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八十二章 决定(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之前许瑾瑜一直强自镇定,听到陈元昭的最后一句话时,终于霍然变色:“你说什么?”

    纪泽昨日回府前竟然去了秦王府?

    陈元昭沉声道:“我在秦王府里安插了眼线。昨日下午纪泽去了秦王府,和秦王在书房里密谋许久。秦王府里的幕僚无一在场,显然不是为了朝堂上的事。十有八九是在暗中商议怎么对付你兄长。”

    “他们之前打的是明着招揽的主意。只要许徵到了秦王身边,秦王不愁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可现在,许徵考中了解元,名声显赫,一举一动都会引人瞩目。如果他明着拒绝秦王的招揽,秦王也不便明着做什么。所以,我猜他们必然暗中设了阴谋对付他。”

    什么样的阴谋,会使得许徵再无退路,不得不屈从?

    许瑾瑜脑海中闪过一个骇人的念头,俏脸陡然白了......

    “看来,你和我想到一起了。”陈元昭缓缓说道:“以纪泽的行事风格和秦王的性子来看,大概打着‘生米煮成熟饭’的念头。”

    “卑鄙!无耻!”许瑾瑜怒不可遏,颤抖的声音中充满了怒意恨意:“这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了?他们怎么可以有这么龌龊肮脏的想法!”

    这和强取豪夺有什么两样?

    前世许徵为了她,忍辱到了秦王身边。难道这一世许徵还要受这样的屈辱?

    不,绝不行!

    可对方是秦王,在皇权至上的大燕朝,一个受宠的皇子,只要不是谋朝躲位,强抢一个有功名在身的书生......显然不费什么力气。

    就算许家豁出一切揭开此事,秦王也只是名声受些损失,从根本上来说动摇不了什么。这也正是令人最愤恨无奈之处。

    “你们母子三人,根本斗不过纪泽,更斗不过秦王。”陈元昭眸光微闪。毫不留情的揭开了残忍的事实:“秦王现在是顾忌颜面,所以没有强逼许徵。若是真的撕破了脸,他想对付你们易如反掌。”

    “阿瑜,只有我能帮助你们。也只有我有能力护住许徵!”

    许瑾瑜眼中闪出水光:“这世上到底还有没有天理了!我们母子三人谨小慎微,凡事从不敢任意妄为。为什么还会招惹来这样的祸事?”

    愤怒到了顶点,憎恨到了极处,不止是声音颤抖,就连身子也无法克制的颤抖起来。

    陈元昭见她反应如此剧烈。心里涌起陌生又奇异的冲动。想将脆弱无助的她揽进怀里,为她挡去所有的风雨。

    这就是心疼怜惜的感觉吗?

    陈元昭身体远比头脑反应更快,脑子里还在想着这样的举动会不会惹来她的恼怒,身体已经前倾,舒展手臂,将她娇软的身躯搂了过来。

    她的身子又软又轻,坐在他的腿上不轻不重正好。

    搂着佳人在怀的感觉,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美妙数倍。陈元昭满意的用力,将她搂的更紧了一些。

    ......

    许瑾瑜一时反应不及,怔怔的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头脑一片空白。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了,她竟忘了愤怒指责他的唐突......不,这已经不是唐突了。这是彻彻底底的轻薄。

    许瑾瑜终于回过神来,用力的挣扎推开他:“放开我!”

    陈元昭的胳膊结实有力,紧紧的拥着她在怀里,她那点力气和蚂蚁推石头差不多。

    许瑾瑜推了几次毫无用处。又急又羞又恼,咬牙切齿的说道:“陈元昭!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这就扬声喊人了。”

    陈元昭的声音里多了几分笑意:“你喊了人正好。让人看见我抱着你,你除了嫁给我,再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许瑾瑜俏脸热腾腾的。不知是羞是恼,抑或两者兼而有之。一双眼眸明亮逼人,快喷出火苗来了。

    之前的愤怒伤心无助,倒是散开了不少。

    陈元昭凝视着许瑾瑜。低声道:“阿瑜,嫁给我!我向你保证,许徵一定安然无恙!”

    许瑾瑜停下了所有的挣扎,脑海里一片纷乱。

    陈元昭霸道强势的纠缠,许徵的安危,还有迷茫混沌不清的未来。此时奇异的交织在了一起......

    她该信任陈元昭吗?

    她能相信陈元昭吗?

    嫁给陈元昭,意味着她将被卷进将来的宫廷争斗皇位争夺的漩涡里。动辄就是家破人亡满门被斩的下场。

    拒绝陈元昭......不用等到以后,许徵即将面临生命中前所未有的危机。如果许徵出了事,她和邹氏也活不下去了......

    两条路同样充斥着危险和茫然。然而,她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许瑾瑜沉默了下来。

    元昭看似镇定自若,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是多么的紧张。甚至比他当年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杀人刀下见血更紧张。

    他当然可以不顾她的心意,请叶皇后凤旨赐婚,她想不嫁给他也不行!可他不想娶不情不愿的她,他希望她心甘情愿成为他的妻子。

    ......

    似乎过了许久,又似乎只过了短短片刻。

    许瑾瑜抬起头来,明亮的眼眸直直地看着他:“你凭什么说一定能护住我兄长?你年少得志手握重兵确实不假,可对上秦王,也未必有胜算吧!”

    陈元昭想也不想的应道:“我既然这么说了,当然能做到。”

    “如果我不信你呢?”

    “你除了相信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又是一阵沉默。

    许瑾瑜思索片刻,悄然蹙眉:“陈元昭,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不然,他哪来资格和底气说这样的话。

    陈元昭为她的细心敏锐暗暗惊讶,面上却半点不露,淡淡应道:“你若是对我的一切感兴趣,等嫁给我后,以你的聪慧,自然能发现你想知道的事。”

    这个陈元昭,平时冷言少语,关键时候倒是话语很利索。

    许瑾瑜不知怎么的有了想笑的冲动,咬着嘴唇,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倾心你的女子很多,你为什么一定要娶我?”(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