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九章 含玉(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我要一个人静静,你走吧!”

    小邹氏还想安慰纪泽几句,可纪泽接过瓷瓶之后便转过身,再也不看她一眼。,

    无奈之下,小邹氏只得点头应了,转身离开。

    手刚推开门,就听见一阵脚步声,其中还夹杂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是说世子不肯见任何人么?为什么婆婆却进了屋子?你们几个给我让开!我要进去见世子。”

    小邹氏神色一僵,暗暗咬牙。

    这个顾采蘋,简直没一刻消停!

    纪泽心情本就阴郁,接二连三的被顾采蘋闹腾,心里的怒气几乎冲到了顶点。

    顾采蘋口不择言的嚷着“哪有继母和继子这般亲近的道理”,更是直直戳中了他心底最忌讳人提起的隐秘,霍然变了脸色。

    “你们放人过来。”纪泽铁青着脸扬声喊道,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

    声音骤起,站的最近的小邹氏被吓了一跳,急急低语道:“你怎么让她过来了。”

    顾采蘋嫉妒心重心胸狭窄,和顾氏可完全不同。万一被顾采蘋察觉到什么就糟了!

    纪泽冷笑一声,俊脸一片阴狠冷厉:“我今天就是要看看她想闹什么。”

    没等小邹氏说话,顾采蘋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外。

    顾采蘋刚才还闹的挺欢腾,真的到了纪泽面前,却像换了个人似的,殷切又温柔:“世子休息了一日,可好了些?刚才我急着想见世子。声音大了些,没吵着你吧”

    “你刚才说了什么?”纪泽冷冷的看着顾采蘋,眼神阴郁而暴怒。

    顾采蘋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小声嗫嚅道:“你不肯见我,我心里着急,不免胡言乱语了几句。我不是有心的,你别放在心上!”

    “不是有心的?”纪泽冷笑连连,咄咄逼人:“这种话也是能随便说的吗?母亲虽是继室,也是我的长辈,她来探望我。我若不见就是失了礼数。到了你口中倒像是什么龌龊的隐秘。你有没有想过,这种话若是传出去了,别人会怎么想?”

    “我”

    “不知礼数。不懂进退,不敬长辈,胡言乱语!顾家怎么会养出你这么一个女儿。”纪泽口中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比起你大姐,你真是差的太远了!”

    谁都有不能碰的痛处!

    对纪泽来说。最忌讳人提起他和小邹氏之间的亲密。而顾采蘋却最不愿别人将她和已逝的顾氏相提并论。更不用说。这些伤人的话还是出自丈夫的口中

    顾采蘋的俏脸刷的白了,又是错愕又是受伤,身子晃了一晃。然后双目一闭,竟然晕了过去。

    幸好一旁的朝霞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面色惨白双目紧闭的顾采蘋。

    很显然,顾采蘋动了胎气。

    朝霞惶惑不安的抬头:“世子爷,世子妃大概是动了胎气”

    纪泽余怒未消,却不愿顾采蘋肚子里的孩子出什么事。沉声吩咐:“先扶着她回屋子歇下,让人请大夫来瞧瞧。”

    令小邹氏遗憾的是。顾采蘋年轻底子好,虽然动了胎气,却没什么大碍。只要喝些安胎药,在床上躺上几日就好了。

    她执掌内宅,想指使人在安胎药中做些手脚不是难事。

    可这样的手段太低劣了,根本瞒不过纪泽。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有了隐秘的预感,接下来的计划还有用着顾采蘋的地方

    “启禀夫人,何妈妈刚才打发人来禀报,说是世子妃喝了药已经歇息下了。”含玉一如以往的恭敬。

    小邹氏随意的嗯了一声,看向含玉的目光闪过一丝寒意。

    含玉垂着头,没有察觉到小邹氏眼中一闪而逝的狠辣。

    “夫人忙了一个晚上,还没来得及用晚膳。奴婢这就去厨房,命人送晚饭来。”含玉殷勤地说着。

    小邹氏淡淡说道:“不用了。含玉,你过来,我有些话要问你。”

    含玉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走上前几步,安静的等着小邹氏问话。

    小邹氏心狠手辣,脾气阴晴不定,在她身边伺候的丫鬟一个比一个伶俐。含玉是其中翘楚,最是机灵,也最得小邹氏欢心。

    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小邹氏问什么。含玉心中暗暗奇怪,却什么也不敢多问,老实安分的等着。

    小邹氏终于慢悠悠的张了口:“含玉,你到我身边也有五年多了吧!”

    含玉定定神笑道:“夫人好记性,过了年就正好六年了。”

    小邹氏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一转眼,竟然快六年了。这些年,我待你如何?”

    “夫人待奴婢恩重如山。”含玉想也不想,反射性的答道:“奴婢这辈子都报答不尽,来世愿意再到夫人身边伺候。”

    小邹氏笑了起来:“你这丫头,又伶俐又知趣,今后没了你在身边,我肯定不习惯。”

    含玉笑容一顿,心里一紧:“夫人说笑了,奴婢怎么会不在夫人身边。奴婢这辈子都要在夫人身边伺候。”

    小邹氏笑着叹了口气:“这说的是什么傻话。女子年龄大了,总得嫁人生孩子,怎么可能一辈子都在我身边。”顿了顿,又说道:“你心里可有了中意的男子?”

    含玉心里扑腾乱跳,下意识的摆出了一个羞怯的样子来:“奴婢从未想过此事。”

    夫人为什么忽然会问这些?

    难道她暗中恋慕表少爷许徵的事,夫人已经察觉了么?

    不,这不可能!

    她将这桩心事隐藏的结结实实,从未告诉任何人。夫人绝不可能知晓。所以,这是在试探她么?

    含玉心念电转,非但没觉得欣喜,反而一阵莫名的慌乱。以她对小邹氏的了解,小邹氏一定是因为什么事对她起了疑心,这才会出言试探

    小邹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含玉,你真的没有中意的男子么?那我为你安排一个前程如何?”

    含玉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夫人”

    “许家的表少爷许徵,你觉得他如何?”小邹氏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未完待续。。)

    ps:漫长的八月终于过去了~我也开学上班了~为了女儿念初中,租了房子在市区住,每天来回上班比以前多花一个小时的时间。码字更新肯定比以前更辛苦,不过,每天四千字是不会少的。有时候会合并一章,有的时候上推荐,得拆成两章更新,希望大家谅解~o(n_n)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