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七章 怀疑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不知道许徵会和陈元昭说些什么,竟然这么久了还没回来。,

    许瑾瑜心不在焉的想着。

    “小姐,以前在侯府你和太太少爷同住一个院子,现在到了邹家可以独住一个院子,比以前可要宽敞清静多了。”

    初夏兴致勃勃的在许瑾瑜耳边念叨着,说了半天也没得到回应,忍不住看向许瑾瑜:“小姐,小姐!”

    一连喊了几声,许瑾瑜才恍然回过神来:“怎么了?”

    初夏有些不满的嘟哝:“小姐,奴婢刚才说了这么多,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么?”

    许瑾瑜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刚才在想些事情,没听清你在说什么。要不,你再重新说一遍?”

    初夏哭笑不得:“小姐,你就别逗奴婢了。”水灵灵的眼睛骨碌碌一转,一脸好奇的凑了过来:“你刚才是在想陈将军么?”

    许瑾瑜脸颊微热,却没有否认:“大哥每次见了他都没好脸色,他又不是个肯让人的性子,我担心他们两个到一起吵起来。”

    一个是最敬爱亲厚的兄长,一个是许了终身的男子他们两个相处不睦,动辄争锋相对,她夹在中间,实在为难。

    初夏笑着安慰道:“小姐不用担心。陈将军看着冷冰冰的,见了少爷可从未摆过架子,总是会让几分。少爷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主,遇到一起应该不会争吵的。”

    但愿如此了。

    许瑾瑜嗯了一声。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思绪挥开,开始有闲心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邹家老宅如今除了下人之外,正经的主子只有他们三个。空置的屋子多的是。每人可以独居一个院子。

    她住的这个院子不算大,窗明几净十分整洁。小巧的廊檐下摆放着几盆精致的盆栽。院子里还种了几株梨树,如今早过了梨树开花的季节,碧绿的树叶间倒是有几个小小的梨子。两株梨树间有一个秋千架。

    许瑾瑜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里,冲初夏笑道:“这儿又干净又雅致,比威宁侯府强多了,我很喜欢呢!”

    论环境。这里其实不及威宁侯府。可这里没有口蜜腹剑整日算计人的小邹氏,没有表里不一阴险深沉的纪泽,没有脾气急躁不讨人喜欢的纪妤。也没有斤斤计较最易迁怒于他人的顾采蘋

    许瑾瑜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畅快。深深呼吸,连空气都格外的清新可人。

    初夏由衷的笑道:“小姐,奴婢已经很久没见你笑的这么愉快了。”

    在威宁侯府的时候,许瑾瑜总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笑着也带着几分不自觉的警惕和小心。虽然只有十四岁。却透露出不合年龄的成熟,甚至偶尔会让人有饱经沧桑的错觉。

    此刻的许瑾瑜,眉眼舒展,笑颜如花。

    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姐,似乎又回来了。

    许瑾瑜抿唇一笑,拎起裙摆,坐上了秋千:“初夏,来替我打秋千。”

    初夏笑眯眯的应了。走上前来,轻轻推起了秋千。秋千飘飘悠悠的飞上了半空。裙摆发丝随着一起飞扬,许瑾瑜惬意的半眯起双眸。

    许徵进来的时候,见到的正是许瑾瑜欢快的坐着秋千的一幕。

    清脆悦耳的笑声传进耳中,许徵纵还有满腹心事,也忍不住随之笑了起来:“这么大的人了,还喜欢坐秋千。”

    临安城的许宅里,也有这样一个秋千。那是许徵亲手为许瑾瑜做的,小的时候,许瑾瑜最喜欢坐秋千,推秋千的那个人当然是许徵。

    许瑾瑜俏皮的扬声道:“大哥,来替我推秋千。”

    许徵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好好,我这就来。前世我一定是欠了你的,今生做了你大哥来还债。”

    许瑾瑜和初夏一起被逗乐了。

    许徵走上前,接替了初夏,为许瑾瑜推起了秋千。他的力道比初夏大多了,不过,他并没有过分用力,耐心的维持着不轻不重的力道。

    陈元昭的事,许瑾瑜没问,许徵似乎也忘了说。

    “大哥,你记不记得以前为我做过的那个秋千?”许瑾瑜人在秋千上,声音也跟着飘飘悠悠的。

    许徵笑道:“怎么不记得。当时你闹着要秋千,我花了几天的时间,亲手为你做了一个。可惜过了几年,现在已经又破又旧了。”

