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八十七章 试药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屋子里燃着几盏烛台,明亮的烛光将屋子里照的亮堂堂的。

    许瑾瑜坐在椅子上,沉默的注视着眼前的芸香。芸香那张略显平淡的脸孔依然毫不起眼,神色恭敬,垂手束立。看不出有半点异样。

    如果不是陈元昭主动下令让周勇表明身份,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芸香竟是陈元昭派来的眼线......

    被欺瞒的懊恼,识人不明的羞愧,还有隐隐有种被背叛的愤怒,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令许瑾瑜心潮起伏不定,久久不能平静。

    “芸香,”许瑾瑜终于打破了沉默:“周勇假扮成花匠,你假扮成厨娘,你们两个一起混进侯府,是为了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吧!”

    芸香平静的脸孔终于有了一丝迟疑,很快应道:“是!不过,我确实擅长厨艺,以前在鸿胪寺罗大人府上做厨娘......”

    “也就是说,你以前是在罗家做眼线?”许瑾瑜冷不丁的插了一句嘴。

    芸香神色尴尬的点了点头:“是,我在罗家待了四年。”顿了顿又道:“其实不止是将军在京城各府里安插眼线,暗中这么做的不在少数。还望小姐别因为此事和将军生出嫌隙。”

    生出嫌隙倒是不至于,不过,心里反正不怎么痛快就是了。

    许瑾瑜定定神问道:“周勇和你各擅长什么?”

    芸香毫不隐瞒的答道:“周勇身手出众,擅长隐藏追踪。我平日用厨艺来掩饰身份,其实最擅长的是制毒解毒。今日将军命人送来的那两枚药丸,就是我以前空闲的时候做的。”

    许瑾瑜:“......”

    真没想到,芸香竟然还有这等本事!

    许瑾瑜心里的恼怒稍稍平息,忍不住追问道:“那两枚药丸真的如信上所说的那般有效么?”

    芸香笑了一笑,原本平凡的脸孔顿时多了几分生动:“小姐若是不信,不妨亲自试一试。”

    这要怎么试?

    许瑾瑜一脸疑惑。

    芸香迅速的从身上取出一个瓷瓶来,里面也放了一白一红两枚药丸:“小姐先服下红色的这枚解药,待会儿初夏来了。小姐再暗中捏破白色药丸,看一看效果就知道了。”

    许瑾瑜眸光一闪:“好,你去倒杯水来,我先服下解药。”

    芸香应了一声。迅速倒了杯茶水。

    许瑾瑜喝了口水,将红色的药丸咽了下去,然后问道:“这样服下就行了么?要等多久解药才能发挥作用?”

    “不用等,只要服下解药就行了。”提起最引以为傲的制药,芸香一脸掩饰不住的骄傲:“我制作的这种解药。可以解所有的迷药。只要事先服下,可以担保在一天之内不被任何迷药迷倒。白色的迷药,也是我精心特制的。悄悄放在手心捏破就行了,无色无味,瞬间将人迷倒,最难提防。药效大概能维持两个时辰左右,醒来之后,中了迷药的人只会以为自己是不小心睡着了,绝没有头昏不适之类的反应......”

    等等,说着说着为什么眼前一片模糊?

    芸香很快晕倒在地上。

    许瑾瑜饶有兴味的走上前。蹲下身子推了推芸香。芸香毫无反应。

    许瑾瑜看着手掌心的药丸粉末,自言自语道:“连最擅长解毒制毒的芸香都被迷倒了,这迷药的效果果然不错。”

    有了这样的迷药,许徵明天的人身安全也算有了保障。

    ......

    初夏进来的时候,被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芸香吓了一跳:“小姐,芸香怎么了?”

    许瑾瑜悠然一笑:“也没什么。就是我一直被人蒙在鼓里,心里不太痛快,所以训斥了她几句。她被我吓的晕过去了,到现在都没醒!”

    初夏:“......”

    小姐,你这么忽悠奴婢真的好么?

