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九十章 算计(三)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短短瞬间,许徵脑海中不知闪过多少念头。

    “好,我听表哥的,先敬殿下喝了这杯酒。”许徵举起酒杯,一脸诚恳的看向秦王:“祝殿下身体康健,心想事成!”

    今晚可不就要心想事成了吗?

    秦王怀着不为人知的喜悦,饮下了杯里的酒。

    许徵将酒杯缓缓递到唇边,另一只手迅速的捏破暗藏在袖子里的药丸。心中默数:一、二、三......

    还没数到十,秦王和纪泽两人便同时晃了一晃,倒在了桌子上。

    许徵高高提起的一颗心骤然放下了。

    此时才察觉,自己竟已是一身的冷汗,紧紧攥着酒杯的手心也是湿漉漉的。

    那杯酒许徵当然没喝。

    许徵等了片刻,然后试着用力推了推秦王,秦王毫无反应。又推了推纪泽,纪泽同样沉沉的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这迷药果然十分有效!

    许徵对秦王愤恨之极,对助纣为虐的纪泽更是恨之入骨。

    纪泽不是要将他送到秦王的床上么?今天他就来个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料纪泽也没脸宣扬这种丑事!

    许徵唇角扯开一抹冷笑,端着酒杯走到昏迷的纪泽身边,捏住纪泽的下巴,将杯中的酒一点点的灌进了纪泽的口中。

    不知这酒里到底加了什么,也不知道药效会什么时候发作。再加上两人俱都中了迷药,估摸着要发作也是后半夜的事了。

    纪泽为了算计许徵,特意支开了书房里所有伺候的人。只留了侍卫在外面守着。这也方便了许徵“行动”。

    从饭厅的另一侧门过去是一条夹道,走上几步就是寝室。

    许徵先扶着秦王进了寝室,将秦王放在那张结实的雕花木床上。然后再将纪泽扶过来,放在秦王的身边。

    忙完这些,许徵已经是满身大汗。

    寝室里原本燃着烛台,也被许徵吹熄了。

    许徵关上门,却并未急着离开,而是站在了门外。

    纪泽肯定命侍卫在书房守着。他这么早就离开,肯定会惹来侍卫的疑心。已经到了这一步,绝不能再功亏一篑。

    ......

    许徵所料不错。

    书房外不仅有纪泽安排的侍卫,还有秦王的随身侍卫。人虽然不算多。却个个身手过人。他们事先得了叮嘱,一直守在书房外,不管书房里有什么动静,一律不准进去。若是见了许徵独自出来,务必要拦下。

    虽然这个命令很奇怪。不过。这些贴身侍卫天天跟在主子身边,什么怪异的命令没见过?一个个领了命令,绝没人敢多问半个字。

    时间一点点的滑过。

    打更的声音遥遥传来。

    到子时了!

    许徵在寝室外站了一个多时辰,双腿隐隐泛酸。不过,他静静的屹立在暗夜中,动也没动。只竖长了耳朵听着寝室里的动静。

    终于,寝室里隐约有了些异样的声音。

    许徵凝神听了片刻,终于确定了屋里此时正上演着精彩的“好戏”,唇角勾起冷笑。

    ......

    热!

    全身燥热!尤其是下身某处,异样的灼热滚烫。强烈的渴求着发泄!

    秦王头脑有些昏沉,甚至没有睁开眼。

    他在黑暗中摸索着身边人的衣物,然后不耐的撕开扔掉。当他的手落到身边人平坦结实光滑的胸膛时,身体里的火苗燃烧的愈发旺盛了。

    秦王低喘一声,迅速的扯开自己的衣物。

    黑暗中看不清身下男子的面容,不能欣赏到许徵沉迷时的神色,确实有些遗憾。不过,此时的秦王已经欲~火~焚~身,也顾不得这些了,急切的亲吻抚摸身下的男子。

    皮肤光滑。柔韧有力,尤其是细瘦结实的腰身和臀部......

    大概是药效发作的缘故,身下的男子也渐渐醒了,意乱情迷中似乎呓语了什么。可此时的秦王根本顾不及这些了。急不可耐的将身下的人翻了身,然后压了上去。

    一阵剧烈的撕痛,令沉醉在药效中的男子骤然清醒,一声痛呼脱口而出。欲~火和震惊错愕交织在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还没等男子发出第二声痛呼,就被强行扭过脸。灼热滚烫的唇舌压了过来。

    男子心里又惊又怒,想挣扎推开身上的人。可身体却全然不听指挥,甚至在那样屈辱的压迫交欢中体会到了另一种禁忌般的快~感,然后渐渐沉沦......

    激烈的交欢声,男子难耐的喘息声,还有木床轻轻摇晃的声音,交织成了淫~靡~荒~唐的一幕。

    一夜荒唐,宛如一场荒诞的春~梦!

    这一夜,两人不知纠缠了多少回,浮浮沉沉中,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临近天亮时分,才精疲力竭的交缠睡去。

    ......

    守在书房外的侍卫们,早已精神困顿,强自打起精神盯着书房。

    书房寝室里闹的动静实在不小,甚至顺着夜风隐约传了出来......

    侍卫们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当做没听见,甚至各自走的远了一些。

    身为秦王的贴身侍卫,秦王有那么一点点“特殊”的嗜好,他们当然都很清楚。平日也没少做过这种望风的事情。以秦王对许徵的“另眼相看”,有今晚的事半点都不稀奇。

    他们要做的事很简单,只要守在书房外,不让任何人进去打扰秦王的“兴致”就行了。

    不过,有一点倒是颇为奇怪。威宁侯世子怎么也一直没出来?莫非秦王殿下的口味变了,喜欢三人行?

    秦王的侍卫们恶趣味的猜测着。

    纪泽身边的侍卫也在暗暗奇怪。

    怎么世子一直都没出来?世子之前只吩咐他们守在书房外,别的并未多说。谁也没勇气进书房一探究竟。

    天边微微发亮时,一个少年身影出现在侍卫们眼前。光线十分暗淡,少年的身形和面容有些模糊。

    不过,侍卫们目力极佳,自然能看出这个少年是许徵。

    身影慢慢近了。

    许徵脚步缓慢迟疑,脸孔木然,眼神空洞,宛如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侍卫们心下了然,互相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任由许徵离去,无人阻拦。(未完待续。)

    PS:  算来算去,纪泽将自己算计到了秦王的床上~这一章大家一定看的很愉快,别忘了投粉红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