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八十六章 袒露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徵写了一摞请帖,邀请了十几个熟悉交好的同年来赴宴。威宁侯府的管事们将请帖一一送了出去。

    小邹氏也没闲着,打点起了隔日喜宴的事。这是许家的喜事,邹氏自然不能置身事外。一整个下午都和小邹氏一起忙碌。

    许瑾瑜态度的陡然转变,陈元昭即将变成妹夫的事实,还有秦王这一层隐忧......许徵心事重重,考中解元的激动欢喜早已消失了大半。

    明天秦王会来赴宴,得防备着秦王和纪泽会使出什么不光彩的手段。陈元昭对许瑾瑜说了会护住他的平安,不知陈元昭会做些什么......

    许徵沉默着思索着,连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也没察觉。

    “大哥!”

    许徵猝不及防之下,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妹妹,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许瑾瑜无奈的一笑:“我进来已经许久了,一直站在你身后,你都没反应。”顿了顿,低声问道:“你是不是在想明天酒宴的事?”

    许徵没有否认,点了点头:“是,我一直在思虑这件事。虽说陈元昭答应了出手帮忙,不过,总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我也要想些对策才是。”

    争锋相对揭破秦王?当然不行!没到最后一刻,还是别撕破脸的好。

    既然不能正面抗衡,就只能顺水推舟将计就计了。

    许徵低声对许瑾瑜说了一番话。

    许瑾瑜倒抽一口凉气:“大哥,你可千万别以身犯险!万一事情不如你所想的那样,你岂不是作茧自缚害了自己?”

    许徵眸光一闪,清俊的脸孔闪过毅然坚决:“就算冒风险也值得。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等着人家算计我。”

    许瑾瑜心神纷乱,还要说什么,许徵又说道:“我意已决,你不用再劝我了。”

    这个主意确实有些大胆和疯狂......不过,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秦王顾忌着名声,就算有什么阴谋算计也会暗中进行,绝不会大张旗鼓的惹人注意。纪泽也会在场。只要他仔细小心些,未必没有可趁之机......

    许瑾瑜无奈的住了嘴。

    他们兄妹两个性子颇有些相似。外表看着温和,实则外柔内刚。一旦拿定了主意,绝不会轻易更改。

    “等天黑了之后。我会悄悄出府一趟。”许徵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打算暗中找个药铺,买些‘有用’的药回来。娘若是问起来,你替我遮掩过去。”

    这样危险的事,还是别告诉邹氏了,免得她紧张仓皇露了马脚。

    许瑾瑜只得应下了:“好。如果娘问起,我就说有同年的学子邀你去赴宴了。”

    看着许瑾瑜蹙着眉头,许徵心里涌起暖意:“妹妹,你不用担心,我会一切小心的......”

    敲门声忽的响起,打断了兄妹两个的对话。

    ......

    “什么事?”许徵皱眉扬声问道。

    “启禀少爷小姐,花匠周勇来了,说是有要事求见。”

    花匠周勇?许徵对这个人基本没什么印象,闻言一头雾水。区区一个花匠,来求见会有什么事?

    许瑾瑜也觉得奇怪。口中说道:“让他进来吧!”

    门外应了声是,过了片刻,一个恭敬的声音响起:“奴才周勇,求见少爷小姐。”

    许徵亲自去开了门。

    周勇迅速的走了进来,顺便关上了门。

    许瑾瑜的目光落在周勇身上,忽然觉得那张熟悉的脸孔和往常有些不同。

    明明还是一样的脸,却少了平日的憨厚讨好,眼中露出精光,站在那儿不卑不亢。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许瑾瑜的心里忽的闪过一个诡异的念头,脱口而出问道:“你到底是谁?”

    许徵也看出不对劲来了。皱眉说道:“你来求见,是为了何事?”

    周勇没有下跪,利落的抱拳道:“许少爷许小姐不必担心,我的本名确实是周勇。不过。我不是花匠,而是陈将军麾下的暗卫。”

    什么?!

    许瑾瑜和许徵俱是一惊。这个周勇,竟是陈元昭的人?!