    许瑾瑜看着初夏扭曲的俏脸。扑哧一声笑了:“好了,具体内情你也别问了。你趁着现在将芸香扶着回屋子里去。记着一路小心点,尽量别惹人注意。”

    初夏最大的好处就是从来不会质疑许瑾瑜的话,闻言乖乖点头应下。然后扶起芸香回了屋子。

    这一个晚上,心事去了大半的许瑾瑜睡的很踏实。

    第二天早上,芸香送早饭来的时候,许瑾瑜打量芸香一眼,笑眯眯的问道:“你昨天晚上睡的如何?”

    芸香哭笑不得的答道:“奴婢半夜醒了一回,后来又睡着了。睡的十分安稳。”

    怎么也没想到,昨天晚上竟被许瑾瑜捉弄了一回......

    想想也是难怪。她隐藏身份在许瑾瑜身边做事,暗中将许瑾瑜的一举一动都传回将军那里。若是一直没被揭穿也就罢了,身份一旦揭露,许瑾瑜焉有不生气的道理?这样小小捉弄一回,也算不得什么了。

    芸香正想着,许瑾瑜的声音响了起来:“昨天陈元昭除了让你和周勇袒露身份之外,还有别的吩咐么?”

    芸香忙收敛心神应道:“将军还说了,以后奴婢和周勇要全力保护小姐的安危。不管小姐有什么吩咐,奴婢和周勇都要照做。”

    “也就是说,你们两个现在算是我的人,要听从我的吩咐了?”许瑾瑜眸光微闪,不疾不徐的接过话茬。

    芸香微微一怔,很快敛容应了声是。

    许瑾瑜沉声吩咐道:“今日正午府里有喜宴,会有不少客人来。你今日和初夏一起随在我身边。你去按照吩咐周勇一声,让他暗中守在大哥周围。尤其是留意世子和秦王,万一有什么异动,就立刻放信号召人前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以大哥的安危为第一。”

    芸香毫不犹豫的应下了。

    昨日接到将军传来的命令时,芸香十分惊讶。原本是来做暗中收集传递消息的,没曾想这么快就变了任务......这其中的缘故,不难猜测。

    看来,将军很快就能抱得美人归了。

    ......

    到了正午,宾客盈门。

    往日许徵大多随在纪泽身后,今日他才是当仁不让的主角。一袭竹青儒袍的许徵唇角含笑神采飞扬。不停的拱手抱拳和来客寒暄,众人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暗喝彩。

    好一个俊秀出众的少年郎!

    邹氏今日更是容光焕发,听着众女眷有口一词的夸赞许徵。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自从丈夫死了之后,她将全部的希望都放到了许徵身上。许徵没有辜负她的期望,一举考中了解元,这份风光荣耀更胜过其父。

    如果能早日解决了秦王这个隐患,她就再也无憾了。

    许瑾瑜跟在邹氏身边。笑着和众人说话,一边暗暗留意周围的动静。在看到门口熟悉的面孔时,许瑾瑜心中一喜,忙扯了扯邹氏的衣袖:“娘,曹夫人领着曹姐姐来了。”

    邹氏眼睛一亮,立刻亲自迎了过去。

    “没想到曹夫人今日亲自登门来道贺。”邹氏的态度既殷勤又热情:“还带着曹小姐过来了。徵儿一定很高兴。”

    曹夫人笑道:“老爷是许徵的座师,我就算是他的师母了。今日是庆贺他考中解元的喜宴,我这个师母亲自来也是应该的。”

    态度竟然也十分和善。

    许瑾瑜心里一动。曹大人这个座师名下的学生有一百多人,曹夫人总不会一一亲自登门道贺。看这样子,曹夫人对许徵的印象很好啊......

    曹萦亲热的拉起许瑾瑜的手。低声嗔道:“昨日许公子登门来见我爹,门房管事特意来向我禀报,说是你也来了。我心里高兴的紧,没曾想左等右等也没等到你来。”

    ......昨天原本是去找曹萦的,谁曾想半路冒出陈元昭来!搅乱了一池春水,她哪里还有心思再到曹家去。

    许瑾瑜歉然笑道:“真是对不住曹姐姐了。昨天陡然冒出一桩事,耽搁了时间。我正想着过几日登门赔礼呢!没想到你今天会来,我就是想赔礼也显不出诚意了。”

    曹萦善解人意的笑了笑:“突然冒出事情来,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也怪不得你。不过。今天你可得好好招呼我。要是怠慢了我,我可就要生气了。”

    “你这样的贵客,我岂会怠慢。”许瑾瑜俏皮的笑道:“对了,你今日看到大哥了么?”

