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八十九章 算计(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秦王迎到了门口。

    一身竹青儒袍风采卓越的许徵翩翩而来,微笑抱拳作揖:“许徵见过秦王殿下!”

    没等行礼完,秦王已经亲切的伸出手来扶住许徵:“和你说过好多回了。见了本王不必多礼。”

    这可不是虚虚一扶,而是实打实的扶住了许徵的胳膊。

    隔着薄薄两层衣服,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秦王手心异于往日的温度。

    许徵恍若不察,冲秦王笑道:“殿下宽厚大度,许徵感激不尽。”

    俊秀的脸孔漾起清浅的笑容,令秦王怦然心动。

    在秦王看来,许徵已经是他的禁脔,再也逃不出他的掌心。因此,秦王也稍稍卸下了平日的道貌岸然,灼灼的目光里透出了异样的热切:“此次秋闱,你高中解元,本王听闻此事之后,心里也为你高兴。”

    许徵谦虚的应道:“此次秋闱,是我运气太好了。”

    “运气好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你才学出众。”秦王笑道:“不然,这么多参加秋闱的考生里,怎么偏偏是你得了第一。”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秦王一直扶着许徵的胳膊没松手。

    许徵竟也没闪躲退让,和秦王并肩而立谈笑风生。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秀脸孔,秦王心里涌起一阵阵热流,欲~念大涨。幸好此时天晚光线暗淡,兼且秦王又穿着深色锦袍,不然,此时非出丑丢人不可。

    秦王看着许徵,心里越看越爱,恨不得立刻就将人压倒身下为所欲为......

    “殿下,美酒佳肴已经备好了。我们不如现在过去,一边喝酒一边闲聊如何?”

    纪泽的声音适时的响起,也让秦王从高涨难耐的欲~望中稍稍清醒过来,终于松了手,欣然应了声好。

    今天晚上时间还长的很。不必急在一时。

    秦王对许徵是真的上了心,打着将许徵弄到身边长久陪伴自己的念头。若只图一时之快,倒是不用这般费心了。

    ......

    饭厅雅致简约,却不算大。圆圆的花梨木饭桌上,摆满了热腾腾的菜肴。

    秦王坐了上首,纪泽和许徵各自坐在秦王身侧。

    明亮的烛火微微跳跃中,纪泽俊美倜傥面如冠玉,秦王俊朗不凡气度出众。许徵年少英俊气质卓越。一时难分高下。

    两个上菜的丫鬟偶尔偷偷瞄一眼,芳心砰砰乱跳,心神荡漾。

    只可惜,坐在桌前的三个男子各怀所思,谁也没兴趣多看她们一眼。

    桌上的酒壶是铜质的,雕工十分精美。纪泽正要伸手拿过酒壶,许徵却抢先一步拿走了酒壶:“这里我年龄最小,我来斟酒也是理所应当的。”

    纪泽也没和许徵争抢,欣然笑道:“也好,那就劳烦徵表弟了。”

    许徵笑着给秦王和纪泽斟酒。一边在心中飞快的思索起来。

    现在还有丫鬟在一旁伺候,外面又有侍卫......纪泽会选择在什么时候做手脚?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做手脚?

    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来,说不定有哪一盘就是加了料的。动筷子的时候务必要小心,还有这个酒壶里的酒,也不知是否有问题......

    许徵心里掠过一连串的念头,面上却一派泰然自若。端起酒杯敬秦王:“殿下对我青睐有加,我无以为报。今日仅以一杯薄酒敬殿下。”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秦王看着一脸微笑的许徵,早已心神迷醉,朗声笑道:“一杯怎么够,至少也要连饮三杯才行。”

    “三杯也不合适。”纪泽笑着凑趣:“两个人喝三杯岂不成了三心二意?倒不如再添一杯。来个事事如意!”

    这句事事如意,实在合秦王心意。

    秦王又是一阵朗笑:“好好好,我们两个就听玉堂的。喝上四杯好了。”

    许徵没有拒绝,爽快的应下了。

    许徵一边打起精神应付秦王。一边不动声色的留意纪泽的举动。看纪泽动了哪一盘里的菜肴,才会跟着动筷子。

    四杯喝罢,不等纪泽张口,许徵便笑着说道:“表哥,今日殿下特意驾临侯府,你也该好好敬殿下喝四杯才是。”

    秦王心情极好。闻言笑道:“许徵提议的是。”

    纪泽颇有酒量,自然不会把区区几杯酒放在心上,欣然笑着举起酒杯。

    ......

    三人你来我往,气氛融洽,颇为热闹。

    酒过三巡之后,许徵故作酒力不支,歉然说道:“我酒量本就浅薄,中午又喝了不少,今日晚上实在不能再多喝了。不然非醉不可,也会在殿下面前失仪。还请殿下见谅。”

    秦王巴不得将许徵灌醉,自然不肯放了他:“就算喝醉失仪也无妨,今天晚上,我们三人不醉无归。”

    “徵表弟不用担心,若是你喝醉了,我命人送你回引嫣阁去。”纪泽笑着接了口:“今晚秦王殿下特意为你而来,总得让殿下喝得尽兴。”

    说完,又随口吩咐一旁的丫鬟:“好了,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都退下吧!”

    两个丫鬟应声退下。

    饭厅只剩下许徵秦王和纪泽三人。

    许徵暗暗提高警惕,口中依旧一味推辞。

    秦王没有生气,纪泽更是和颜悦色,很自然的拿过了放在桌上的酒壶,在斟酒的时候,似有意又似无意的用手托住了壶底。

    倒出来的酒和之前一般无二,清冽中透着浓浓的酒香。

    “徵表弟,”纪泽温和的笑道:“还不端起这杯酒,敬秦王殿下一杯。”

    许徵端着酒杯,却迟迟没送到唇边:“只我和殿下两个人喝,实在没什么趣味。不如表哥也斟上一杯,一起喝也热闹些。”

    纪泽却笑道:“等你们饮了这一杯,我们三人再一起喝。”

    许徵心中冷笑一声。

    他曾听说过有一种鸳鸯酒壶。酒壶里可以装两种不同的酒。倒酒时稍微扭一下机关,就能倒出不一样的酒。

    现在他几乎可以断定,手里这杯酒绝对有问题......

    否则,纪泽为什么不肯给自己也倒上一杯?(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纪泽:哈哈,许徵,喝了这杯加了春药的酒,然后乖乖从了秦王吧~哈哈......奇怪,你们为什么都笑的这么诡异?

    书友一:我得意的笑~

    书友二:我放声大笑~

    书友三:我奸笑~

    书友四:我不怀好意地笑~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