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八十一章 心意(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男女之间的事真的很奇妙。,

    原本互相存着偏见,彼此看对方都不顺眼。却不知从何时起,那份敌意化作了男女间微妙的吸引。

    一点一滴的汇聚,渐渐成了溪流,在心中潺潺流淌。

    这份微妙的情愫,越是压抑,越是暗暗滋长。她从不诉之于口,甚至连最亲近的兄长也不清楚她这份隐秘的心思。

    不然,以许徵的性子,纵然看陈元昭再不顺眼,也不会这般排斥处处令陈元昭难堪

    “许瑾瑜,你心里也是有我的。”不然,她怎么会这般犹豫踌躇?

    陈元昭的声音里透出释然和无法抑制的喜悦。素来冷凝淡漠的英俊脸孔柔和的不可思议,闪出惑人的光芒。

    许瑾瑜被动的看着他,似被蛊惑了一般,无法移开眼睛。

    白嫩柔细的手忽然被另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握住了。

    异样的触感和温热的掌心,令许瑾瑜陡然清醒过来,反射性的用力抽回手。可她的力气和陈元昭根本无法相比。陈元昭稍一用力,就将她的手牢牢的攥在掌心里。

    “你这个孟浪的登徒子!”许瑾瑜脸上耳后俱是热气,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此刻的自己一定满脸绯红羞恼:“快些放开我!”

    陈元昭当然不肯放,不但不放,手还攥的更紧了一些,声音里透着理直气壮的霸道:“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我们两个两情相悦。我要娶你过门,现在稍微有些亲昵的举动有什么不可以!”

    陈元昭前世今生感情都是一片空白,根本不懂怎么哄女子开心。更不懂小意温存体贴之类。在他看来,现在的举动是理所当然的事!

    许瑾瑜却天生端庄守礼。前世婚前失贞声名受污,是她心中永难磨灭的痛楚。哪怕后来知道自己是受人设计陷害,依然无法释怀。

    此时,陈元昭冒失的举动,令许瑾瑜羞恼之极。偏偏力气远不及对方,若是大声呼救。惹来车夫和初夏的瞩目就更糟了!

    许瑾瑜深呼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陈元昭,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吗?不守礼数。霸道无礼,不知尊重!还是说,我许瑾瑜在你眼里,是可以随意轻慢无礼的人?”

    唯恐声音传到马车外。她竭力压低了声音。可那份恼怒。却显露无疑。

    陈元昭终于意识到,她是真的生气了。略一犹豫,终于松开了手。

    许瑾瑜松口气,迅速的将手收到了背后。

    陈元昭看着她略显稚气的举动,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这个傻丫头,他若是真的想稍稍“唐突”“冒犯”一回,她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虽然心里蠢蠢欲动,不过。陈元昭还是将心里的骚动按捺了下来。

    来日方长,不急在一时。

    “瑾娘。”陈元昭凝视着许瑾瑜,轻轻喊了一声。

    短短两个字,令许瑾瑜浑身紧绷,睁圆了眼睛瞪了过去:“你怎么可以这么叫我?”

    女子的闺名,只有长辈或者丈夫可以随意喊。岂能随意的从别的男子口中说出来。

    陈元昭略一沉吟:“叫瑾娘确实不妥。”没等许瑾瑜松口气,又接着说道:“你母亲姨母还有你大哥都这么叫你,我换个别的称呼。以后就叫你阿瑜。记着,只有我一个人可以这么叫你。”

    最后一句,充分彰显了陈某人烙印在骨子里的霸道!

    阿瑜,真是好听。又亲昵又随意。

    陈元昭对这个名字显然很满意,又喊了两声。可惜没得来任何回应。

    许瑾瑜哭笑不得的白了他一眼:“不准喊我瑾娘,也不准叫我阿瑜。”

    陈元昭恍若未闻,正色说道:“阿瑜,我知道你心里顾虑重重。前世我不得善终,陈家满门被斩,今生我誓要报仇雪恨。我的敌人是皇后和楚王,还有太子。”

    “正如你所说,一个不慎,等待我的绝没有好下场。所以,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我绝不会轻举妄动,更不会露出半点行迹。你可以放心,我比谁都更珍惜这条命。更珍惜身边亲人的性命!我娶了你,一定会好好待你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冷情冷性不善言辞的陈元昭,即使是在表明心意,依然没什么甜言蜜语。怎么听都觉得干巴巴的。

    比起风流倜傥善于眉目调~情的纪泽,差了十万八千里。比起前世那个痴情温柔的陈元青,也多有不及。

    许瑾瑜却心弦微颤,久久无法平静。

    陈元昭也没催促,只是静静的坐在她对面,静静的凝视着她。

    许瑾瑜没勇气和他对视,移开了目光:“谢谢你的一片心意,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陈元昭眼眸暗了一暗,唇角抿的极紧。

    没等陈元昭问为什么,许瑾瑜就迅速的说道:“我对你确实有些好感这一点我无法否认。可是,还远远没到非你不嫁的地步。哪怕只有一丝风险,我也不会拿家人的安危来冒险。对不起”

    “嫁给我!我会全力护住许徵的平安!”陈元昭忽的打断了许瑾瑜。

    许瑾瑜一怔,所有的话都卡住了。

    陈元昭定定的看着许瑾瑜,缓缓说道:“威宁侯府对你们一家来说,无疑是龙潭虎穴。你们迟迟没搬走,是不想和纪家撕破脸皮。装作不知秦王的意图,装作不知纪泽的阴谋算计这确实是眼下最好的自保之道。”

    “可秦王不会无限期的忍耐下去,纪泽更会从中推波助澜。许徵想全身而退,绝不容易。别说他考中了解元,就算是将来中了状元,也未必躲得过秦王。”

    “这些,不用我多说,你心里也该清楚。我的危机是几年后,许徵的危机却在当下。眼下,也只有我能和秦王周旋,全力护住许徵。”

    许瑾瑜俏脸泛白,面色变幻不定。

    陈元昭又轻描淡写的扔下了一句:“我今天特意来找你,就是要告诉你,纪泽昨天去了秦王府,和秦王密谋许久。许徵危险了!”(未完待续。。)

    ps:今天奉上两位书友写的小剧场~轻松欢快,博大家一笑~

    -------------

    小剧场by晋若繁花

    陈二:我要娶你妹妹!

    许哥:不行!

    陈二:你妹妹只能嫁给我!

    许哥:我不同意!

    陈二:你妹妹必须嫁给我!

    许哥:你休想!

    陈二:那我就告诉曹小姐,你不喜欢她,喜欢秦王!

    许哥:…………

    -------------

    小剧场by两意子

    两意子:我觉得让纪绎来侍候秦殿下这主意不错是不是?

    金鱼:这个可以有!

    金鱼哥:+1

    陈二:需要我帮忙吗?

    陈元青:楼上队伍错了,+1

    众人:小情你觉得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