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六章 过关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正午时分,终于到了邹家老宅。

    赵管家早已得了消息,领着邹家所有下人在门口相迎。一边命人搬行李,一边忍不住悄悄打量骑着骏马的一行人。

    一个个身材高大年轻力壮目光炯炯,一看就知道身手不凡。显然不是普通的家丁护院。

    领头的青年男子冷冽英俊气势逼人,宛如出鞘的宝刀,散发出夺人的光芒。一言不发,却令人无法忽视。

    这个男子是谁?

    为什么会特意送许家母子过来?

    赵管家曾经在几年前见过威宁侯世子,自然清楚眼前这个英俊出色的男子绝不是纪泽。偌大的京城,又能谁能和纪泽相比毫不逊色?

    赵管家心里暗暗思忖着,却听邹氏含笑介绍道:“赵管家,这是安国公府的二公子,也是神卫军的统领,你称呼一声陈将军就是了。”

    竟然是赫赫有名的陈元昭!

    赵管家一惊,忙上前行礼:“奴才见过陈将军!”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赵管家免礼。”

    这位赵管家年龄未免也太大了一些,还有邹家的下人,老的老小的小,年轻力壮看着伶俐的几乎没几个。以后还是多派些暗卫盯着邹家才好.....或者直接化暗为明,秦王和纪泽也也会多些顾忌。

    陈元昭心中闪过一连串的念头。

    下人们很快将行礼搬进了屋里安置。

    赵管家殷勤的笑着引着众人进了邹家大门:“大小姐领着徵少爷瑾小姐一路奔波,现在一定又饿又累了。奴才已经让厨房准备好了午饭。”

    邹氏笑道:“赵管家果然想的周到,我确实饿了。”说着,含笑看向陈元昭:“陈将军一路送了我们回来,不如留下吃了午饭再走吧!”

    此言正合陈元昭心意。

    陈元昭干脆利落的点头应下了,半点推辞客气的意思都没有。

    许徵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想出言讥讽,眼角余光瞄到了许瑾瑜羞涩中带着欢喜的脸庞......许徵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娘说的没错。就算他不喜欢陈元昭,看在妹妹的面上也该收敛几分。免得妹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

    进了邹家之后,一直笼罩在心头的巨大阴影,因为远离威宁侯府的缘故散去了大半。许瑾瑜陡然轻松了起来。

    她成功逃过了小邹氏的算计。许徵也安然无恙。纵然未来还有许多茫然不可知的危险,也无需畏惧。

    身侧高大挺拔的身影,宛如一棵巨树遮挡住风雨,令人安心。

    碍着邹氏和许徵。两人一直没机会说话。

    许瑾瑜悄悄的瞄了陈元昭一眼,陈元昭似心有灵犀一般,也在此时看了过来。两人四目相触,很快又各自移开,心中各自泛起淡淡的甜意。

    邹氏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心里既有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又不免生出女大不中留的感慨。

    当然了,不管如何,邹氏对陈元昭这个准女婿还是颇为满意的。

    “陈将军,赵管家没料到你会来,只准备了一桌菜肴。你若是不介意,不如就和我们一起吃饭如何?”邹氏态度亲切温和。

    当然不介意!半点都不介意!

    陈元昭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几个人围着饭桌坐下。陈元昭不偏不巧的坐了许瑾瑜的对面。桌上的饭菜颇为丰盛,不过,陈元昭的心思根本就没在上面,压根没尝出什么味道来。

    这种一抬头就能看到她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也不知道收敛些。就这么旁若无人的看着他,没见许徵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么?许瑾瑜同样的心思浮动食不知味。胡乱吃了些就搁了筷子。

    许徵忽的说道:“妹妹,你若是吃饱了,就先回屋安置。我有些事要问问陈将军。”

    许瑾瑜先是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微红了俏脸,应了一声便退下了。

    谈论婚嫁之事的时候,她这个主角确实不宜在场......