    许瑾瑜皱眉问道:“你既是陈元昭的暗卫,为什么会卖身到威宁侯府做花匠?”

    周勇面不改色的答道:“陈将军命我乔装成花匠,混入威宁侯府,暗中盯着威宁侯府里的动静。我领命之后。捏造了身世,买通了牙婆子,混进了卖身的奴才里......”

    “陈元昭让你到威宁侯府来,不止是让你盯着侯府里的动静吧!”许徵冷不丁的插嘴道:“是不是特地吩咐过,一定要留意妹妹的一举一动,以便随时汇报给陈元昭知晓?”

    周勇:“......”

    周勇咳嗽一声:“许少爷误会了。将军绝没有唐突许小姐的意思......”

    许徵沉了脸,冷笑一声:“好一个陈元昭!果然是居心不轨。几个月前就暗中在府里安插了内线,怪不得你每次出去,总能和他‘偶遇’!”

    许瑾瑜:“......”

    以她对陈元昭的了解。几个月前在侯府里安插眼线,绝不可能是对她心生爱慕,而是察觉到她的异样,特地命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才对。

    不过,这种事情实在没办法解释。

    许瑾瑜迅速的转移话题:“大哥,周勇主动来表明身份,想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要说。你先别生气,听听他要说什么。”

    许徵按捺下心里的恼怒,看向周勇:“你今日特地来求见,是为了什么事?”

    周勇恭敬的应道:“将军让人暗中送了一封信,还有一个瓷瓶来。吩咐我一定要在今晚前将东西都交到许少爷的手上。”

    说着,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份薄薄的信和一个白色的瓷瓶,递了过来。

    陈元昭吩咐周勇表明身份,显然是为了表明诚意。

    许徵接过信和瓷瓶,却没急着打开,淡淡问道:“这府里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内应?”

    周勇又咳嗽了一声:“还有一个,和我一起进府。就在引嫣阁里......”

    许瑾瑜不敢置信的睁圆了眼:“你说的是芸香?”

    周勇的脸上略有些尴尬,点头应道:“正是。”

    ......

    许瑾瑜楞了片刻,依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沉默寡言厨艺超卓的芸香......怎么可能是陈元昭派来的暗卫?

    这么说来,这几个月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陈元昭全部了然于心......

    许徵虽然勉强接受了陈元昭即将成为妹夫的事实,不过,他对陈元昭的恶劣印象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改过来的。闻言冷哼一声:“还真是用心良苦。”

    周勇腆着脸陪笑:“还请许少爷勿恼。我和芸香奉命到侯府来,除了定时汇报府里的情况之外,从未做过半点不该做的事。也从不敢惊扰了许小姐。这一回将军命我们袒露身份。也是为了表示诚意。”

    不然,以他和芸香隐藏身份的功夫,在侯府里待上几年也绝不会泄露身份。

    许徵听出周勇的言外之意,不得不承认周勇说的很有道理。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他依然不喜欢陈元昭!

    许瑾瑜按捺住心里复杂的情绪,淡淡问道:“陈元昭除了让你来表明身份送东西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吩咐?”

    周勇答道:“这倒没有了。”

    那你还不告退?

    这句话许瑾瑜虽然没说出口,却在眼神中表露无遗。

    周勇厚着脸皮说道:“许小姐往日瞧不上我,大概是因为我是个没什么出息的花匠,远远配不上初夏姑娘。现在小姐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也该对我改观了吧!我可是将军身边暗卫里最年轻身手最好反应最灵活的一个,将来前途肯定不可限量。不如小姐将初夏姑娘许配给我......”

    许瑾瑜被周勇的厚颜惊住了,听他滔滔不绝说了一大通才反应过来,面无表情的打断了他:“你先退下吧!”

    周勇见她脸色不太美妙,也不敢再多说了,灰溜溜的告了退。

    ......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侍卫!”

    许徵素来将初夏当成半个妹子,对周勇这等恬不知耻毛遂自荐的行径实在看不顺眼:“初夏生的水灵标致,性子又活泼可爱,可不能许配给这种人!”

