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五章 后续(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辞别?

    小邹氏又是一惊,强自挤出的笑容陡然消失无踪:“大姐怎么会忽然说这些?”

    “这几个月来,我领着徵儿和瑾娘住在侯府,一直麻烦妹妹照顾,心里实在过意不去。”邹氏早就准备好了说辞,一脸感激的说道:“眼下徵儿考中了解元,也算有了些成就。总不好一直打扰妹妹。所以,我打算今天就带着他们兄妹搬出侯府......”

    小邹氏自然不肯轻易放邹氏等人走,打断邹氏:“大姐,你说这话可太见外了。我们是嫡亲的姐妹,这么多年我在京城,你在临安,姐妹两个几乎没什么来往,我心里一直觉得遗憾。如今你和徵儿瑾娘住在府里,我们姐妹两个日日相见,我这心里实在高兴。别说什么打扰之类的话,只管安心住下。”

    邹氏握住小邹氏的手,一脸恳切:“妹妹,我也说句掏心窝的话。我们毕竟是许家人,借住一时不妨,长住在侯府实在不妥。再说了,现在世子续了弦,世子妃还有身孕,妹妹操持着府里的琐事已经够累了,再分神照顾我们母子,我这心里委实过意不去。所以,我是一定要搬走的。”

    “姨母,我们从昨日起就开始收拾行李了。”许瑾瑜笑着接过话茬:“现在一切收拾妥当,特意过来和你道别。以后我们住在邹家老宅,离侯府不算远。姨母若是惦记我们了,打发人送个口信来,我们随时过来探望姨母就是了。”

    许徵也道:“是啊,以后我们一定常来看望姨母。”

    小邹氏纵然舌灿莲花,此时也哑然无语了。

    许家母子下定了决心要走,连行李都收拾好了......她拿什么理由硬留着不让他们离开?

    小邹氏面色阴晴不定,脑海中飞速的思索着:“你们就是要走,也不必急在今天。今日世子宿醉不适,不便为你们送行......”

    “不用劳烦世子送行了。”许徵笑道:“我们只是从侯府搬到邹家老宅罢了,同在京城。相隔也不算很远。”

    邹氏也笑道:“既是决定要搬走,也不必再拖延了。就在今日搬出府。”

    没弄清真相前,小邹氏岂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皮笑肉不笑来了一句:“你们这么急着走。莫非是有什么特殊的理由?”

    小邹氏骤然变脸,令邹氏心里一沉,一时不知该怎么应对。

    许瑾瑜看向小邹氏:“姨母说这话倒是奇怪了。我们要搬走的理由,已经一一说了。姨母一直拦着我们不让走,又是何道理?我们前来投奔姨母。只是来暂时寄住。难不成来得走不得?”

    如果说小邹氏说话有些尖刻,许瑾瑜这几句话无疑是诛心了。

    饶是小邹氏城府极深,也变了脸,冷冷说道:“瑾娘,你说这话是何意?”

    许瑾瑜淡淡一笑:“我不过是随口说笑罢了,姨母何必动怒。既然姨母没有硬留我们的意思,我们现在就向姨母辞别了。”

    小邹氏被噎的面色难看之极。

    想强留下他们母子三人也不算难事,只要一声令下,府里这么多侍卫拦住他们就行了。这么一来,也就彻底撕破了脸。闹腾开来。对侯府的名声有损......

    可让她就这么眼睁睁的放他们离开,又实在咽不下这口闷气。

    精心谋划了这么久的计划,难道就这么付诸流水?

    邹氏也回过神来,见小邹氏目露凶光,心里暗暗一惊。

    徵儿和瑾娘之前说的没错,今天若是走不了,日后更别想逃开这个龙潭虎穴了。

    “妹妹,”邹氏挤出笑容:“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我们,所以一时语气重了些。妹妹的恩情,我们母子三人一定铭记于心。日后自会报答妹妹。只要妹妹有所求,我们能帮忙的绝不会推辞。”

    有了邹氏打圆场,原本针锋相对的冷凝气氛为之一缓。

    小邹氏心念电闪,终于下了决心。

    许徵母子想走就让他们走好了。他们无权无势。在京城唯一能依靠的只有威宁侯府,根本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就算回了邹家老宅又能怎么样?