    陈元昭显然也会意了过来,心中闪过一丝喜意。这个难缠的大舅兄总算是开窍了。

    很快,陈元昭就知道自己想的太美好了。

    ......

    吃完了午饭。许徵低声说了句什么,邹氏点点头也离开了。饭厅里只剩下许徵和陈元昭两人。

    许徵站起身,抱拳作揖:“此次的事,多谢陈将军援手之恩。如果没有陈将军特意命人送来的迷药。我也无法轻易脱身。”

    陈元昭有些意外,立刻应道:“不过是举手之劳,徵表弟不必客气。”

    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哪里还要计较这一点点小事。

    “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却是没齿难忘的恩情。”许徵正色说道:“不管如何,我都承了你的人情。以后若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只管张口,我绝不会推辞。”

    陈元昭心里一动,下意识的问了句:“真的什么事都能张口吗?”

    许徵心平气和的应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可以。不过,事关瑾娘的除外。”

    陈元昭:“......”

    他该料到!许徵这一关岂是那么好过的?

    许徵无视陈元昭一瞬间扭曲的神色,神色淡然的张口说道:“该谢的我已经谢过了,下面我有几件小事想问一问陈将军。”

    陈元昭顿时有了不妙的预感。

    果然,就听许徵问道:“敢问陈将军,是从何时生出了派人到威宁侯府来的心思?周勇和芸香平日每隔几日就传回消息一次?这些消息是不是都和瑾娘有关?”

    陈元昭:“......”

    语气不算咄咄逼人,却一个比一个刁钻!

    饶是陈元昭再冷凝再淡定,面对着许徵咄咄逼人的追问也有些窘迫之感,咳嗽一声应道:“徵表弟误会了。我命人暗中潜入威宁侯府,是为了暗中保护你们,并没有窥探你们隐秘的意思。”

    就算是有,此时也万万不能承认!

    许徵淡淡说道:“如果没有窥探的意思,那就请陈将军从即日起让他们都回去吧!”

    “不行!”陈元昭皱起了眉头,想也不想的反驳:“你们虽然搬出了威宁侯府,却要提防纪泽他们暗中有什么举动。周勇身份没有曝露。就继续留在威宁侯府打探消息。至于芸香,就让她留在许瑾瑜身边,万一发生什么事,至少能保许瑾瑜平安无事。”

    没等许徵说什么。陈元昭又沉声说道:“徵表弟,纪泽若是想对付你们,手段多的令人防不胜防。你虽有这份心,却无力护着家人平安。这对我来说,却不算难事。难道你要为了一点自尊。就将我的好意拒之千里吗?到底是家人平安重要,还是你的自尊更重要?”

    许徵哑然,面色有些难看。

    这些话虽然刺耳,却句句说中了他的痛处。

    有心无力......正是世上最令人无奈又痛苦的事情!

    如果不是陈元昭施以援手,或许此次他根本躲不过这一劫。这样无能的自己,又谈何能力保护许瑾瑜?

    看着许徵难堪又痛苦的神情,陈元昭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太直接了。十几岁的少年郎都是骄傲又自负的,他刚才无异是毫不客气的羞辱了许徵......

    陈元昭咳嗽一声,不怎么自然的放软了语气:“我刚才说那些,不是有意要折辱你。只是说清一个事实罢了。”

    ......这也算安慰吗?

    还不如不说!

    许徵的俊脸都快黑了,心里腾腾的直冒火气,没好气的说道:“行了,你什么都别说了。芸香留下就是了。周勇还在侯府,让他把收集来的消息也送一份给我们。这样我们也能随时知道侯府里的动静,以便及时做出应对。”

    这样就可爱多了!

    陈元昭的眉头舒展开来,点了点头:“好,我会吩咐下去,每日都让人送消息过来。”

    许徵沉默了片刻,忽的抬起头。注视着陈元昭问道:“你是真的喜欢瑾娘吗?”

    许徵神色郑重,陈元昭自然更无玩笑之心,正色答道:“是。”

    “为什么?”许徵眼中的警惕未退,继续追问:“你是不是看中了瑾娘的美色?”

