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八十四章 震惊(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徵竟然找来了?

    许瑾瑜一惊,撩起车帘往外看了一眼。曹家大门遥遥在望,从大门处急急走来的少年,不是许徵是谁?

    许徵的身边,还跟着陈元青。

    让他们看到自己和陈元昭独处在马车里......这也太尴尬了!

    许瑾瑜心中一阵焦急,忙吩咐一声:“快些让马车停下。”

    马车缓缓停下了。

    许徵和陈元青的身影也越发近了。许瑾瑜看着许徵满是愠色的俊脸,心里难得的有些心虚。

    陈元昭冷不丁的说了句:“你不用担心,待会儿我自会和许徵说明一切!”

    “不行!你待会儿什么都别说。”许瑾瑜不假思索的应道:“一切都有我来应付。”

    许徵已经是一肚子怒气冲冲,陈元昭再直言无忌,许徵不火冒三丈才怪。两人十有八九当场就会针锋相对吵起来......以前吵也就罢了。现在她已经打算要嫁给陈元昭,自然不希望陈元昭和许徵闹的太僵。

    这一连串委婉曲折的少女心思,自然不便明言。也没时间细说。

    许徵已经沉着俊脸大步走到了马车边。目光迅速的在许瑾瑜脸上打了个转,然后掠过许瑾瑜,落到了马车里的男子脸上,眼里闪出了点点火星。

    好一个陈元昭!竟然趁着他没留意偷偷溜到了马车上!这一路上不知占了多少言语便宜!若是落在有心人眼里,许瑾瑜的闺誉岂不是大大受损?

    许徵咬牙切齿的想着。盛怒之下,不免忽略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如果许瑾瑜不是心甘情愿的和陈元昭独处说话,怎么会吩咐马车绕出这条巷子?

    “陈将军,请你速速下马车!”许徵强忍着破口大骂的冲动,面无表情的压低了声音。

    这里离曹家不远,今日曹家门口来来往往的人颇多。他不愿惹来别人瞩目,因此竭力压抑着心头的火气。

    陈元昭心中轻哼一声,想出言讥讽。许瑾瑜已经看了过来,盈盈的眼眸了溢满了恳求。

    陈元昭按捺住心里的不快。下了马车。

    下了马车之后,陈元昭的俊脸又恢复了漠然。从他的脸上,绝对窥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不过,陈元青对陈元昭太熟悉了。只看到他略略舒展的眉头。就知道此时的陈元昭心情很不错。

    许徵看也不看陈元昭,迅速的打量许瑾瑜几眼,见她神色还算平静,高高提起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妹妹,你没什么事吧!”

    许瑾瑜定定神应道:“我没事。大哥不用担心。”顿了顿,又轻声道:“刚才陈将军有些要紧事和我说,因为门口说话不便,我便让他上了马车,又吩咐车夫将马车驶出去绕了一会儿才回来。其中的详情回去之后我再和你细说。”

    这一连串的解释,让许徵的脸色稍稍好转:“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我进府见了曹大人,略坐了片刻出来,却不见了马车踪影。心里别提多着急了。”

    许徵向门房一打听,许瑾瑜根本就没进曹家大门。再问陈元青陈元昭的行踪,陈元青目光闪烁言辞含糊。许徵心里更是又急又怒,立刻就怀疑到了陈元昭的身上。满心怒气的找出来,正好迎面遇上了许瑾瑜的马车。

    短短片刻里,许徵心情堪称一波三折。此时确定许瑾瑜安然无恙,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当然了,看陈元昭还是很碍眼就是了。

    一旁的陈元青,正悄悄冲陈元昭挤眉弄眼。和瑾表妹说几句话倒是无妨,怎么还上了人家的马车?也怪不得许徵会大发雷霆......

    “妹妹,今日曹家客人太多了,你改日再来拜会曹小姐吧!”许徵的声音响了起来。

    许瑾瑜满腹心事。也没什么心思去曹家做客了,点点头应下了。

    许徵转身向陈元青兄弟道别:“我和妹妹先行一步了。”

    陈元青抢着笑道:“你们先走无妨,我和二哥都是骑着马来的。”

    许徵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转身上了马车。用力关紧车门,顺便将车帘放好。隔断了陈元昭看向许瑾瑜的目光。

    马车调转车头,很快离开了。

    陈元昭目送着马车远去,直到马车消失了踪迹,才收回目光。然后,便迎上了陈元青好奇又八卦的眼神:“二哥。你刚才上了瑾表妹的马车,两人独处了许久,都说了什么?是不是私定终身了?”

    陈元昭当然不会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只是唇角微微扬起了一些。

    私定终身......也算是吧!

    ......

