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一章 救人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了?”邹氏见许瑾瑜面色不对,心里一个咯噔:“是不是威宁侯府那边出什么事了?”

    许瑾瑜深呼吸一口气,平复紊乱的心绪:“确实出了事!含玉被毒哑了嗓子,废了右手,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又被送进了腌臜的地方。”

    什么?

    邹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我们离开侯府还没到两天,走的时候含玉还好好的,随着众人一起给我们送行。怎么忽然就变成这样了?是谁对含玉下的毒手?”

    许瑾瑜用力攥紧了手里的纸卷:“除了姨母,还会有谁?”

    含玉是小邹氏身边的人,知悉小邹氏所有的秘密。当年小邹氏一直重用含玉。

    这一世,她的重生影响了许多人的命运。含翠死了,含玉竟也落得这般凄惨的下场

    许瑾瑜的脑海中闪过含玉水灵的俏脸,心里沉甸甸的不是滋味。

    虽然含玉是小邹氏的人,可她对含玉并没什么恶感。说到底,含玉也只是个身不由己的可怜人。卖身契捏在小邹氏手里,不得不曲意逢迎挣扎求生罢了。

    她也曾有过暗暗拉拢含玉对付小邹氏的心思,却又担心惊动了小邹氏,一直按捺未动。没想到还没等到这一天,含玉就遭了小邹氏的毒手!

    邹氏也皱起了眉头:“含玉是你姨母身边最得用的人,你姨母怎么会忽然对她下了毒手?该不是含玉暗中做了什么吧!”

    许瑾瑜默然不语。暗暗思忖起来。

    是什么事令小邹氏勃然大怒,毫不留情的斩断了自己的臂膀?

    然而,思来想去也想不出其中的蹊跷来。

    芸香忽的轻声道:“小姐心里若是存着疑窦。不如让人暗中救了含玉出来,亲自问问就知道了。”

    许瑾瑜一怔:“你们能救出含玉么?”

    这个你们,指的当然是府外潜藏的暗卫们。

    芸香微微一笑,眼中尽是自信从容:“周勇命人暗中盯着侯府家丁的行踪,对含玉的下落也心中有数。我们可以暗中救出含玉,再塞些银子给鸨母。以后有人问起,就说含玉重伤不治已经死了。料想威宁侯夫人也不会起疑。含玉受的都是皮外伤。只要救治及时,应该不会有性命大碍。至于被灌了哑药,也不是全无救治的法子。奴婢擅长制毒解毒。可以试着给含玉治一治嗓子。”

    一句句说来,条理清晰。

    许瑾瑜顿时意动了,思忖片刻,点了点头:“好。你暗中命人将含玉救出来。不过。不能安置在这里,免得惹来姨母和世子的疑心。”

    芸香应下了:“小姐等奴婢的消息。最多三日,一定救出含玉。”

    待芸香退下之后,邹氏一脸的不安忧虑,低声道:“瑾娘,你让人救出含玉,万一走漏了风声被你姨母察觉了,她一定会记恨在心。”

    为了区区一个含玉。值得么?

    许瑾瑜看出了邹氏的顾虑,浅笑着安抚道:“就算没有含玉这件事。姨母对我也从来没什么好感。她用这么狠辣的手段对付含玉,含玉对她一定怀恨在心。我救了含玉,多了一个知悉姨母所有秘密的含玉,可是一大助力。”

    邹氏很快被说服了,不再反对,只叮嘱道:“总之,一切要小心些,千万不要惹祸上身。”

    许瑾瑜口中乖乖应了,心里却暗暗想着。

    就算不惹祸,祸事也早已主动找了上来。如果不是费尽心思周旋应对,现在她和许徵不知会落得何等下场!

    很快,许徵也知道了此事。

    “你做的对。”许徵对救人的事十分赞成:“到底是一条性命,能救回来总是好事。含玉是姨母的贴身丫鬟,对姨母的所有事情都很清楚。今后她站在我们这边,也能多一个对付姨母的把柄。”

    和许瑾瑜的想法不谋而合。

    许瑾瑜凝视着俊秀斯文的兄长,一句“你知道含玉暗中倾慕你么”到了嘴边,犹豫片刻,还是咽了回去。

    含玉身份特殊,今后还有用得着含玉的地方。这些阴私的事有她来做就好,还是别把许徵牵扯进来了。

    许徵敏锐的察觉到许瑾瑜的欲言又止,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许瑾瑜神色自若的应道:“也没什么要紧事。我们如今搬出了侯府,以后侯府那边我和娘回去走动,你专心读书准备明年的春闱,尽量别去侯府了。”

    纪泽算计不成反而将自己赔了进去,心里不知多恨许徵。许徵还是避一避的好。

    许徵倒也没逞强,点点头应下了。

    等了三天,许瑾瑜终于等来了好消息。

    芸香一脸喜色的来禀报:“小姐,一切都办妥当了,含玉已经被救出来了。奴婢让人将含玉安顿在一处民宅里。”

    许瑾瑜眼睛一亮:“真的么?那处民宅在哪里?可靠么?”

    芸香答道:“我们这些暗卫,都有别的身份做掩饰,在内城外城有不少安身的地方。这处民宅,是我当年住过的地方,非常隐蔽安全。”

    俗话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想藏人,当然是将人放在人海里最安全。

    芸香又道:“奴婢想今日悄悄去一趟。先看看芸香的伤势,她的嗓子需要及时医治。时间长了,嗓子彻底毒哑了,再好的药也没用了。”

    许瑾瑜想了想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芸香没有阻拦,只提醒了一句:“不知太太允不允许小姐出府。”许瑾瑜年龄渐长,如今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不该随意出府走动了。

    许瑾瑜随口笑道:“我和娘说一声就行了,她不会拦着我的。”

    不出所料,邹氏果然没拦着许瑾瑜,只是絮叨的叮嘱一定要小心之类的话。

    许徵不放心许瑾瑜独自出门,想陪着一起去。

    许瑾瑜却坚持不同意:“大哥,你近来还是别出去了。你若是不放心,我就多带些侍卫,到了那边只待一会儿就回来。”

    许徵拗不过许瑾瑜,只好应允了。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