    陈元昭挑了挑眉:“问这样的问题。你不觉得可笑吗?许瑾瑜确实生的很美,却也算不上倾国倾城。京城闺秀也有才貌不输给她的。我若是看重美色,娶一个门第相当的美人并不是难事。又何必非她不可!”

    这话说的并不算顺耳,许徵的脸色却好看了不少。

    如果陈元昭不是真的在意许瑾瑜,也不会因为这样的问题动怒了。

    陈元昭从来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表白自己的心意,不过。这一回不得不例外。许徵是许瑾瑜嫡亲的兄长,他想娶许瑾瑜,就得过许徵这一关。

    许徵并不在意未来的妹婿什么家世什么身份,真正在意的是他对许瑾瑜的心意。从这一点来说,许徵确实是全心的在意许瑾瑜这个妹妹。

    “我年过二十,一直没有成亲。是因为没有遇到令我心动的女子,所以我宁愿孤身一人。”陈元昭面无表情,明明是深情动人的话,从他口中说来却是干巴巴的:“我中意她,以后娶了回去,自然会好好待她,绝不会辜负了她。”

    许徵听了这些话,并未动容:“你现在说的倒是好听。若是将来你负了她,或是她在安国公府受了欺负,以我们许家的门第,我想登门为她撑腰,只怕也是有心无力。”

    陈元昭不快的拧起眉头:“我既是要娶她,当然会护着她不受人欺负。”不等许徵说话,又冷然说道:“你该不是要我发誓吧!我从不相信誓言!”

    能做到的事,无需赌咒发誓。

    若是做不到,发了誓又有何用?

    许徵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陈元昭。

    陈元昭眼底分明是不快又不耐的,却强自按捺着应对。如果不是在意许瑾瑜,堂堂神卫军统领又何苦巴巴的跑来受这份闲气?

    ......

    过了许久,许徵才打破沉默:“此事你和父母提过了?他们不嫌弃许家的门第低微吗?”

    这么问,看来许徵已经默许这门亲事了吧!

    陈元昭暗暗松口气,心里所有的不快恼怒尽数散去:“此事我自有解决的办法,不用担心。”

    许徵挑眉:“也就是说,你的家人确实不同意这门亲事了?”

    ......兄妹两个一样的聪慧敏锐难缠!

    陈元昭心知瞒不过去,索性坦然承认了:“母亲是赞成的,父亲却一直不肯点头。不过,母亲已经求了皇后娘娘,日后凤旨赐婚,风风光光的迎娶许瑾瑜过门。”

    果然是打着求旨赐婚的主意。

    许徵忽的笑了一笑:“我早料到你会有这一步。当日还和瑾娘说过,如果皇后娘娘召你入宫,就说她已经有了婚约在身。皇后娘娘总不能硬拆散原来的姻缘赐婚。现在看来,这一招是用不上了。”

    陈元昭:“......”

    陈元青说的没错,开罪了未来的大舅兄,滋味果然不好受。一个不小心,媳妇差点就变成人家的了......

    许徵又收敛了笑容,肃然道:“陈元昭,我承认,我到现在还是看不惯你。如果按着我的心意,我绝不希望瑾娘嫁给你这样的男人。可瑾娘向我坦诚过心意,我再不情愿也没办法,只好认了这门亲事。希望你记住今天说过的话,以后一定要好好待瑾娘,否则,我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也绝不会放过你!”

    最后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毫不客气!

    终于过了许徵这一关!

    陈元昭精神一振,不假思索的应道:“你放心,我陈元昭说话算话。”

    许徵嗯了一声,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间有些迟疑。

    陈元昭疑惑的看了许徵一眼:“你还有什么事要问吗?”

    许徵踌躇片刻,终于张口问道:“京城一直有传言,说你一直不近女色不肯成亲是因为身患隐疾,这事不是真的吧!”

    陈元昭:“......”(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