    马车上。

    许徵皱着眉头问道:“陈元昭到底和你说了什么?你不是一直都讨厌他吗?怎么还会和他独处?”

    一连串的问题抛了过来。

    许瑾瑜一时也不知该从何说起,神色间不免有些犹豫。

    许徵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声音里多了几分怒意:“是不是陈元昭用什么事来要挟你?这个陈元昭,实在太过分了!我现在就回去找他算账......”

    “大哥,你先别激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许瑾瑜唯恐许徵一个冲动真的去找陈元昭,急急张口解释:“陈元昭确实是有重要的事情告诉我,所以我才会让他上了马车。”

    然后,迅速将陈元昭推测的事说了一遍:“纪泽昨天下午特地去了秦王府一趟,和秦王在书房独自密谋许久,当时既无幕僚也无下人在场。十有八九是在商量着要怎么对付你,或许很快就会下手。有些阴私下流的手段,不得不防......”

    隐私下流的手段?

    许徵先是一愣,很快便反应过来,全身气的颤抖不已,一张俊秀的脸布满了愤怒的红晕,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他们怎么敢!”

    他可是今科秋闱的解元!

    秦王怎么敢生出那般龌龊的念头?

    许瑾瑜叹道:“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不过,我们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

    许徵眼中闪着怒火,冷笑连连:“我倒是不信,这世上莫非就没有王法不成?秦王若是有那种卑鄙无耻的念头。我宁死不从,拼了这条性命,也要和他闹个鱼死网破。他不是最重名声一心想着储君的位置吗?到时候我写一封血书,将他的恶行公之于众。让他声名扫地。一个私德有亏逼死了当科解元的皇子,还有什么脸面角逐太子之位!”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他就是豁出了这条命,也绝不会受那样的羞辱!

    许瑾瑜却霍然变了脸色:“大哥,你万万不能有轻生的念头!这只会令亲者痛仇者快罢了。再说了,你若是死了。让我和娘还怎么活下去?”

    许徵默然。涌上脑海的热血悄然退了下去。

    是啊,他死了倒是容易,留下许瑾瑜和邹氏要怎么办?秦王恼羞成怒之下,母女两个也没有活路了......

    许瑾瑜低声道:“大哥,你先不用太过担心。陈元昭和我说了,他会想法子应付秦王,护住你的安危。”

    陈元昭会有这般好心?

    许徵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疏忽一变,紧紧的盯着许瑾瑜:“他是不是以此为条件,逼迫你同意亲事?”

    许瑾瑜迅速的说道:“我确实同意了亲事。不过,是我心甘情愿的,他没有逼迫我......”

    “卑鄙小人!”许徵的脸色难看极了:“不行,我不同意。”

    这世上,最了解许瑾瑜的非许徵莫属。

    为了他的安危,许瑾瑜一定会答应陈元昭所有的条件。正如他对许瑾瑜一样,为了许瑾瑜,他可以做任何事。

    许瑾瑜抬眼看向许徵:“大哥,你先别忙着生气。你看看我,可有半点勉强或不情愿?”

    许徵抬头。

    许瑾瑜的神色确实还算平静。可这说明不了什么。许瑾瑜若是想骗他,一定可以面不改色。

    “你心里一定以为我是故意装着平静来骗你。”许瑾瑜无奈的笑了一笑:“其实,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心里没有半点不情愿。”

    许徵不信:“你之前和我说过对陈元昭没什么好感,也绝没有嫁给他的想法。现在忽然就变了个态度。换了是谁,谁也不会相信他没有逼迫要挟你!”

    许瑾瑜咬了咬嘴唇,不用刻意假装,脸上也浮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大哥,我真的没骗你。以前我一直和你说不想嫁给陈元昭,是因为我不清楚他的心意。也没弄清自己的心意......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心里是喜欢他的,我也愿意嫁给他!”

    许徵:“......”

    许徵一脸错愕和不敢置信。

    许瑾瑜一脸羞涩和欢喜。

    过了许久,许徵才困难的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妹妹,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没和我开玩笑吧!”

    许瑾瑜暗暗松口气,用无辜又歉然的目光看了回去:“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敢随意开玩笑。对不起,大哥。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陈元昭,所以处处刁难针对他。可我现在却弄清了自己真正的心意,想和他共结连理。你心里一定不是个滋味......对不起!”(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陈元昭:大舅兄听见了没有?阿瑜喜欢我,所以才会答应亲事,绝不是我逼迫她的。

    许徵冷笑。

    陈元昭:书友们看见了没有?阿瑜喜欢我,所以才会答应亲事,绝不是我逼迫她的。

    书友们一起冷笑。

    陈二恼羞成怒,拔出宝刀:谁再敢冷笑?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