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七章 解元(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自许徵走了之后,邹氏便坐立难安,不停的打发身边的丫鬟去门房处问问是否有人来报喜。一会儿工夫,丫鬟就来回跑了四五回,可惜一直都没消息。

    许瑾瑜也不再阻拦邹氏了。

    这个时候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她也没心情做绣活或是看书了。时不时的往外张望一眼,仿佛许徵会随时出现在眼前。

    时间一点点的滑过。

    等了一个多时辰,终于等来了喜讯。

    “太太,表小姐,表少爷大喜!”威宁侯府的门房管事亲自跑来送信:“此次秋闱,表少爷高中第一名解元!报喜的人已经到了府外。”

    邹氏霍然站起身来,激动不已的问道:“你没听错吧!真的是第一名解元?”

    门房管事殷勤的笑道:“奴才听的清清楚楚,绝没有听错。”

    期盼了许久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邹氏愣愣的站在原地,神情似笑又似哭。

    许瑾瑜也是一阵惊喜,高高提起的一颗心终于了落了地。这一世,许徵考的名次比前世更高。这对许徵来说,无疑是桩大喜事!声名越显越好!

    “赏钱早已准备好了。”邹氏还在发呆,许瑾瑜当机立断的吩咐:“还请管事拿到门口处,给报喜的官差们每人发上一份。”

    门房管事笑着应了。

    许徵考了解元,不止是给许家长脸,就是威宁侯府也跟着有颜面。勋贵世家或许不在意一个科举功名,不过,秋闱第一的名头总是不一样的。

    待门房管事走了之后,邹氏才回过神来,眼中闪出了水光:“太好了!徵儿果然争气,竟考中了解元。你爹在地下有知,也一定十分欣慰......”

    邹氏激动之余,喜极而泣。

    许瑾瑜半开玩笑的说道:“娘,大哥考中解元你就高兴成这样。若是明年春闱再考个状元回来。你岂不是要更激动?”

    邹氏又是哭又是笑:“他若是明年考中状元,我就是立刻闭了眼也心甘情愿。”

    “大喜的日子,可别说这样的晦气话。”许瑾瑜笑着嗔道:“大哥将来要成亲娶妻生子传承许家的血脉,还要入仕途做官光宗耀祖。一堆喜事等着你。你可得平平安安健健康的。”

    邹氏听了这些话,心中舒泰之极,忙用袖子擦了眼泪:“你说的对。今天是好日子,我不该说这些。快些让芸香做些好菜,今天中午替你大哥好好庆祝一番。”

    许瑾瑜却笑道:“大哥今日去看榜。又高中了解元。今天中午肯定会和同榜的举子们一起去喝酒庆祝,不会回府。说不定晚上也会有应酬,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我们就别等他了,自己庆祝一番就是了。”

    话音刚落,就见含玉笑吟吟的走了进来:“表少爷高中解元,奴婢先恭喜太太和表小姐了。夫人知道此事之后十分高兴,特意吩咐奴婢来请太太和表小姐到汀兰院一叙。”

    出于某些隐秘的少女心思,含玉心中的欢喜丝毫不比许瑾瑜母女少。只是羞于流露出来罢了。

    许瑾瑜笑着应了。

    许徵高中解元,对许家来说是天大的好事。不过,对小邹氏和纪泽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小邹氏表面喜气洋洋的,心里还不知怎么懊恼。

    ......

    这个许徵,运道实在太好了!竟在秋闱里考了第一名!

    小邹氏阴沉着脸,恨恨不已的想道。

    考中举人倒没什么大不了的,以许徵的才学,有举人功名,秦王肯定会更“欣赏”。这对他们的计划十分有利。

    可千算万算没算到,许徵竟然考中了解元。

    有了解元的名声,许徵必然名动京城,一举一动也会更受瞩目。若是他不肯从了秦王。想暗中做些“小动作”也会十分不便......

    小邹氏越想越是懊恼。不过,表面功夫却不能不做。

    在许瑾瑜母女来了之后,小邹氏立刻收拾心情,挤出满脸欢喜的笑容:“徵儿实在是太争气了!考了秋闱第一。我这个姨母也跟着脸上有光。”

    虚情假意!

    许瑾瑜暗暗冷笑,面上却笑的十分灿烂:“大哥有今天的成就,这其中少不了姨母和世子的功劳。世子为大哥引荐了曹大人,大哥得了曹大人指点,才能考取这么好的名次。”

    早知道有这么一天!真不该介绍什么曹大人。

    小邹氏心中别提多后悔憋闷了,口中还得笑着应道:“亲戚之间。本就该守望相助。引荐曹大人也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徵儿本人好学上进,才学出众。认识曹大人的学子这么多,考中解元的还不是只有徵儿一个?这样的喜事,一定要摆上几桌喜宴庆贺一番。我已经打发人去给世子送信了。等世子晚上回来好好商议,一定要办的热闹些。”

    不管小邹氏心里怎么想,这表面功夫是一等一的,让人挑不出半点不是。

    邹氏连连笑道:“一切有劳妹妹了。”

    小邹氏假惺惺的笑道:“大姐就别见外了。”

    ......

    纪泽接到了“喜讯”之后,也是一阵错愕。很快,便拧起了眉头。

    他心中所想的,和小邹氏差不多。

    许家如今无权无势,许徵有个举人的功名也翻不起风浪。借着识才重才的理由,可以顺理成章的将许徵送进秦王府。

    可现在,许徵考了个秋闱第一,很快就会声名鹊起。若是明年春闱再考个第一中了状元,入了皇上的眼,可就不妙了。

    秦王好男风的事,知道的人极少。这种事也绝不能张扬。所以,许徵进秦王府的事,越低调越好。照着眼下这个架势,还怎么低调得起来?

    思来想去,似乎只有一个办法了。

    趁着许徵刚考中解元,声名还没传及京城,先为秦王制造机会......生米煮成熟饭,这条定律不仅适用于女子,用在男人身上的效果也差不多。

    邹氏和许瑾瑜还在威宁侯府,不愁许徵不低头。

    纪泽拿定主意之后,立刻去了秦王府。

    ......(未完待续。)

    PS:  热烈推荐好友三月果的新书红茱记,现在正在新书榜上,排名第一的那个就是了。文笔一流,情节精彩,书荒的亲们千万别错过~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