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偶遇”(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一辆轻便的马车出了邹家大门。,

    马车里除了许瑾瑜之外,只有芸香和初夏。马车后面跟着几个侍卫。这是明面上跟着的人,暗中守着这辆马车的,还有十几个暗卫。

    许瑾瑜没有拒绝芸香的安排。

    如今和小邹氏纪泽正式结下了仇怨,不过是蒙着一层遮羞布没彻底翻脸罢了。他们两个都是手段狠辣翻脸无情之辈。出行的时候还是小心为好。

    汴梁城是大燕京都,四周环水,水路繁华,汴梁城内的道路也修缮的宽阔平整。就连平民聚集的地方也是街道平坦。

    马车东拐西绕,在一个半时辰之后,拐进了一条巷弄。

    这里是一处长长的巷弄,住了约莫几十户人家。大部分的门都半开着,偶尔能见到有妇人带着孩子在门前玩耍。

    奇怪的是,马车驶入巷弄里,竟无人张望。

    许瑾瑜心里一动,低声问道:“芸香,这条巷弄里,除了你有住宅,是不是还有别的暗卫也住这里?”

    芸香轻描淡写的应道:“这里叫槐树胡同,都被将军暗中买下了。大部分的暗卫家眷都住在这里。平日有人进出,不会有人张望。还会有人帮着望风传信。含玉在这里养伤,绝对安全,小姐无需忧心。”

    感情这里是陈元昭的地盘。

    许瑾瑜心里泛起异样的滋味。陈元昭这三个字宛如石子投入湖心,漾起圈圈涟漪。

    芸香瞄了许瑾瑜一眼。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笑意,口中又一本正经的说道:“将军平日都在军营,不过。偶尔也会到槐树胡同来。说不定今日就会来,小姐或许会和将军‘偶遇’呢!”

    许瑾瑜:“”

    看这架势,今天必然会有“偶遇”了!

    初夏俏皮的眨眨眼:“陈将军还真是用心良苦呢!”为了见小姐一面,费了这么多心思。真是有心了。

    许瑾瑜脸颊微热,故作镇定的呵斥初夏:“不得多嘴饶舌!”

    初夏笑嘻嘻的应道:“是是是,奴婢这就闭嘴,待会儿保准不会多说半个字。回去在太太和少爷面前。也绝不会多嘴。”

    许瑾瑜瞪了初夏一眼,一张俏脸却悄然红了。

    马车停下了。

    许瑾瑜借着下马车,避开了这个令人羞涩的话题。

    这处民宅位于槐树胡同的最里边。木门虚掩着。

    芸香上前推开门,转头笑道:“小姐,这里比不得邹家,更比不得侯府。只是个小小的院子。里面有五六间屋子。”

    许瑾瑜抬脚进了院门,随意的打量一眼。确实是个不起眼的小院子,收拾的还算干净。院子里有两个年轻力壮的侍卫守着。

    那两个侍卫也是陈元昭麾下的暗卫。见了许瑾瑜,立刻上前来行礼:“见过许小姐。”

    陈元昭对许瑾瑜的心意如此明显,将来必然会是将军夫人。暗卫们自然不敢怠慢。

    许瑾瑜微笑道:“快些免礼。”

    芸香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侍卫就退到了一旁。

    “含玉在最里面的屋子里养伤。”芸香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小姐,奴婢这就带你进去。”

    许瑾瑜点点头,跟在芸香的身后走了进去。初夏忙跟了上去。浑然不知那两个暗卫在挤眉弄眼的使眼色。

    这个俏丫鬟就是周勇那小子的心上人么?果然生的水灵可爱。怪不得周勇上了心

    推开门,一股淡淡的血腥气飘了过来。

    脸色惨白毫无血色的少女静静的躺在床上。全身几乎都裹着白色的纱布,宛如破败的娃娃一般又被拼凑到了一起。

    呼吸微弱,似乎随时都会咽气。

    许瑾瑜心里一阵恻隐,低低的问道:“她一直都没醒么?”

    芸香低声答道:“找到她的时候,她被扔在柴房里,浑身血迹斑斑,几乎快断了气。我们给了鸨母一笔银子,又趁着半夜将她带了出来。找了大夫替她治伤。大夫说她右胳膊全断了,就算接上,以后也不能再动笔写字。全身上下都有伤,失血又过多,幸好没伤及五脏六腑,不然,这条命就救不回来了。”

    顿了顿又道:“她一直高烧未醒,奴婢也不清楚她的嗓子如何。今日特地过来,总得将她叫醒才是。”

    许瑾瑜嗯了一声:“我来叫醒她。”

    说着,走到床边,轻声喊道:“含玉!含玉!醒一醒!”

    含玉毫无反应。

    芸香咳嗽一声道:“小姐,这样喊她怎么会醒。你且让开,我来叫醒她。”

    许瑾瑜只得让了开来。

    芸香走上前,忽的伸出手在含玉包裹好的伤处拍了一拍。剧烈的疼痛,令昏睡不醒的含玉皱紧了眉头,嘴唇动了一动,却毫无声音。

    身体一旦被唤醒,无处不在的疼痛排山倒海般席卷而来。

    含玉终于睁开了眼。全身不自觉的颤抖着,脸上溢满了痛苦惊恐绝望,直愣愣的看着芸香,眼中却毫无焦距。

    宛如置身一个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中。

    许瑾瑜心里微微一酸,轻轻说道:“含玉,不用怕,是我。你现在已经安全了。”

    熟悉的声音入耳,含玉终于有了些反应,茫然呆滞的目光看了过来。嘴唇微微一动,看口型,分明是在喊表小姐。

    看着含玉这般模样,就连初夏也是一阵心酸,情不自禁的上前两步说道:“含玉,是小姐让人暗中将你救了出来。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安心养伤。”

    含玉迟钝麻木的大脑终于慢慢清醒,昏迷前的痛苦回忆顿时涌上心头,泪水哗地涌了出来。

    挨打的时候,两个婆子口中污言秽语不绝。她知道自己会被送到最低等的窑子里,绝望的只想一死了之。再之后的回忆里,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和痛苦。

    没想到,竟是许瑾瑜救了她。

    她一直忠心耿耿,精心尽力伺候,从不敢违抗小邹氏的命令。小邹氏和纪泽私会,她常是整夜不睡的守在门外,从不敢走漏半点风声。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小邹氏要如此对她!

    身为奴婢,性命就如此轻贱么?(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