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六章 放榜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小邹氏追问不休,邹氏却没有正面回答,笑着敷衍道:“陈家若是真的有这份心,自然会找人来提亲。可现在看来,并无任何动静。我们也不便多想,免得自作多情徒惹笑话。”

    小邹氏试探着问道:“如果陈家真的来提亲了,大姐会怎么办?”

    “这个我还没想过。”邹氏笑道:“真到了那一天,再想也不迟。”

    邹氏的嘴还真紧!

    小邹氏的目光又看向许瑾瑜,含笑道:“瑾娘,陈二公子对你倾心,你心意如何?”

    许瑾瑜故作娇羞的垂着头应道:“终身大事,要听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有娘和大哥为我拿主意就行了,我什么都没想过。”

    ......什么都没想过?这话骗鬼鬼都不信!许家母子三个分明早就有了主张,只是瞒的很紧,不露半点口风罢了。

    小邹氏在心里冷笑一声。倒也没有过多的纠缠这个问题,很快又扯开了话题:“还有几日秋闱就要放榜了吧!”

    邹氏叹口气:“是啊!我这些日子一直在等着放榜,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的。”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公侯勋贵的子孙可以恩萌做官,文官的后人就没这个便利了。只有一心读书,考上科举博取功名,才能入仕途。

    考中乡试,有了举人功名,就可以到吏部报名选官。当然了,一般来说,有了举人功名的学子大多会选择继续参加会试。有了进士的功名,才算是真正的光宗耀祖。

    许翰当年中了探花,文采风流,相貌俊美。即使家族不显,依然娶了邹家嫡出的长女。若是许徵能像父亲那样在科举中杨名,将来想结一门好亲事也就不费什么力气了。

    更重要的是,秦王一直在暗中虎视眈眈。许徵只有考取了功名,才能有自保的余地......

    在这样焦虑不安的心情下。邹氏难免患得患失。

    许瑾瑜笑着安抚邹氏:“娘,你不用担心。大哥此次秋闱发挥稳定,考中是没问题的。只看名次高低罢了。再等上五天就知道了。”

    邹氏打起精神,点了点头。

    几年都等过来了。再耐心多等上五天。

    ......

    没有所盼的时候,时间过的飞快。眼巴巴的数着日子过,时间就格外的难熬了。

    邹氏寝食难安,许瑾瑜看似平静,其实一颗心也七上八下的。根本不能平静。

    许徵考完了之后,几乎每天都出府,和同年的学子来往应酬。每天晚上回来都是一身的酒气。

    这一天晚上也不例外。

    邹氏年龄渐长体力不支,许瑾瑜劝着邹氏早些睡下休息,然后独自一人等着许徵。

    约莫子时,许徵终于回来了。

    “大哥,这是芸香做的醒酒汤,一直放在热水里,现在还温着呢!”许瑾瑜一脸关切的说道:“你快些把醒酒汤喝了吧!”

    许徵酒量不佳,可出去赴酒席必然要喝酒。就算再躲也少喝不了多少。每天晚上回来醉醺醺的,第二天早上起来总要头痛一番。

    许徵接过醒酒汤,很快喝完了。然后苦笑着叹道:“这还没放榜,天天就酒席不断。等明天放了榜之后,少不了还要有一番应酬。”

    “这也不是坏事。”许瑾瑜笑道:“将来踏入官场,少不了喝酒应酬。现在就当是提前适应了。”

    许徵嗯了一声:“以后我若是回来的迟了,你就别等门了。”

    许瑾瑜眨眨眼,俏皮的笑道:“谁说我是特意等你了。我是闲着无事看书看的晚了,顺便等你回来而已。”

    许徵哑然失笑,伸手揉了揉许瑾瑜的头发:“好了。我说不过你总行了吧!天这么晚了,早些去睡。明天一大早就会放榜,我已经和纪二表哥元青表哥约好了一起去看榜。你只管等着报喜的人送来好消息。”

    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许瑾瑜抿唇一笑:“好,我在府里等着你的喜讯。”

    ......

    第二天一大早。许徵便起了床。洗漱干净,换上了崭新的竹青儒袍。俊秀的脸孔神采奕奕,明亮的眼中充满了少年人的自信和意气风发。

    许徵和纪灏陈元青约定好了时间,很快,两人便到了威宁侯府。三人一起骑上骏马,去了国子监外。

    他们来的已经算早了。可惜还有很多人比他们来的更早。榜下人头攒动挤满了人,看来一时半会是挤不过去了。

    陈元青半开玩笑的叹口气:“早知如此,昨天夜里就该来了。”

    许徵背负着家人的期望,一心希望考中科举,博得功名。

    陈元青出身虽然比许徵强的多,科举的压力却丝毫不比许徵小。亲娘陶氏对他期许极高,若是读书不成,十有八九要被压着去军营“磨练”谋个职位了。

    看过榜单的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有的喜形于色,不用问也知道必然是考中了。还有的一脸颓然失魂落魄,很显然,这是没考中的。

    此次参加秋闱的共有一千二百人,取中的只有一百二十人。是十中取一的概率。今天来看榜的,大多数都会失望而归。

    年轻些的还算镇定些,等上三年再考就是了。那些已经年过四旬每考不中的,见自己榜上无名,有人当场就痛哭流涕。

    不过,此时没人会出言取笑这些失态的考生。轮到谁身上,也不可能淡定。

    许徵原本颇有自信,到了此时,被周围众人紧张焦灼的情绪感染,也随之紧张起来。

    万一此次没考中怎么办?

    秋闱三年一次,错过这一回,就要再等上三年。

    亲娘和妹妹的期许,勤奋苦读数年渴望中举的急切,还有一直笼罩在心头的阴影......此时的他,根本没有再等三年的底气。

    等了许久,前面的人都看过了榜单,许徵等人终于被拥挤到了榜下。许徵的心怦怦跳的飞快,他勉强按捺住剧烈的心跳,抬头看了过去。

    印入眼帘的自然是高居榜首的第一名。

    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许徵!

    ......(未完待续。)

    PS:  许哥考了第一名,撒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