香敛容应道:“是,属下谨遵周统领的命令,绝不敢有半点懈怠。”

    周聪嗯了一声,不再多说。

    芸香心里隐隐有些失望。难得见一回面,周聪实在太吝啬了,只和她说了这么两句......一转头,却见初夏睁着一双好奇的杏眼兴致勃勃的看了过来。

    芸香脸上一热,故作镇定的问道:“初夏,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初夏笑嘻嘻的应道:“芸香,我从没见过你这副模样呢!”

    芸香一怔:“什么模样?”

    初夏眨眨眼,促狭的摆出了一个恭敬中隐含着激动的表情:“就是这个模样嘛!既激动欢喜,又偏要装的一本正经!”

    芸香:“......”

    周聪神色不动,眼里却多了几分笑意,不动声色的打量初夏一眼。

    俏丽活泼,明媚可爱。怪不得周聪那小子心心念念不忘。上次传信回来的时候,甚至厚着脸皮央求自己在将军面前为他的亲事求情......

    这小子的眼光果然不错!

    初夏看了看天,鼓起勇气去敲了门:“小姐,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启程回去了。不然,天黑前可就回不了府了。太太和少爷都会担心。”

    过了片刻,门开了。

    许瑾瑜神色还算镇定,一张嫣红的散发出异样光彩的俏脸却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还有略显红肿的嘴唇......

    初夏不知想到了什么。脸庞微微泛红:“小姐,我们该回去了。”

    许瑾瑜嗯了一声,转头对陈元昭说道:“我要走了。”

    陈元昭淡淡说道:“我送你一程。”

    许瑾瑜又轻轻的嗯了一声。

    ......明明没说什么出格的话,也没什么暧~昧的眼神交流,可就是让一旁的众人觉得自己很多余!

    周聪打量陈元昭一眼。见他唇角微扬目光柔和,心里惊叹不已。

    遇到许瑾瑜,陈元昭这块千年不化的寒冰,终于也融化了。

    ......

    上了马车后,初夏一个劲儿的盯着许瑾瑜看。

    许瑾瑜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嗔怪的白了初夏一眼:“总这么看我做什么。天天在我身边,还没看够么?”

    初夏俏皮地笑道:“奴婢天天在小姐身边,当然是看惯的。不过,小姐今日格外好看。奴婢想多看一会儿。”

    这倒不是成心打趣。

    许瑾瑜本就生的极美,可那份美是温婉沉静的。如同美玉一般,含蓄不张扬。此时的许瑾瑜,全身上下却散发出笔墨难描的神采。

    就像一潭静止不动的水,忽的化成了清泉汩汩流淌,美的灵动明媚。

    许瑾瑜此时满心甜意,听着初夏欢快的话语愈发甜丝丝的。不过,她脸皮一向薄,被初夏这么打趣两句无妨,可芸香还在一旁,就有些不自在了。

    许瑾瑜迅速的扯开话题:“芸香。你替含玉诊断过了,含玉的嗓子能治好么?”

    芸香将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治好含玉。大概就是八成左右!而且,就算能再次张口说话,嗓音也会受不小的影响。不可能完全恢复。”

    “有八成的把握也不错了。”许瑾瑜叹道:“能重新张口说话,总比口不能言要强的多。想来含玉是不会计较的。”

    如果没有人出手相救,含玉这辈子就彻底毁了。

    想到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含玉,初夏忍不住叹道:“侯夫人也太狠辣无情了。含玉怎么说也是她的贴身丫鬟,贴身伺候她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犯了错。也不至于用这么不堪的手段对付含玉吧!”

    将含玉毒哑,废了右手,打的半死不活,又卖进了最低等的窑子里......手段如此毒辣,让人不寒而栗!

    小邹氏对嫡亲的姨侄女都毫不留情,又怎么会怜惜一个丫鬟的性命。

    许瑾瑜想到小邹氏,眼中闪过冷意。

    “小姐,奴婢能遇到你这样的主子,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初夏由衷的说道:“如果还有来生,奴婢还要做你的丫鬟,永远伺候你。”

    许瑾瑜听着这样的话,心里却一阵酸涩。

    前世修来的福气么?

    在前世,初夏陪着她被软禁在府里,后来又去了田庄,最后更是代她赴死。她这个主子懦弱无用,护不住身边的人,反而连累的初夏尸骨无存......

    今生她和许徵的命运依然风雨飘摇,以后嫁给陈元昭,即将面临的是更险恶的敌人。一个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初夏跟在她身边,算哪门子的福气?

    许瑾瑜凝视着初夏,心里默默的想着。

    初夏,若有来生,我希望你不要再做丫鬟了。

    投胎到一个富裕之家,做一个衣食无忧的闺阁少女。长大后嫁得良人,幸福终老。

    ......

    陈元昭一直送到了邹家的巷子外,才停下了,然后在原地目送着马车远去。

    那目光,神情而专注,深邃而动人。佳人远去,似乎将陈元昭的一颗心也带走了......以上数句,纯属周聪脑补。

    事实当然没那么夸张,陈元昭除了脸部线条稍微柔和一点之外,和往常无异。就算心里思绪翻腾,面上也绝不会流露出来。

    马车走了之后,陈元昭便调转马头,向秦王府疾驰而去。周聪立刻收敛心神,扬鞭策马,追了上去。

    到了秦王府时,天色将晚。

    秦王府门客幕僚众多,秦王平日又最喜设宴,用夜夜笙歌来形容也不为过。

    陈元昭手握重病,极得圣眷,幼时常出入皇宫,和秦王十分熟悉。秦王广交朝臣,自然不会漏了陈元昭。只可惜,发十次帖子,陈元昭也未必肯来一回。

    也因此,当秦王听说陈元昭也来赴酒宴的时候,既惊又喜。立刻亲自出来相迎。

    “子熙!”

    秦王没穿朝服,只穿了一身暗色锦袍,神采奕奕,朗声笑道:“真没想到,你今天居然也赏脸来了。本王实在高兴。”

    边说边拉起陈元昭的手,一起并肩同行。

    这也是秦王笼络示好的手段之一。不知内情的人见了秦王这般平易近人热情示好,不受宠若惊才怪。

    陈元昭最不喜肢体接触,别的男人还能忍一忍,好男风的秦王却令他打从心底觉得恶心。

    陈元昭果断的抽回了手,扯了扯唇角道:“我不惯和人握手,请殿下见谅。”

    秦王一愣,倒也没怎么恼怒。

    陈元昭是出了名的怪癖。从来不近女色,不喜和男子握手也不算什么了。更何况,他偏好的是许徵那样的俊秀少年,对陈元昭这种高大冷峻型的不感兴趣......

    这些念头迅速在秦王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秦王笑容自若的和陈元昭并肩同行。陈元昭冷不丁的问了句:“今晚的酒宴,玉堂来了吗?”

    秦王笑容一顿,眼中的尴尬一闪而过,咳嗽一声应道:“玉堂这些日子身体抱恙,告假几日在府里静养。我不忍惊扰,便没发帖子给他。”

    陈元昭似笑非笑的看了秦王一眼,意味深长的应道:“哦?原来玉堂竟然病了。殿下可知道,玉堂生了什么病?”

    秦王:“.....”(未完待续。)xh211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