    “怎么会。在我心里,那个秋千永远是世上最好的。”许瑾瑜转头对许徵一笑,微微皱着鼻子,模样俏皮慧黠又可爱:“那是你亲手给我做的秋千,再好的也比不过那一个。”

    许徵心里一暖,鼻子又微微泛酸。

    许瑾瑜还是那样的敏锐细心。分明是察觉到他的心情不太好,所以说了这些哄他开心。

    这种酸涩难过的心情,大概世上所有做兄长的都体会过。

    捧在手心娇宠着的妹妹,忽然长大了,那份美丽也引来了觊觎的臭男人只要一想到妹妹出嫁之后就属于那个臭男人了,他就满心的不是滋味。之前故意百般刁难陈元昭,也不过是稍稍出心头一口恶气罢了。

    其实,他何尝看不出陈元昭的心意?又何尝察觉不到许瑾瑜对陈元昭的心意?

    许徵心里暗暗叹口气,手中不再用力,待秋千慢悠悠的停下来,才说道:“我之前特意支开你,是想单独问一问陈元昭的心意。”

    许瑾瑜似是猜到了许徵要说什么,白玉一般的俏脸浮起了薄薄的红晕,抿着唇角没好意思吭声。

    “他生性高傲,不喜说话。今天却耐着性子。任由我刁难质疑,足可见他是真心喜欢你的。”许徵有些困难的吐出这番话:“从今日起,我这一关算他过了。以后我不会再为难他了。”

    “大哥”

    许瑾瑜喊了一声。忽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许徵眼中满是不舍,口中却轻快的笑道:“当然了,他想安然娶你回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安国公不同意这门亲事,安国公夫人求了皇后娘娘为你们赐婚。这些事也够他忙的了。而且,长幼有序,我还没成亲,总不能早早将你嫁出去。让他等上两年再说。”

    许瑾瑜红着脸嗯了一声。心里泛起喜悦。

    这一天,许家兄妹心情各异,总体来说都很不错。搬出了威宁侯府。就像跳出了龙潭虎穴一般,心里别提多轻松了。

    对小邹氏和纪泽来说,这一天却异常的难熬。

    纪泽在书房里整整待了一天,没出书房半步。谁也不肯见。

    临近傍晚。顾采蘋又鼓起勇气去了书房一回,照例吃了闭门羹,红着眼眶哭哭啼啼的走了。

    顾采蘋走了没多久,小邹氏又来了。

    守着书房的侍卫们俱都苦着脸:“夫人,世子谁也不见。刚才世子妃来过了,世子发了很大的脾气,隔着门怒骂了几句,把世子妃都骂哭了夫人还是别进去的好。”

    不止是顾采蘋被吓到。就连侍卫们也都被震住了。

    纪泽极有城府,平日笑脸待人。就算心里不快,也极少显露出来。像今日这般大发雷霆的,几乎从未有过。

    这也让侍卫们心里愈发疑惑。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惹得世子如此愤怒?

    小邹氏面无表情,右手悄然紧握,指甲恰入掌心,一阵阵刺痛:“你们暂且退下,我自去敲门。”

    “可是”

    “连我的话也敢不听了么?滚!”小邹氏陡然变了脸色,怒叱一声。

    那几个侍卫一脸晦气,悻悻的退下了。

    小邹氏转身吩咐:“你们几个在这儿守着,含玉,你随我来。”

    含玉低声应了,默默地跟在小邹氏身后到了门边。敲门这种事当然不能由小邹氏动手,含玉硬着头皮敲了门:“世子爷,夫人特意来探望你了”

    “滚!”

    门内传出一声怒喝,声音里蕴满了怒气。

    含玉吓的全身打了个寒颤,求救的回头看了小邹氏一眼。盛怒中的纪泽太可怕了!