    这么一想,小邹氏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你们既是坚持要走,我也不多挽留了。以后住在老宅里,可别生分了。”

    邹氏暗暗松口气,忙笑着应了。

    ......

    好说歹说。小邹氏终于点了头。不仅是邹氏松了口气,就是许瑾瑜和许徵心里也踏实多了。

    行李都收拾妥当了,十几个丫鬟小厮婆子来来回回的忙活,不到一个时辰就将行李都搬上了马车。

    听闻许家母子要走,纪妤和顾采蘋也出来送行。

    “瑾表姐,你们之前一声不吭的,怎么忽然就要走?”纪妤一脸的不高兴。

    虽然她一直不太喜欢许瑾瑜,可相处了几个月,到底也有些感情。而且,许瑾瑜一走,府里就更冷清了。

    即将离开威宁侯府的事实,令许瑾瑜的心情好了起来,笑着哄了纪妤几句:“你以后若是想我了,就打发人送个信给我,我一定来看你。”

    纪妤撇撇嘴:“谁会想你,你就别往脸上贴金了。”

    许瑾瑜懒得和纪妤计较口舌,笑了一笑,又和顾采蘋道别。

    “住的好好的,怎么忽然就走了。”顾采蘋的眼睛红红的,显然刚哭了一场,想遮也遮不住:“以后可得常来走动。”

    “那是一定的。”许瑾瑜含笑应着,明知故问:“表嫂,你怎么哭了?”

    顾采蘋掩饰的笑了一笑:“今日早上在院子里转了转,眼中不小心吹进了尘土,揉了一会儿眼就红了。”

    事实是,她被纪泽无情的拒之门外,既丢了颜面又伤心,回屋哭了许久。

    许瑾瑜也没追根问底,笑着说道:“你是双身子的人,以后言行举止可要小心些。”

    顾采蘋打起精神应了,正要说什么,忽的咦了一声。

    许瑾瑜也听到了疾驰而来的马蹄声。下意识的转身看了过去。

    .......

    一列骏马疾驰而来,领先的是一匹乌黑发亮四蹄踏雪的骏马。骏马上坐着一身玄衣的青年男子。身材高大,神情冷凝,英俊逼人。

    隔着一段距离。许瑾瑜依然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陈元昭!

    许瑾瑜的心怦怦一跳,脸颊莫名的发热,下意识的垂下了眼。

    许徵却皱了皱眉头。陈元昭怎么会忽然来了?

    说来话长,其实短短片刻功夫,陈元昭一行人就到了门口。身后的侍卫们利落的下了马。机警的守在一旁。

    陈元昭走上前,目光迅速的掠过许瑾瑜,然后简短的和邹氏姐妹打了招呼。

    小邹氏对陈元昭的忽然出现暗暗疑惑不已,打起精神笑道:“世子昨夜宿醉未醒,还在浅云居里休息,今日只怕是不能招呼将军了。”

    陈元昭眸光一闪,似笑非笑的应道:“既是如此,我就改日再来拜访。”顿了顿,又明知故问:“门口停着几辆马车,侯府里的女眷又都在门口。不知是要给谁送行?”

    小邹氏勉强笑道:“大姐要领着徵儿和瑾娘回邹家老宅。可惜世子不能相送......”

    陈元昭很自然的接过话茬:“这倒无妨,我正好有空,顺便送他们一程。”

    小邹氏:“......”

    众人:“.......”

    陈元昭看向邹氏,神情没什么变化,语气倒是温和了不少:“时候不早了,许太太领着徵表弟瑾表妹上马车吧!我送你们到邹家老宅去。”

    邹氏楞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想到陈元昭为了许瑾瑜才特意来献殷勤,索性也不推辞了:“那就劳烦陈将军了。”

    邹氏已经答应下来,许徵也不便说什么,冲陈元昭点了点头,便转头对许瑾瑜说道:“妹妹。你和娘先上马车。”

    许瑾瑜嗯了一声,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经过陈元昭的身边时,正好一阵风吹过来,吹拂起披散在胸前的长发。有一缕秀发从陈元昭的鼻间掠过。

    许瑾瑜有些尴尬,迅速的瞄了陈元昭一眼。

    陈元昭神色自若,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心里却一阵荡漾。她的长发光滑柔软,透出淡淡的幽香。那一刻,他几乎要伸出手握住那一缕青丝......

