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二章 霹雳(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顾采苹很快穿衣洗漱,领着朝霞去了书房。

    守在书房外的侍卫们远远的看见顾采苹来了,忙上前行礼:“小的见过世子妃。”

    不动声色的拦住了顾采苹的去路。

    顾采苹蹙眉问道:“世子呢?”

    其中一个侍卫应道:“世子一直没出书房,大概是喝醉了,便在书房歇下了。”

    “秦王殿下和许徵呢?”顾采苹追问道:“他们两个也歇在书房么?”

    那个侍卫迟疑了片刻答道:“秦王殿下也一直没出来。不过,许公子在一个时辰前离开了。”

    照这么说来,莫非三个人真的都喝醉了?只是许徵醒的早了一些?

    顾采苹暗暗想着,心里莫名的一阵慌乱忐忑,总有种不太美妙的预感。似乎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你进去通传一声,就说时候不早了,世子和秦王殿下都该起床了。”顾采苹定定神吩咐:“免得耽搁了今日的正事。”

    那个侍卫颇有些为难:“可是,昨日世子特意吩咐过,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踏进书房半步。”

    顾采苹心里腾的一阵火气,柳眉一竖:“连我的命令也不管用吗?”

    几个侍卫都没吭声。

    顾采苹沉着脸往里走。

    这几个侍卫没动弹,却忽然冒出几个趾高气昂面容陌生的侍卫将顾采苹拦下了:“秦王殿下正在书房里休息,还请世子妃止步,不要惊扰了殿下休息。”

    殿下折腾忙活了一整个晚上,现在正在好眠。要是进去扰了殿下的好兴致......这个后果他们可担待不起!

    顾采苹气的脸孔泛白,用力握紧了拳头。

    这里可是威宁侯府。秦王的侍卫就这么大喇喇的拦着她不让进书房!分明没把她这个世子妃放在眼底!

    朝霞见势不妙,唯恐顾采苹一个冲动谩骂出声,忙扯了扯顾采苹的衣袖:“小姐,既是秦王殿下也在书房里休息,还是别进去了。不如先去厨房看看,安排厨房准备些精致可口的饭菜。等世子和秦王殿下醒了。正好可以吃上热腾腾的早饭。”

    顾采苹深呼吸一口气,不情愿的嗯了一声。

    ......

    顾采苹强撑着的笑容,等出了书房之后,立刻阴沉了下来。冷哼一声:“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朝霞少不得又要好言安慰一番。

    就在此刻,浅云居的门口又有了动静。

    顾采苹疑惑的抬头看过去,只见一行人进了浅云居,领先的妇人容貌娇媚风情万种,正是婆婆小邹氏。

    小邹氏厌恶顾采苹。正如顾采苹不喜欢小邹氏。自从顾采苹过门之后,婆媳两个接触的时间并不多。不过,见了面总得维持些场面上的礼数。

    “儿媳给婆婆请安。”顾采苹收拾心情,上前给小邹氏行礼:“这么一大早的,婆婆怎么特地到浅云居来了?”

    当然是特地来看看事成了没有!

    小邹氏想到昨夜,心情颇为愉悦,也没心思刁难顾采苹了:“秦王殿下昨夜一直留在浅云居里没走,我这心里放心不下,所以早上过来看看。”

    顾采苹语气中多了几分不忿:“儿媳刚才已经去看过了。可秦王殿下的侍卫们都拦着不让进去。”

    当然不会让外人随意进去了!许徵此时也在书房里......那种场景怎么能让人看见?

    小邹氏心里暗暗得意,语气还算温和:“你现在怀着身孕。不必为了这等小事动气。暂且回屋子歇着吧!有我过去就行了。”

    顾采苹下意思的应了一句:“秦王殿下在书房,世子昨夜也歇在书房。婆婆这么过去,只怕不方便吧!”

    什么?

    纪泽也歇在书房?

    小邹氏笑容一顿,心中惊疑不定:“你是说,世子一夜都没回房休息?”

    顾采苹也顾不上什么害臊了,迅速的点了点头:“是,我心里惦记着世子休息的好不好,所以才想进书房看看。”

    顿了顿,又随口添了句:“对了,听侍卫们说。徵表弟一个时辰前才离开。”

    小邹氏皱起的眉头很快舒展开来。

    许徵在书房里待了一夜才走!

    看来,秦王已经得手了。

    至于纪泽,或许是担心出什么岔子,所以也在书房里待了一夜。秦王倒是快活了。可怜纪泽要一直听着那样的动静......

    “既然殿下还在休息,我们也不必急着进去叨扰。不妨在内堂里等上一会儿。”小邹氏迅速有了主意,和颜悦色的说道。

    顾采苹找不到拒绝的理由,点点头应下了。

    婆媳两个进了内堂,顾采苹不愿意言语讨好奉承继室婆婆,小邹氏也懒得搭理这个儿媳。就这么干巴巴的对坐着。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时辰。

    顾采苹越等越是不耐,脸上已经显露了出来。

    小邹氏虽然比顾采苹有耐心,可等了这么久书房还没动静,心里也有些浮躁不安起来。该不会出了什么岔子吧!

    不,不可能!

    计划的如此周详!又是有心算无心,许徵区区一个文弱书生,还不是手到擒来?

    ......

    阳光透过窗棂的缝隙,悄悄洒落在床脚。

    被撕扯成碎片的衣物被扔的满地都是,空气中漂浮着浓烈的欢~爱过后的气息。结实的雕花木床上,两个全身光~裸的男子交缠而卧。

    一脸餍足仰躺着的男子,正是秦王。

    另一个男子却是半侧着身子,俊美的脸庞半明半暗,即使在熟睡中依然紧紧的皱着眉头。无意中动了动身体,下身某个羞于启齿的地方顿时一阵剧烈的疼痛。

    男子低低的嘶了一声,终于醒了过来。

    引入眼帘的,是一张极熟悉的俊朗脸孔。

    昨夜淫~靡~荒~唐的一幕也浮上心头。

    男子又倒抽了一口凉气,脸孔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平生从未体会过的怒火几乎席卷了他的理智。

    他控制不住的伸出手,用力的掐住了秦王的脖子。

    用力过猛,不免又牵动了下身被撕裂的地方,痛不可当!

    秦王被这么用力一掐,也醒了过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