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五章 喜讯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纪泽在府中待了三天,从第四天起就正常上值去了。

    有了纪泽之前的吩咐,顾采蘋整日在浅云居里养胎,很少在小邹氏面前露面。小邹氏也按捺着心里的嫉火,没有主动去招惹顾采蘋。

    两人暂时相安无事。威宁侯府里也暂时恢复了平静。

    这份平静下,涌动着不为人知的暗流......

    隔了几日,是纪妧嫁到夫家的第一个生辰。按着此时的习俗,娘家人要登门为纪妧过生辰。

    纪泽特意告假一日,领着威宁侯府所有人去了李家。

    顾采蘋身为长嫂,不去当然不妥。不过,她毕竟是有了身孕的人,不宜太过操劳。上了马车之后,便一直闭目养神。

    小邹氏的目光迅速的掠过顾采蘋的肚子,眼中闪过一丝怨毒。

    别人没留意,许瑾瑜却没有错过小邹氏眼底的寒光,心里暗暗思忖起来。

    小邹氏绝不会甘心看着顾采蘋生下儿子。她会做些什么?

    马车很快就到了李府门外。

    门房管事一边命人进去通传,一边扬起笑脸热情的迎了众人进府。过了片刻,李睿和纪妧亲自来相迎。

    众人见面,自有一番寒暄热闹。

    纪妧今日穿戴一新,眼角眉梢浮着笑意。

    许瑾瑜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一动。纪妧素来是个冷淡的性子,今天就算是见了娘家人,也不至于喜形于色吧!

    “妧表姐,你今日喜上眉梢,莫非是有什么喜讯么?”许瑾瑜笑着打趣。

    纪妧脸孔微红,却也没瞒着:“我这个月有些异样,前两天请了大夫来诊脉,说是我已经有了身孕。”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阵惊喜,连连恭喜。女子出嫁到了夫家,只有尽早生了儿子。才算是站稳了脚跟。也怪不得纪妧如此欢喜了。

    出嫁三四个月就怀了身孕,这速度不可谓不快了。当然了,比起速度,比顾采蘋还差了一点点就是了。

    只可惜顾采蘋的喜讯不但不能公开。还得藏着掖着。如今怀孕时日短,出来走动无妨。等再过些日子显了怀,顾采蘋就得老老实实的在府里待着了。

    小邹氏笑道:“这样的喜事,怎么也不早点说。我今日只准备了一份礼物,岂不是失了礼数。”

    纪妧和小邹氏从不亲近。如今出嫁了,倒是多了份看到娘家人的亲热,闻言抿唇一笑:“这个倒是无妨。母亲过些日子命人补上礼物就是了。”

    众人都被逗乐了。

    顾采蘋羡慕的看了纪妧一眼。纪妧落落大方的公布了喜讯,而她呢,怀着身孕却像做贼似的心虚,根本不敢声张。

    ......

    在李家做客半日,直到下午众人才辞行回府。

    在马车上,邹氏便忍不住夸赞道:“李二公子又体贴又细心,李夫人性情温和容易相处,妧姐儿嫁到李家来。可真是有福气。”

    小邹氏笑着应道:“这门亲事还是侯爷当年定下的,足可见侯爷眼光独到。”

    平日里极少有人提起威宁侯。

    威宁侯在边关镇守数年,平日里家信虽然没断过,却已经几年都没回过京城了。顾氏去世,纪妧出嫁,纪泽续弦,府里的喜事他无一例外的缺了席。虽然没人张口抱怨,不过,久而久之,存在感十分稀薄。

    邹氏关切的问道:“侯爷为妧姐儿定下了亲事。妤姐儿的亲事只怕侯爷还没来记得操持吧!”

    小邹氏叹道:“侯爷领兵去边关的时候,妤儿还只有几岁,哪里顾得上这些。”

    照着这架势,在将来的几年里。威宁侯是不会回京城了。纪妤的亲事只能由小邹氏自己操持。

    “妹妹要撑着府里这一摊子琐事,还要照顾儿女,委实是辛苦了。”邹氏这话倒也不全是拍马屁。

    偌大的威宁侯府,男主人常年不在府里,纪泽忙于朝务实极少回府,一切都靠小邹氏撑着。也亏得小邹氏精明强干。否则,不知要惹出多少乱子。

    小邹氏被夸中了最得意之处,眼里闪出了几分自得。

    事实上,最不希望威宁侯回京的人就是小邹氏。

    她和纪泽恋奸情热,府里隐约知晓的也有几个。只是无人敢声张罢了。一旦威宁侯回了府,哪有现在这般自在。

    小邹氏的心里甚至存着一个隐秘又恶毒的念头。

    最好是威宁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而还,既能为儿女都争一份荣耀富贵,又不会有任何后患......

    许瑾瑜冷眼看着小邹氏,微微扯了扯唇角。

    小邹氏在想什么,她倒是能猜到几分。

    这威宁侯确实是个倒霉鬼。前世的时候,在边军的一场战争里中了毒箭,不治身亡。至死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给自己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也便宜了小邹氏和纪泽这对贱人,在府里横行无忌。

    算算日子,大概就是在明年年初的时候......

    小邹氏话锋一转,忽的提起了许瑾瑜最不乐意听到的话题:“对了,前些日子徵儿去参加秋闱科考,听闻安国公府的陈二公子去送考。没想到,陈二公子竟然这般热心肠。”

    说到热心肠三个字,小邹氏意味深长,显然是别有所指。

    许瑾瑜垂下眼眸,假装此事和自己毫无关系。

    邹氏今非昔比,再也不是初进京城时的毫无心机了,避重就轻的应道:“说起来,都是沾了侯府的光。陈家和纪家是姻亲,陈二公子为人热情,送陈三公子去考场的时候,顺便也送了徵儿一程。”

    小邹氏眸光一闪,笑道:“我们姐妹两个私下说话,还用得着遮遮掩掩的么?依我看,陈二公子十有八九是动了结亲的心思,才会故意示好。”

    没算计到许瑾瑜,反而被许瑾瑜将了一军,让顾采蘋捡了个便宜。一想到此事,小邹氏就满心的憋闷。

    眼看着许瑾瑜有机会攀上安国公府这根高枝,小邹氏心里就更不痛快了。

    更重要的是,纪泽谋算着要将许徵送到秦王身边。要是冒出这么一桩亲事来,可就不太美妙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