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三章 霹雳(三)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徵,你现在是我的人了......”

    秦王还没睁开眼,便低声调笑了起来,声音中带着如愿以偿的志得意满。从今天起,许徵就是他的人,可以长伴在他身边了。

    昨天夜里的欢~爱,太缠绵太疯狂了。许徵的滋味,比他想象中的更美妙。

    掐在他脖子上的手奇怪的颤了一颤,然后松开了。

    生米煮成熟饭!这个道理果然对男女都是一样通用。秦王心情舒畅之极,懒懒的睁开眼。然后,“许徵”两个字猛地卡在了喉咙里。

    秦王像是见了鬼一样,双目圆睁脱口而出:“怎么是你?!”

    俊秀斯文的许徵怎么不见了?!

    为什么光~裸着身子躺在他身侧的男子是纪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乱不堪的被褥,满地破碎的衣物,激烈欢~爱后留下的痕迹,还有纪泽愤怒阴沉的俊脸,一切都昭示着昨夜曾经发生过什么。

    秦王一脸震惊错愕,满眼都是不敢置信,素来精明深沉的头脑此时乱成了一团浆糊。

    纪泽可比不得别人。他们两个年龄相近,又是嫡亲的表兄弟,自小一起长大,亲若兄弟颇为亲厚,平日来往也十分密切。虽然他嗜好男风,却也从未肖想到纪泽的身上......

    可现在,怎么偏偏就在酒醉后睡了纪泽?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

    无言的尴尬和沉默迅速蔓延。

    秦王就算脸皮再厚,此时也无颜面对纪泽。他迅速的看了身无寸缕的纪泽一眼,然后用更快的速度移开了目光,干巴巴的挤出一句:“你......先穿了衣服再说。”

    生平从未经历过的奇耻大辱,令一向精明有城府的纪泽失去了平日的冷静,尖锐的冷笑一声:“你看这地上的衣服,还有哪件是能穿的。”

    秦王:“......”

    昨夜喝了加了药的酒,“兴致”一起,哪里还顾得上脱衣服,当然是随手就扯碎了。

    满地破碎狼藉的衣物。一件件都在提醒秦王昨天夜里做过什么。秦王既无法解释,又不知该怎么安抚纪泽,索性闭上嘴什么也不说了。

    纪泽到底没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见秦王如此尴尬难堪。硬是将到了嘴边的难听刺耳的话咽了回去。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愤怒也无济于事。堂堂男人,总不能像个失了贞节的姑娘家一般哭闹不休......

    纪泽深呼吸一口气,起身下床。

    全身像被巨石碾压过一般酸软无力,下身某处更是疼痛难忍,稍微动一动便疼的钻心。

    纪泽竭力压抑。依然忍不住闷哼了几声。双脚落地时,一个没站稳,踉跄着差点摔倒。幸好有一只手及时的抓住他的胳膊,为他稳住了身形。

    “小心!”秦王完全是出于下意识的反应,抓住了纪泽的胳膊。

    纪泽显然没有领情的心思,面无表情的看了秦王一眼。

    秦王讪讪的松了手。

    同样欢爱了一夜,秦王也是腰腿酸软。不过,更多的是欲~望发泄后的餍足舒适。相较之下,纪泽只能用“惨烈”两个字来形容了。

    纪泽用尽了全身的自制力和力气,走到衣柜边。打开柜门,找出干净衣服,忍着疼痛背对着秦王穿上了衣服。

    穿衣过程中种种痛苦折磨,实在不足为人道也。

    ......

    有了衣服遮体,纪泽的理智也稍稍回笼。

    昨天晚上,明明是他为秦王和许徵倒了加了药的酒。秦王一口将酒喝下了,许徵将酒放在嘴边,却迟迟没喝下。再然后,就是一片昏暗没了记忆。

    一夜混乱又羞辱的片段纷纷涌上脑海。

    纪泽的唇角抿的更紧了,眼中闪过滔天的怒焰。

    这一切。肯定是许徵捣的鬼!不知许徵用什么样的手段迷倒了他和秦王,将药酒灌进了他的肚子里,又将他和秦王扶到了卧室的床上......

    好一个许徵!

    不杀了他,难消心头这口恶气!

    纪泽眼中闪过狠戾的寒意。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身后响起秦王迟疑又尴尬的声音:“玉堂,我们两个身形相仿,你找一件干净的衣服给我。”

    ......昨天夜里秦王太过激动亢奋,不仅将纪泽身上的衣物撕碎了,连自己身上的衣物也撕扯的不成样子。根本不能再穿了。

    纪泽没吭声,迅速找了件崭新的衣服。转身走了几步便停下了,俊脸闪过痛苦之色,神情僵硬又扭曲。

    秦王“经验丰富”,自然清楚初哥被破身之后会是如何的痛楚。更不用说他昨晚喝了“助兴”的药酒,远比平日更亢奋激烈。如果不是纪泽年轻底子好,今天一天都别想下床走动。

    现在纪泽强撑着走来走去,那滋味绝不是好受的......

    秦王略一犹豫,厚着脸皮也下了床,从纪泽的手里接过了衣服。

    这么一来,纪泽不可避免的看到了秦王光溜的身体,尤其是下身晃悠的某处......于是,纪泽的神情更僵硬了。

    这种情况下,纵然满心愧疚,也实在不知说什么好。

    秦王用生平最快的速度穿了衣服。然后迟疑着问道:“是不是叫人进来把卧室收拾干净......”

    “不行!”纪泽脸都黑了,想也不想的说道:“昨天夜里发生的事,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一屋子狼藉,若是任由下人进来收拾,岂不是什么都瞒不住了?

    自知理亏的秦王没脸发脾气,小心翼翼的应道:“不让人进来,那这一屋子谁来收拾?你的身体.....至少也要休息几天才能恢复过来,今日不宜多动。”

    纪泽收拾不了,难不成让他堂堂一个皇子来收拾床铺?

    纪泽面无表情的说道:“一切不用劳烦殿下,我自会收拾。”

    说着,硬是强撑着走到床边,一股脑的将床铺上所有的被褥枕头之类的全部卷起。再俯下身子捡拾地上的衣物。

    秦王只得也放下尊贵的身段,也俯下身子收拾起来。

    他的动作比纪泽麻溜多了,很快就将地上所有撕碎的衣物尽数捡起,然后统统塞进被褥里。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