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一章 霹雳(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天际微微透亮。

    许瑾瑜一直没睡,整整等了许徵一夜。陪在她身边的,还有初夏和芸香。

    许瑾瑜越等越焦虑。许徵之前和她商议过,等“尘埃落定”了再出书房。到那时候,守在书房外的侍卫绝不会起疑心,也就不会拦下他了......

    现在天都快亮了!许徵却还没回来......会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

    许瑾瑜不自觉的蹙眉,一脸沉凝,唇角抿的极紧。

    “小姐,你不用担心少爷的安危。”初夏安慰道:“吉人自有天相,少爷不会有事的。”

    许瑾瑜扯了扯唇角,笑的有些苦涩:“吉人自有天相,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说法。这世上不知有多少欺男盗女的勾当,老天爷岂能一一管得过来?善良的好人未必平安,有权势的奸恶之人却大多安享富贵荣华。想平安无事,能靠的只有自己。”

    前世许家一家三口,何曾主动招惹过谁?却落得那样凄惨的下场!当年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无非是“报仇雪恨”四个字罢了!

    这一世,她的重生影响改变了许多事。可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不是自己躲过了小邹氏的算计,也不是设计纪泽娶了不省心的顾采蘋,而是许徵的平安......

    初夏听的一愣一愣的,半晌才讷讷的说道:“小姐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初夏自小陪伴许瑾瑜长大。许家内宅平静,她这个丫鬟也过的十分悠闲自在。

    自从到了京城到了威宁侯府之后,眼中所见耳中所听的,和以前截然不同,尽是些捧高踩低阴谋算计。

    这样的生活,对天性单纯活泼的初夏来说,实在不易适应。

    这一夜,许瑾瑜等的心力交瘁,初夏也是心事重重。

    相较之下,芸香就显得轻松自若多了。

    “周勇一直守在暗中盯着书房。若是有什么意外,肯定早就放信号示警了。一直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芸香胸有成竹的说道:“而且,少爷身上带着特质的迷药。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能自保。小姐不用担心。”

    许瑾瑜想起迷药的药效,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

    初夏看了芸香一眼,目光颇有些复杂和微妙。

    芸香和周勇的真实身份,初夏是昨夜才知道的。

    憨厚可爱的花匠竟然身手过人擅长隐藏踪迹。厨艺超卓的厨娘竟然擅长制毒解毒......这简直颠覆了初夏的认知。

    就在此刻,芸香忽的神色一动,迅速的低声道:“外面有动静,一定是少爷回来了!”

    芸香经过特别的训练,耳力远胜普通人。

    许瑾瑜心中一喜,想也不想的起身迎了出去。

    ......

    刚走到廊下,就迎面遇上了许徵。

    “大哥!”许瑾瑜迫不及待的打量许徵一眼:“你没事吧!”

    许徵进了引嫣阁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展颜笑道:“放心,我安然无恙。”

    “有事”的是纪泽!

    许瑾瑜听懂了许徵的言外之意。心里畅快之极。前世她最恨的人除了小邹氏之外,就是纪泽。

    无情无义狼心狗肺!整日盘算着算计他们兄妹!这一回有这样的下场实在是大快人心。

    “我们进屋子里细说。”许瑾瑜压低声音。

    许徵点了点头,兄妹两个进了屋子里,又打发初夏和芸香在门外守着。

    许徵将之前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在说到将秦王纪泽迷倒又将那杯加了药的酒灌进纪泽口中时,许瑾瑜情不自禁的笑道:“好!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纪泽一心想算计许徵,大概怎么也想不到被送到秦王床上的人会是自己吧!

    许徵没被这份快意冲昏头脑,一脸凝重的说道:“虽说躲过了这回算计,又坑了纪泽一回。不过,从此以后。也算是彻底撕破了脸。”

    万一秦王对他还是不死心怎么办?

    还有纪泽,在恼羞成怒之下,会不会对他们兄妹下毒手?

    许瑾瑜略一思忖说道:“陈元昭说过会和秦王周旋,护住你的平安。以他的性子。绝不会空口说大话。所以,秦王那边暂且不用忧心。至于纪泽,算计你不成,自己却陪秦王睡了一夜,以他的骄傲,羞愤交加是肯定的。也绝不会主动将此事宣扬出去。不过。这威宁侯府我们也不能再待了。明天我们就收拾行李,搬出威宁侯府!”

    许徵点了点头,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你对陈元昭倒是相信的很。”

    全心全意疼爱的妹妹这般信任别的男子,让许徵这个做兄长的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许瑾瑜俏脸微微一红,然后镇定的应道:“事到如今,也只能相信他了。”

    许徵忍住心里的酸意,嗯了一声。

    ......

    天刚蒙蒙亮,顾采蘋就从噩梦中惊醒了。

    她猛的从床上坐起,满头的冷汗,一脸仓皇:“朝霞,朝霞!”

    睡在地上的朝霞睁开惺忪的睡眼,一个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般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顾采蘋失神的低喃:“我身子没什么,就是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我梦见世子被一条极凶猛的蟒蛇追着,他奋力搏斗却敌不过蟒蛇,反而被蟒蛇缠着几乎窒息......”

    这个噩梦太逼真了。

    她甚至清晰地记得梦中的纪泽发青的俊脸。

    朝霞忙安慰顾采蘋:“这不过是一个噩梦罢了,当不得真。小姐不必放在心上。”

    顾采蘋平缓呼吸,忽的问道:“昨夜秦王殿下到府里来,世子喊了许徵到书房,一起陪秦王殿下喝酒。后来一直都没回来么?”

    朝霞点了点头:“是,世子一夜都没回来,大概是喝多了酒在书房里睡下了。”

    “那秦王和许徵呢?”顾采蘋下意识的追问了一句。

    朝霞一脸无辜的应道:“这个奴婢就不清楚了。”

    顾采蘋也不知心中的惴惴不安从何而来,勉强按捺住心神说道:“伺候我更衣,我要去书房看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