    没用的东西!小邹氏瞪了含玉一眼,略有些不耐的说道:“行了,你先退下。”

    含玉如获圣旨,暗暗松口气,忙退到了一旁。

    小邹氏定定神,走到门边,放柔了声音说道:“世子,你已经一天都没出屋子了,这一天米粒都未进过。不管怎样,也不该这么折腾自己的身子”

    纪泽这次总算没那么暴怒了,声音冷冷的:“我怎么折腾是我自己的事,不劳母亲费心。”

    母亲两个字,此时听来异常刺耳。

    小邹氏用力的咬了咬嘴唇,声音愈发温柔:“你先开门,我有件重要的事告诉你。今天大姐已经带着许徵兄妹搬出了侯府”

    什么?

    许徵竟然已经搬走了?!

    门内的纪泽先是一惊,旋即勃然大怒,忍着疼痛迅疾开了门,阴沉着俊脸怒道:“没经过我的同意,你怎么就把许徵放走了?”

    含玉心里一个咯噔,忙垂下头,耳朵却竖长了。

    小邹氏不无委屈的辩驳:“他们母子坚持要走,我总不能硬拦着不让离开。再说了,你今天又一直都没露面,我哪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纪泽想到许徵,心里压抑的怒意全数涌了上来。一张俊脸几乎扭曲了:“当时,你就该先拦下,再让人来给我送信。”

    怎么可以让许徵就这么走了!

    他受了这等奇耻大辱,就算不能杀了许徵泄愤,也总能想出别的法子来许徵这一走,以后想找许徵可就麻烦多了。

    小邹氏没有辩解。

    此时侍卫和下人们都退到了书房外,唯有含玉在一旁。在知道内情的含玉面前,小邹氏也没了顾忌,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纪泽。目光奇异而复杂。

    纪泽此时终于察觉到了小邹氏的异样,俊眉紧紧的皱了起来,语气中满是不快:“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倒是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

    小邹氏低声道:“让我进去再说。”

    纪泽面色又是一变,压低了声音道:“你这是疯了吗?天还没黑,外面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怎么可以到我的屋子里来。”

    “我是要疯了!”小邹氏的声音颤抖不已,眼中闪出近乎疯狂的不顾一切:“你若是再不见我,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纪泽抿紧薄唇,和小邹氏僵持了片刻,终于还是敌不过小邹氏的坚持,无奈的让了开来。

    小邹氏进了屋子之后,目光紧紧的盯着纪泽。

    纪泽休息了一天,疲软酸痛的身体已经缓解了不少,步伐放的慢一些,倒也没太大异样。可落在小邹氏的眼中,那迟疑的步伐触目惊心。

    小邹氏喃喃的喊了声“玉堂”,眼泪已经哗地涌了出来,剩下的话难以为继,泣不成声。

    纪泽见小邹氏泪如雨下,便知道精明的小邹氏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一阵难以启齿的屈辱狼狈涌上心头,在小邹氏的泪水里化为无法言喻的羞恼和愤怒:“别哭了!”

    小邹氏用袖子胡乱擦了眼泪,咬牙切齿的问道:“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已经都安排好了吗?为什么”

    许徵安然无恙,“有事”的反而是纪泽?

    纪泽一脸阴霾,阴沉的说道:“肯定是许徵预先知道了我的算计,所以有了提防,甚至反过来算计我。”

    此事知情的人只有他和小邹氏两人。他绝没有走漏过半点风声,那么许徵又是从何得知此事的?

    很显然,一定是小邹氏有意无意的露过口风。

    看到纪泽怀疑的眼神,小邹氏又急又委屈:“玉堂,你该不是在怀疑我吧!我对你的心意,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我怎么可能将这么要紧的事透露出去”

    “不是你,难道会是我?”纪泽冷冷的反问,眼中闪着冷厉不善的光芒。

    那阴冷的目光,宛如一盆冷水浇下来。

    小邹氏心里一颤,从头到脚都凉的彻底。

    (未完待续。。)

    ps:每一个女生都会希望有这样一个兄长,体贴呵护,全心全意的心疼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站在身后为自己撑腰~许徵就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兄长~

    推荐朋友西木子的书,书名君妻,简介:重生白富美与草根皇帝的悠哉爱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