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五章 坦诚(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又俯下了头。※%頂※%点※%小※%说,

    呼吸相闻,嘴唇紧贴。

    许瑾瑜心跳如擂鼓,气息紊乱,只觉得脸颊的热度可以煮熟鸡蛋了。

    过了许久,陈元昭才重新抬起头。那双幽暗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有些不怀好意的等着她继续骂她轻薄。

    她才不上这个当!

    许瑾瑜瞪了他一眼,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将头扭到了一边。她靠在他的怀里,这样的姿势无疑是将脸靠在了他的胸膛上,更显亲密。

    陈元昭心里涌起前所未见的柔软,仿佛寒冰被温柔的春风融化,低沉的嗓音也不自觉的多了几分温柔:“阿瑜,我一定要娶你。以后那样的话不准再说!”

    语气还是那样的霸道!

    许瑾瑜却没了之前的愤怒,软软地嗯了一声。

    要是一直这么温柔乖巧多好。陈元昭默默想着,心里很清楚,这只是许瑾瑜一时退让。如果再有意见不合的事情,她依然会像刚才那样横眉冷对毫不退让,牙尖嘴利的让人头痛。

    不管是什么样的她,都是如此令人心动。

    他既已动了心,就绝不会放手,更不会容她退缩。

    说他霸道也好,蛮横也罢。总之,这一世她注定要和他纠缠在一起。

    “我不会说那些话了,你先放开我好不好?”许瑾瑜小声的说着,撒娇一般的扯了扯他的衣襟。

    陈元昭心里一荡。便点头应了。

    刚一松手,许瑾瑜就像敏捷的兔子一般逃开他的怀抱,离他足有三米远——这间屋子不大。一共也就四米宽而已。

    看着许瑾瑜一脸警惕戒备的样子,陈元昭心里好笑不已。

    他若是真的有心,这点距离算什么?眨眨眼就到她身边了。

    许瑾瑜清楚的看到陈元昭眼底的笑意,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幼稚可笑。很快收起了戒备的样子,假装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故作镇定的说道:“要怎么对付小邹氏,我心里确实已经有了计划。不过。现在时机还没到。等时机来了,我自会将全盘的计划都告诉你。”

    还是不够信任他啊!

    陈元昭迅速的皱了皱眉,此次却没再说什么。点了点头。

    许瑾瑜暗暗松口气。

    难得见一回面,她也不愿意两人总是争吵。

    默然片刻,陈元昭忽的问道:“小邹氏和纪泽有私~情,她暗中算计你婚前失贞。令你不得不嫁给纪泽。你成亲后就有了身孕。后来生下了儿子。那个儿子,真的是你生的吗?”

    许瑾瑜惊讶于陈元昭的敏锐缜密,不答反问:“你很介意这个问题?”

    说不介意是骗人的。

    “果然不是。”陈元昭眸光一闪,声音轻松了几分:“我之前就在想,如果是你的亲生儿子,你就算顾念着孩子,也不会希望纪家满门被斩孩子既然不是你生的,难不成是小邹氏生的?”

    许瑾瑜见他猜出了真相。也不再隐瞒,点了点头:“你猜的没错。孩子是小邹氏的。当年她怀了身孕,迫不及待的算计我嫁到侯府。用我当幌子来遮掩她有孕,她假借着有病在田庄里住了半年多,等孩子出生之后才回府。那个孩子我只见过几面,就被抱到了她的屋子里养着”

    对那个孩子,她早已没了什么印象。

    镌刻在记忆里的,是纪泽看着孩子爱怜的眼神,还有小邹氏隐含着轻蔑的得意的目光。

    她恨小邹氏纪泽入骨,对那个名义上的儿子谈不上爱恨,却也绝没什么怜惜之情。隐忍八年,大仇得报,纪家满门被斩,那个孩子也死于刀下。

    说起这些,许瑾瑜神色很平静,平静的近乎漠然。

    陈元昭凝视着许瑾瑜,久久没有说话。

    许瑾瑜抬起眼眸,低声问道:“陈元昭,你是不是觉得我心肠冷硬无情?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也下得了手,并且,我从未有一天后悔过。”

    陈元昭深深的看着许瑾瑜:“小邹氏和纪泽害得你家破人亡,你不过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若论冷硬无情,你怎能及得上我。我领兵上阵,令出如山,从不留活口。死在斩风刀下的亡魂不知有多少。你若是见了战场上的我是何等模样,只怕要对我退避三舍。”

    “阿瑜,不用再试探我了。不管你有多少阴暗的过往,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都要娶你!我也绝不会给你后悔的机会!”

    许瑾瑜被动的看着他炽烈专注的眼眸,心神激荡不休。

    他哪里是冷漠如冰,内心分明藏着一团燃烧的火焰。

    离的远些,只觉得冰冷逼人。靠的近了,才能感受到那份灼热的温度。

    “阿瑜,”陈元昭轻轻唤道,眼睛专注的看着她,张开双臂:“过来。”

    许瑾瑜宛如中了蛊一般,身不由己的走上前,投入他的怀抱。

    柔软的身体依偎进怀抱,陈元昭只觉得心底的空虚都被填满了。宛如荒芜的田野上开出了绚烂的花朵

    陈元昭情难自禁的俯下头,急切又霸道的吻住她柔软的红唇。

    他的动作并不熟稔,甚至有些笨拙,渴切的在她唇上啄吻。许瑾瑜对这样的亲密同样生疏,眼眸闭的紧紧的,仰着绯红的俏脸,笨拙的迎合着。

    陈元昭渐渐难以满足,舌尖抵开她的唇,探入她的唇内,急切而热情。

    她被这样的亲密惊到了,低低的喘息一声,却无力推开他也不想推开他。

    唇舌交缠,相濡以沫,两颗心俱都跳的飞快,隔着胸膛渐渐有了共同的节奏。

    不知多久,陈元昭才稍稍抬起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

    许瑾瑜急促的呼吸着,脸颊一片潮红,眼眸半睁半闭。看在陈元昭的眼中,说不出的娇美动人。

    陈元昭心底又开始骚动起来。

    许瑾瑜忽的睁开眼,咬了咬嘴唇,红着脸说道:“你你身体明明没问题,为什么别人会传言你身患隐疾?”

    陈元昭:“”(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