    幸好及时忍住了。

    许徵一直盯着他。他还是别“轻举妄动”的好。

    ......

    许瑾瑜和邹氏先上了马车,然后是许徵。

    其余的丫鬟小厮婆子分别坐了后面几辆马车。

    陈元昭吩咐一声,十几个侍卫立刻分成了两拨,一拨在前面开路,另外一半侍卫则尾随在马车后。

    陈元昭骑着骏马,不疾不徐的跟在马车旁。

    不知道的人见了,十有八九会认定这是安国公府的女眷。

    小邹氏目送马车远去,脸上强撑着的笑意渐渐淡了下来,心中咬牙暗恨。

    怪不得许家母子急着离开威宁侯府,原来果然暗中攀上了安国公府这棵大树......陈元昭毫不避讳的亲自送许家母子,显然是很中意许瑾瑜那个贱丫头。

    若是许瑾瑜真的嫁给了陈元昭,将来对许徵动手,不免又多了一层顾忌......

    纪妤半是羡慕半是嫉妒,语气中满是酸意:“陈二表哥哪里是来找大哥,简直就是特意来送瑾表姐的。难不成,他是真的中意瑾表姐么?”

    顾采蘋的语气里也不无羡慕:“这么明显的事还用问么?如果不是中意瑾表妹,陈将军素来冷淡的性子,又怎么会这般热心的送他们去邹家老宅。”

    纪妤撇撇嘴道:“陈家这样的门第,怎么可能同意陈二表哥娶瑾表姐过门!”

    “这可不好说。”顾采蘋不自觉的偏帮着许瑾瑜说话:“虽说门第相差了不少,不过,世事无绝对。说不定这门亲事真的能成......”

    小邹氏憋了一肚子火气,再听她们两个嘀嘀咕咕的,心里愈发恼火,狠狠地瞪了过来:“亲事成不成都是人家的事,和你们两个有什么关系。都别多嘴,老实回府里待着去!”

    纪妤早被骂惯了,也没放在心上,扁扁嘴就进了府。

    顾采蘋到底是新过门的儿媳,平日之间小邹氏冷冷淡淡或皮笑肉不笑,何曾见过小邹氏翻脸不客气的骂人,顿时又红了眼眶。

    小邹氏心情极差,哪里还顾得上理会顾采蘋的心情,看都没看她一眼,冷着脸便进了府。

    丫鬟婆子也随着小邹氏进去了,门口只剩下顾采蘋和朝霞主仆两个。

    顾采蘋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心里别提多委屈了:“世子给我没脸,婆婆也丝毫不顾及我这个儿媳的颜面......”

    说着,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

    朝霞一惊,忙低声哄道:“小姐,这里是大门口,可不能在这里哭鼻子抹眼泪。若是被那些多嘴饶舌的下人们看见了,指不定会说什么刻薄话呢!你就算不顾及别的,也得顾着肚子里的孩子。可别伤着了孩子。”

    提起孩子,顾采蘋的情绪总算平静了一些,用帕子擦了眼泪。

    朝霞松了口气,忙上前一步,搀扶着顾采蘋进了府。

    ......

    许家母子三人坐在马车里,各怀心思,一时无人说话。

    马车里静悄悄的,只听到木制的车轮发出咯吱的声响,还有嘚嘚马蹄声......马蹄声不疾不徐,一直萦绕在耳边。

    许徵终于忍不住了,轻哼一声,不满地说道:“他怎么知道我们今天要走。”还巴巴的跑来送行!

    许瑾瑜小声提醒:“昨天我就让人收拾行李了,这些动静肯定瞒不过芸香。”

    这么重要的事,芸香自然会送信给陈元昭。陈元昭知道他们今天要走也是情理中的事。

    只不过,她也没想到,陈元昭会亲自来护送他们。

    “陈将军也是一片好意。”邹氏嗔怪的看了许徵一眼:“你也别总是绷着一张脸。不然,瑾娘夹在中间多为难。”

    许徵闻言看了许瑾瑜一眼,然后不怎么情愿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PS:  终于搬出威宁侯府了~不过,后面还会有很多对手戏~重要的精彩情节快要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