    提起许徵。曹萦眼中闪过一丝羞涩,很快又恢复如常,落落大方的应道:“许公子今天一直在门口迎客,我下了马车就见到他了。他今日十分忙碌,我和他没机会说话,便互相点头示意。”

    很快。纪妧也回来了。

    “妧表姐,你怀着身孕,应该在府里安心养胎才是,怎么还特意回来了。”许瑾瑜见了纪妧又是高兴,又免不了要嗔怪几句。

    纪妧不以为意的笑道:“马车又宽敞又平稳,半点都不颠簸。我一路坐着马车回来,于身子没什么妨碍。再说了,徵表弟考中解元,我这个做表姐岂有不回来庆贺的道理。你表姐夫也特意告假一日,陪着我一起回来的。”

    许瑾瑜笑着打趣:“既是有表姐夫一路护花,我就彻底放心了。”

    “什么护花!”纪妧红着脸啐了许瑾瑜一口:“你一个没出阁的姑娘家,说起来也不嫌害臊。”

    许瑾瑜轻声笑了起来。心里却有些莫名的沉重。

    如果许徵的计划能成功......那么,和威宁侯府反目成仇也近在眼前了。

    纪妧此时满心欢喜的回门道喜,过了今晚,她和自己之间会变成什么样,实在难以预料。

    纪妧自是不清楚许瑾瑜满腹的心事,目光一扫,低声问道:“大嫂呢,这么重要的日子,她怎么没出来招呼客人?”

    许瑾瑜压低了声音应道:“表嫂身形已经遮不住了,不能随意出来见人,只能称病静养......”

    算算日子,顾采蘋的身孕已经过了三个月,渐渐显了怀。

    今天府里人来人往,顾采蘋哪里有勇气露脸。

    纪妧心情复杂的轻叹一声,很快扯开了话题。

    ......

    一直到了正午开席的时候,秦王依然没现身,倒是打发人特地来说了一声。秦王被纪贤妃留在宫里用午膳,中午不能前来。

    纪泽笑着对来人说道:“殿下中午不能亲自来,若是晚上有闲空再来也无妨。到时候我和徵表弟准备好美酒佳肴,扫榻以待。”

    说到扫榻以待的时候,纪泽眸光一闪,笑的意味深长。

    许徵心中冷笑不已。

    什么中午不能来晚上来......这分明是纪泽和秦王之前就商议好的计策。

    中午宾客众多,不便做手脚。到了晚上,秦王独自前来,府里只有他和纪泽两个男丁可以陪秦王饮酒。这么一来,想暗中做些龌龊的手脚也方便多了。

    “徵表弟,你意下如何?”纪泽含笑看了过来。

    许徵神色不变,笑着应道:“殿下肯亲自来,已经令我受宠若惊了。一切但凭世子安排。”

    纪泽欣然点头。

    中午的酒席是何等热闹,暂且不必细说。许徵不胜酒力,酒席过后,送了宾客出门,便回了引嫣阁休息。

    临近傍晚,许徵才醒了。

    许瑾瑜推门走了进来,命初夏守在门外,然后低声对许徵说道:“大哥,刚才纪泽命人来说了,秦王已经到府里了。现在正在浅云居的书房里。让你现在就过去。”

    许徵嗯了一声。

    之前虽然计划好了,可事到临头,一颗心又开始七上八下忐忑难安起来。许瑾瑜低低的问道:“大哥,你先把解药服下再去。”

    许徵见她神色紧张,笑着安抚道:“好,我听你的,现在就服解药。”

    许瑾瑜亲自去倒了茶水来,亲眼看着许徵服下了红色的解药,才稍稍松了口气。

    许徵怜惜的看了许瑾瑜一眼,轻声道:“你不用紧张担心,我会小心应付的。”

    许瑾瑜鼻子微酸,仿佛看见了前世那个文弱单薄的少年对她说着“妹妹,你放心,纪泽会娶你过门”。

    “大哥,你一定要安然无恙。”许瑾瑜眼中闪着水光,声音不自觉的哽咽了。

    许徵慎重的点了点头,摸了摸她的手,然后离开。(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