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偶遇”(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含玉全身颤抖着,泪水在脸上肆意横流。@頂@点@小@说,

    心里无穷无尽的委屈怨怼和恨意,似要穿破胸膛爆发出来。

    许瑾瑜见含玉神色激动,忙柔声安抚道:“含玉,你全身是伤,万万不可过于激动。先平心静气,听我说。”

    “我让人将你救了出来,你先安心在这里养伤。你身上的伤势很重,好在还年轻,底子好,只要好好养伤,很快就能好起来。”

    含玉看着许瑾瑜,眼中满是感激。想张口说话,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脸上颓然又伤心。

    纵然身上的伤能养好,可她的右手却彻底废了,再也不能提笔写字。嗓子又被毒哑了这是防着她泄露侯府里的阴私隐秘。

    小邹氏果然阴狠周密。

    “你被灌了毒药,毒哑了嗓子。”许瑾瑜的声音轻柔悦耳:“我带着芸香来替你看看,或许她能治好你的嗓子。”

    含玉不敢置信的抬眼,眼中满是惊喜。

    她的嗓子真能被治好么?她还会有张口说话的一天?

    许瑾瑜冲含玉笑了一笑:“我既是救了你,自会负责到底。你什么也不用多想,只要安心养身体就行了。”

    含玉全身是伤,像被裹粽子一般动弹不得,即使想起身磕头谢恩,也有心无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目光表露心中的感激。

    许瑾瑜还要说什么,门外忽的响起了脚步声。

    然后。就是咚咚的敲门声。

    许瑾瑜心里一跳,直觉的意识到来人是谁。

    一定是陈元昭!

    初夏抢着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果然是陈元昭。陈元昭看也没看别人。目光直直的落在许瑾瑜的身上。

    许瑾瑜脸热心跳,心里想到的竟是,芸香也不早点暗示一声,她今日出来穿的是家常半旧衣裙,出来的时候连头发也没好好梳过

    “见过将军!”芸香上前行礼。她的目光迅速掠过陈元昭身侧的男子,脸颊热了一热,迅速的垂下目光。

    陈元昭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明明是对着芸香说话,目光依旧盯着许瑾瑜:“你好好看一看含玉的嗓子,尽量治好含玉。”

    芸香迅速应道:“是。奴婢一定尽力而为。”又对许瑾瑜说道:“奴婢给人诊治的时候不习惯有别人在场,还请小姐和将军暂避片刻。”

    芸香说的这么明显,以许瑾瑜的聪慧,哪能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

    就是芸香不说。许瑾瑜也拒绝不了和陈元昭独处的念头。

    他特地为了见她一面而来。她又不是铁石心肠,岂能不动容?

    芸香留在屋里,其他人都退了出来。

    陈元昭回头看了许瑾瑜一眼,低声道:“我们到隔壁的屋子里去。”

    许瑾瑜轻轻的嗯了一声。

    声音又软又柔,像是一片羽毛滑过耳际。陈元昭只觉得心里痒痒的,似想伸出手,抓住那片轻飘飘的羽毛

    心念一动,他真的伸出了手。将她的手握住。她的手滑腻如脂,手指纤长柔软。握在手中触感好极了。

    许瑾瑜被吓了一跳,立刻瞪了过来。

    周勇和初夏还在呢!胡闹什么?

    陈元昭挑了挑眉,示意她回头看。

    周勇早已转过身去,初夏反应稍慢一点,不过,此时也已经将头扭到了一边。许瑾瑜的脸又热了起来,却没有再抽回手。

    陈元昭凝视着许瑾瑜微红的脸庞,心里涌起难以言喻的满足,握着她的手,进了屋子。

    周勇迅速的上前关了门,然后退开几米外守着。

    初夏站在门外犹豫了片刻,终于也退开了。小姐和陈将军已经互许了终身,两人私下独处片刻也没什么大碍吧!

    门被关上了。

    自从互许终生后,这还是两人第一次独处。

    许瑾瑜一颗心怦怦直跳,迅速抬头看了陈元昭一眼。

    陈元昭神色间和往常无异,一双眼眸却闪出灼灼热切的光芒,低低的喊了声:“阿瑜!”声音低沉好听。

    许瑾瑜俏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不是让你别这么叫我了么?”声音里带着不自觉的娇嗔绵软,显露出平日少见的风情。

    在这样的娇嗔下,百炼钢也要化为绕指柔。

    陈元昭唇角微微扬起,冷峻的面部线条陡然柔和了许多:“你大哥已经同意了我们两个的亲事,你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那一天许徵和陈元昭独处说话过后,许徵就默认了两人的亲事。许瑾瑜听陈元昭提起此事,心里一阵甜意,忍不住问道:“你那天到底和大哥说了什么?”

    陈元昭挑了挑眉,不答反问:“你大哥没告诉你吗?”

    许瑾瑜摇摇头,轻叹道:“大哥那天心情不佳,我哪里忍心问。”

    对许徵来说,大概和妹妹被人抢走的感觉差不多追根问底无异于在许徵的伤口上撒盐,许瑾瑜哪里忍心问?

    想到兄长许徵,许瑾瑜心里浮动的旖旎绮念顿时消散了大半。

    陈元昭见许瑾瑜神色怅然,知道她又惦记起了许徵,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你们是兄妹,感情亲厚是难免的。不过,他毕竟只是你兄长,将来要娶妻生子,不可能永远陪着你伴着你。我和你情意相投,互许终生,他本来就不该从中阻挠!”

    最后一句话,说的凌厉霸气!

    许瑾瑜似笑非笑的瞄了他一眼:“所以,那一天你就是用这番话打动了我大哥?”

    要是真的这么说了,许徵肯点头才是怪事!想娶人家捧在掌心的亲妹妹,稍微低声下气一回也不算什么。

    陈元昭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抿紧了嘴不吭声。

    许瑾瑜看在眼里,情不自禁的轻笑出声。

    想象着陈元昭放下身段讨好许徵的样子,那画面实在有些违和,又有些喜感。以陈元昭的骄傲,在她面前肯定是不好意思承认的。

    听到许瑾瑜的轻笑声,陈元昭有些被看穿的狼狈,故作自若的扯开话题:“你让人救下含玉,有没有想过日后要怎么利用含玉对付你姨母?”(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