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四章 意外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有哪一个女子愿意将别的女子送到新婚丈夫的床上?

    更何况,顾采蘋从来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出于女人的嫉妒心和独占心,她根本不愿让朝霞代替自己伺候枕席。

    不过,顾夫人说的很有道理。她如今怀着身孕,要以孩子为重,不该只顾着拈酸吃醋。万一纪泽憋不住跑出去厮混,再纳个美妾回府就不妙了。

    陪嫁丫鬟做通房是司空见惯的事。闺阁千金们出嫁,娘家大多会为其准备一些美貌伶俐的丫鬟。卖身契捏在手里,不用担心人心不稳起什么风浪。若是和主子离心或是小心思太多,随时可以发卖出府。

    顾采蘋出嫁的时候,除了朝霞之外,另有两个相貌出众的丫鬟,都是预备着做通房丫鬟的。论相貌论忠心,首选当然是朝霞。

    顾采蘋犹豫一番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今日晚上回府,就让朝霞开了脸做通房。

    ......

    回门讲究早去早回,没等天黑,顾采蘋便辞别父母,随着纪泽回府了。回府之后,照例是要先去汀兰院。

    小邹氏神色淡淡的问道:“世子今日陪着小顾氏回门,一切还算顺利妥当吧!”

    “有劳母亲操心,一切都还顺利。”纪泽张口答道。

    然后,小邹氏便不吭声了。

    显然,这是故意撂脸色给儿媳看,也是小邹氏在变相的表达心中的怨怼和不满。

    小邹氏从头至尾连看都没看顾采蘋一眼。顾采蘋干巴巴的坐着,尴尬极了,下意识的看向纪泽。

    纪泽眸光微闪,笑着为顾采蘋解围:“母亲这几日辛苦了,应该好好休息,儿子先领着小顾氏退下。今日晚饭就不过来了。”

    这话正中顾采蘋的心思,顾采蘋忙笑着起身,和纪泽一起告退。

    小邹氏眼睁睁的看着新婚夫妻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气的脸都青了。

    果然是只见新人笑不听旧人哭。顾采蘋刚过门两天。纪泽已经开始处处向着她了......

    丈夫的呵护体贴,让顾采蘋心里甜丝丝的。回了浅云居之后,顾采蘋一脸娇羞的说道:“多谢世子刚才为妾身解围。”

    纪泽温和的笑道;“夫妻本是一体,说这样的话可就见外了。”

    顾采蘋满心欢喜含情脉脉的应了一声;“世子说的是。”

    “母亲些许刁难。你也别耿耿于怀。”纪泽的声音十分温柔:“新妇过门,做婆婆的难免要立些规矩,免得儿媳不知进退。”

    顾采蘋被纪泽哄的晕乎乎的,想也不想的点头应道:“世子只管放心,这些道理妾身岂会不知。绝不会因此对婆婆生出怨怼。”

    纪泽的目光落在顾采蘋的肚子上,愈发温柔了几分:“你肚子里怀着纪家的子嗣,以后凡事都要以孩子为先。晨昏定省之类的规矩暂且都免了,府里的琐事也无需你过问,你只要安心养胎就行了。”

    顾采蘋一脸红晕,飘飘然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这个时候,纪泽就是让她去跳河,她大概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

    纪泽心里暗暗松口气。

    先哄住顾采蘋,等她肚子里的孩子安然出生了再对付她也不迟。

    这么一来,小邹氏不免要受些委屈闲气。得寻个时间。私下里好好的哄一哄小邹氏。免得她嫉妒心起,做出什么不妥的举动。

    ......

    用完晚饭之后,朝霞伺候着顾采蘋更衣梳洗。

    顾采蘋的目光在朝霞身上打了个转,冷不定的冒出了一句:“朝霞,你今晚就开了脸伺候世子如何?”

    朝霞先是一愣,旋即一阵惊喜涌上心头。此事主仆两个早有默契,她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却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朝霞勉强按捺下心头的雀跃欣喜,小心翼翼的应道:“小姐和世子正是新婚情热的时候,世子待小姐百般体贴。奴婢做通房丫鬟的事。还是缓一缓吧!”

    这种时候若是得意忘了形,后果一定很严重。

    朝霞这一番装模作样的忠心,果然起了作用。至少,顾采蘋的心里舒坦了一些。若是朝霞表现出迫不及待要爬床的样子。结果如何就不好说了。

    “我不是在试探你,你不用急着表忠心。”顾采蘋瞄了朝霞一眼,淡淡说道:“我怀着身孕,不能亲近世子。正是新婚,总不能一直委屈世子。所以,今天晚上你就代我伺候枕席。明日我会让人熬了避子汤给你。”

    朝霞不再推辞。羞怯又柔顺的应了,心里溢满了欢喜。

    顾采蘋按捺下心里的酸意,盘算着要怎么张口和纪泽说起此事。

    当然了!任主仆两个前思百转,怎么也料不到纪泽的反应......

