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四章 坦诚(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我心里确实有了计划。”许瑾瑜没有否认,却也没有细说:“不过,现在急不得。总得等含玉治好了嗓子养好了伤再说。”

    伤筋动骨一百天。含玉受了这么重的伤,至少也得养上两三个月才能下床走动。

    陈元昭对许瑾瑜的轻描淡写有些不快,沉声道:“你和她之间的仇怨一并交给我,我自会为你报了前世的仇。”

    许瑾瑜笑容一敛:“不用,我自己的血海深仇我会亲自动手。”

    “你一个娇弱闺阁女子,哪里敌得过精明深沉的小邹氏和纪泽?”陈元昭见许瑾瑜毫不犹豫的拒绝自己的好意,心里一阵恼意。

    许瑾瑜淡淡说道:“前世我孤身一人无依无靠,还不是照样报仇雪恨。”

    陈元昭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前世你无牵无挂,做什么事都豁得出去。现在你亲娘兄长都安然无恙,也就意味着你有了更多的弱点。如果小邹氏或纪泽对他们动手,你要怎么办?”

    许瑾瑜哑然。

    是啊,前世她孑然一人,狠心毁了容颜,隐姓埋名躲了八年。小邹氏和纪泽在明处,她在暗处伺机而动,以有心算无心,窥准时机一举报了仇。

    可现在,家人的平安才是最重要的事!

    有了牵挂,也就有了弱点......

    “你将前世所有的事情都一一告诉我。我自会想办法替你报仇。”陈元昭的声音打断了许瑾瑜的思绪:“你什么事都不用管,只要安心的待在闺阁里,等着听好消息就行了。”

    那种理所当然的霸气,惹恼了许瑾瑜。

    许瑾瑜抬起头,直视陈元昭:“你觉得我手无缚鸡之力只会添乱?”

    陈元昭拧着眉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只是不希望她殚精竭虑战战兢兢整日活在惊恐忐忑里。他愿意做一棵大树为她遮风挡雨,让她活在自己的庇护下,悠闲度日无忧无虑......

    这些话在心头掠过,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这大概是大多数男人都有的通病。更何况陈元昭从来都是一个沉默少言不习惯表露心意的男人。所有的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硬邦邦的几个字。

    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许瑾瑜指控的瞪了过去。

    陈元昭不惯解释,索性什么也不解释了。只重复了一遍:“所有的事都交给我。”

    许瑾瑜简短的应了两个字:“不行!”

    陈元昭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大男人,习惯了发布命令被服从,听着许瑾瑜一次一次的拒绝自己的好意,陈元昭心里的怒意迅速堆积。脸色沉了下来。

    就像许瑾瑜记忆中的一样,冷凝肃杀,冷漠无情。

    ......

    许瑾瑜心里所有的柔情蜜意,在这一刻尽数烟消云散,心里沉甸甸的。有些莫名的低落和感伤。

    他们两个各自背负着重重秘密和血海深仇,早已习惯了依靠自己,谁也不肯轻信他人。平日里也看不出什么,真正靠近了对方,才会知道彼此并不好亲近。

    就像两只刺猬,远远的看着无妨,想靠在一起的时候却很容易被对方刺伤。

    僵持了片刻,在气氛变的更冷硬之前,许瑾瑜终于张口说道:“陈元昭,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你希望我无忧无虑的活在你的羽翼下。可是,这并不是我的愿望。”

    “我确实需要你的帮助,借助你的暗卫保护家人的平安,更快的得知他们的消息做出应对。你肯帮我,我心里十分感激。可这是我自己的恩怨,我不想假手旁人。我要亲手报仇雪恨!”

    “我不否认,我对你确实是有好感的。我答应嫁给你,我愿意靠近你了解你,和你携手终生。不过,这并不代表我要依附着你而活。我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坚持。如果你因此愤怒不快,我很遗憾。”

    我很遗憾!但是,我绝不会因为你的愤怒不快而改变自己。

    陈元昭面无表情,目光紧紧的盯着许瑾瑜平静而坚决的脸庞。

    他早该知道。温柔只是她的外表,真正的她坚定果决。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

    许瑾瑜抬眼,注视着陈元昭:“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不温柔也不讨喜,生性有些自私,永远以家人的平安为第一。如果你想要的是一个温柔沉默百依百顺的妻子,对不起。我永远也做不到。”

    “你还愿意娶这样的我吗?如果不愿意,我们的口头约定就此作罢。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不放。承你的人情,我也会想办法还给你......”

    许瑾瑜的话戛然而止。

    一只胳膊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灼烫的嘴唇蛮横的覆住了她的唇瓣,堵住了她所有的话语。

    女子太过伶牙俐齿了,果然令人头痛!

    现在终于安静了。

    陈元昭满意的想着,手下微微用力,将怀中柔软的身子搂的更紧了一些。嘴唇用力的覆住她的唇。

    怀中的身子有些僵硬,然后挣扎着想推开他。

    陈元昭动也没动。

    就她这点力气,怎么可能推得动他......

    不但没推开他,挣扎中身体反而贴的更紧了。他心猿意马的感受着她柔软的胸脯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腿,身体里迅速窜起灼烫的温度,迅速的从某一处蔓延至全身。

    就像是沉睡了多年的猛虎,忽然被唤醒了......

    两人贴的这么近,许瑾瑜岂能察觉不到他的身体变化。脸颊一片滚烫,却不敢再挣扎了。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万一陈元昭一个冲动之下......就是眼前这样也够羞人了。

    许瑾瑜昏昏沉沉的想着。事实上,就算她想挣扎也没力气了。

    他将她搂的极紧,身子微微前倾,胳膊结实有力,男性的气息将她密密实实的包围。他的嘴唇,在她柔软的唇上用力的摩挲。动作有些笨拙,却又蛮横有力,让人无从逃避拒绝......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念念不舍的抬起头。

    许瑾瑜忍不住瞪着他:“你怎么可以这般轻薄我?”(未完待续。)xh211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