    许瑾瑜无奈的苦笑一声:“以我看来,初夏对周勇倒是颇有些好感......罢了。这事以后再说不迟。大哥,你快些把信拆开看看。”

    陈元昭特意命人送来这封信,肯定是有要紧事。

    许徵嗯了一声,很快拆了信。

    薄薄的一张信纸上写了大半页。力透纸背。字迹凌厉。许徵匆匆看了一遍,神色颇有些怪异。

    “信里写了什么?”许瑾瑜好奇的问道。

    许徵将信递了过来:“你自己看吧!”

    许瑾瑜接了信,细细看了起来。看完之后,神色和许徵差不多......

    兄妹两个对视一眼,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许徵不无自嘲的笑了笑,打破沉默:“没想到。陈元昭倒是和我想到一起去了。我本来还打算晚上悄悄出府去找药铺,现在倒是省了这桩麻烦。”

    一来时间急促不容易买到合意的东西,二来也怕走漏风声,惹来纪泽和秦王的疑心。陈元昭送来的药丸,倒是一次性的解决了这些难题。

    许徵小心的打开瓷瓶,这个瓷瓶里放了两个药丸。药丸约有拇指大小,一个是白色,另外一个是浅红色。

    白色的药丸是无色无味的迷药,药丸软软的,外面裹着一层蜡,捏破药丸,瞬息之间就能将一屋子的人迷倒。

    浅红色的药丸是解药。只要事先服下就行了。

    陈元昭手下的暗卫各有专长,这个瓷瓶里装的药丸便是出自一个善于制药的暗卫之手。

    许瑾瑜定定神说道:“现在有了这个药丸,倒是多了几分把握。而且,这封信上说了,威宁侯府里的暗卫有周勇和芸香,府外还有五十个身手过人的暗卫。若是遇到紧急事情,只要吩咐周勇或芸香一声,放出信号,不出半个时辰,潜伏在暗处的暗卫就会赶来。”

    多了这一层保障,心里踏实多了。

    许徵不怎么情愿的承了这份人情:“这次若能安然度过危机,我以后见了陈元昭,不让他难堪就是了。”

    不让陈元昭难堪,但是也绝不代表要对陈元昭笑脸相迎。

    许瑾瑜忍住想笑的冲动,一脸正经的点头附和:“大哥说的有理。”

    ......

    兄妹两个又仔细商议了片刻。

    有了解决困境的法子,暂且不问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总之,笼罩在许瑾瑜许徵心头的阴影散开了不少。

    天色渐晚,到了晚饭的时辰。

    初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少爷,小姐,晚饭已经备好了。有什么话,等吃了晚饭再说吧!”

    被初夏这么一提醒,许瑾瑜顿时觉得腹中空空如也。对许徵笑道:“大哥,我们去吃晚饭。”

    “好,我也正觉得饿了。”许徵笑着点了点头。

    许瑾瑜见了初夏笑盈盈的俏脸,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周勇那番话......

    “小姐,奴婢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么?”许瑾瑜一直盯着初夏,让初夏下意识的觉得哪儿不对,忙用帕子将脸蛋擦了一遍。

    许瑾瑜自然不会提起周勇,顺着初夏的话说道:“原本有些灰尘,现在已经擦的干干净净了。”然后迅疾扯开话题:“我娘呢,她怎么没回来?”

    初夏答道:“侯夫人留了太太在汀兰院吃晚饭,太太之前打发人回来吩咐过了。”

    许瑾瑜和许徵坐到了饭桌前。

    桌上摆了四菜一汤,两荤两素,普普通通的家常菜,却异常美味可口。

    许瑾瑜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美味,平日少不了要夸赞几句,今天吃在口中,却又多了几分异样的滋味。

    不止是许瑾瑜,许徵也觉得怪怪的。

    芸香到了引嫣阁之后,凭借着高超的厨艺早已收服了许家人的心。谁能想到,芸香竟会是陈元昭派来的眼线......

    吃完饭之后,芸香一如往常的出现了,神色如常的收拾碗筷。

    许瑾瑜看了芸香一眼:“碗筷留着让初夏收拾,你随我过来,我有话要问你。”(未完待续。)

    PS:  今天两更合在一起更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