    “世子,妾身有孕,不能伺候枕席。今日晚上,就让朝霞代妾身伺候世子。”顾采蘋一脸的贤惠大度,其实心里酸的都快冒泡了:“朝霞是妾身的贴身丫鬟,性子伶俐,温柔仔细......”

    “不必了!”纪泽神色淡然的打断顾采蘋:“我不是重欲之人。你刚进门,又怀着身孕,安心养胎就行,不必操劳这些。”

    朝霞的笑容凝结在唇角,既仓惶又失落。

    顾采蘋主动提起此事,却没想到世子竟然不肯点头......

    顾采蘋也颇为惊讶,下意识的说道:“世子是不是对朝霞不满意?若是不喜欢朝霞,妾身还有两个陪嫁丫鬟......”

    纪泽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声音十分冷淡:“不用了。今晚我一个人去书房歇下,你早些休息。”

    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顾采蘋愣愣的看着纪泽的身影,一时弄不清纪泽到底是清心寡欲,还是因为自己的提议生了气。反而忽略了今天晚上即将独守空闺的事实。

    朝霞又伤心又难堪,用力的咬着嘴唇,一脸泫然欲泣。

    若是纪泽痛快的答应下来,顾采蘋心里不免泛酸。现在纪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顾采蘋倒是对朝霞多了几分怜悯,笑着安慰道:“以后日子长着呢,我会再找个时间和世子说一说。你也别太伤心难过了。”

    朝霞用袖子擦了眼泪,乖巧的应了。

    主仆两个各怀心思,各自睡下不提。浑然不知半夜时分,本该睡在书房的纪泽悄然出了浅云居。

    ......

    小邹氏连续等了两晚,都等了个空。今晚索性早早歇下了。却没料到夜半时分,门被推开了。

    小邹氏被惊醒之后,既欢喜又免不了酸溜溜的来几句:“世子新婚燕尔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怎么还有闲心跑到我这儿来。”

    纪泽低笑一声,什么也没说,迅速的脱了衣服上了床。顾不及前戏,在小邹氏的惊呼声中入巷挞伐。

    小邹氏意思意思的挣扎了几下,很快便投入其中,忘情的呻~吟起来。

    激烈的交欢过后,小邹氏连日来的委屈和被冷落的不甘也散了不少,半真半假的嗔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让我连着等了两夜。还当着我的面和顾采蘋卿卿我我,分明是故意要气我。”

    纪泽哄道:“她毕竟刚过门,我总得做做样子。不过,这两晚我虽然睡在她身边,却连她的衣襟都没碰过。一身的精力还不是都给你了。”

    小邹氏在他的怀里扭动身子:“这种事我又不能找她去对质,你怎么说我只好怎么信了。”滑腻丰满柔软的身躯,轻易的撩拨起纪泽的**。

    纪泽眼眸暗了下来,却没像往日那般一撩就着:“你先别乱动,我有话要和你说。”

    小邹氏停下了动作,声音里有些不满:“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无非是让我忍着一些,不要故意刁难顾采蘋。如果不是为了此事,今晚你也不会特意来找我了。”

    再精明再厉害的女人,一旦吃起醋来,都如同市井泼妇一般难应付。

    纪泽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你别总是拈酸吃醋了。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只要顾采蘋安然的生了儿子,以后你想折腾她都随你的心意。”

    儿子!

    又是儿子!

    小邹氏用力的咬了咬嘴唇,一个冲动之下,“我替你生个儿子”差点脱口而出。幸好又及时忍住了。

    这种事风险极大,绝不能事先和纪泽商议。否则,纪泽必然会阻拦。白白伤了两人的感情。不如等先造成了既定的“事实”了,再告诉他也不迟。

    这个念头一旦涌上了心头,就像种子落进了田野里,迅速的茁壮成长。小邹氏根本抑制不了这个疯狂的念头。

    算算日子,这几天正是她最易受孕的时候。以前每次偷~情过后,她都会悄悄喝避子汤。当然,明天她是绝不会喝的了......

    要是在这个月里怀上身孕,将来用顾采蘋来遮掩也最方便。

    小邹氏打定主意,假意应道:“好,我一切都听你的就是了。春宵苦短,你莫非要把整夜的时间都浪费在口舌上么?”边说边主动的凑了过去。

    纪泽的呼吸声粗重起来,很快又将她压到了身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