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章 相遇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膈应了小邹氏一通之后,许瑾瑜心情大好。

    纪妧纪妤要去新房,很自然的拖上许瑾瑜一起去:“瑾表妹,我们一起去新房陪陪大嫂。”

    许瑾瑜欣然应了。顺便问了一声曹萦:“曹姐姐,你要一起去么?”曹萦本想拒绝,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改了主意,点头应了下来。

    一行人去了新房。

    纪泽正在众人的怂恿下,挑开了新娘的盖头。

    大红的盖头飘落,露出新娘娇羞的脸庞。

    平心而论,顾采蘋生的比顾氏秀丽。更何况,女子出嫁这一天,是一生中最美的时候。此时在众人面前亮相,颇有些让人惊艳。

    顾采蘋羞答答的抬头看了纪泽一眼,又羞红着脸垂下了头,心里满满的都是甜意。

    费尽心思,终于嫁给了纪泽,成了他的妻子。

    从几年前情窦初开的那一日开始,这就是她心里最隐秘最不可告人的美梦。今天,美梦终于成真了......

    相比起新娘的娇羞欢喜,纪泽的态度就淡然镇定多了。

    成亲这种事,第一次还是有些激动的。再经历一回,也就没什么稀奇了。更重要的是,他对眼前这个女子毫无好感,如果不是冲着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绝不会早早娶她过门。

    纪泽的掩饰功夫是一等一的。不管心里怎么想,脸上的笑容从未断过。

    众人鼓噪着将纪泽拖出了新房,闹腾着要灌新郎喝酒。

    新房里的人呼啦去了一大半,剩下的是喜娘和陪嫁丫鬟,还有纪妧许瑾瑜等人。

    按着此时的俗礼,新娘在这一天里不能随意张口说话。尤其是到了夫家,更要谨慎小心,免得当众出丑丢人。

    顾采蘋坐了半天花轿,现在又得规规矩矩地坐在床边,早就腰酸背痛了。

    许瑾瑜走到顾采蘋身边,小声道:“此时没有别人。表嫂若是觉得累了,不妨悄悄活动一下手脚。”

    纪妧不怎么情愿的张口附和:“瑾表妹说的是,大嫂动一动也无妨,没人会笑你的。”

    虽然身形不显。可顾采蘋实打实的是个孕妇。这样折腾,能受得了才是怪事。

    顾采蘋听着两人口中的表嫂大嫂,心里美滋滋的,果然侧过了身子,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腕。然后才坐姿端庄的坐好。然后听许瑾瑜和纪妧等人闲聊。

    她虽然不便插嘴,听着众人聊天也不算寂寞,时间也过的飞快。

    很快,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晚上的喜宴也快开始了。

    许瑾瑜略一思忖,笑道:“妧表姐,你和妤表姐在这儿陪着表嫂,我陪着曹姐姐去喜宴。”

    纪妧和纪妤一起点头应了。

    ......

    曹萦话语不多,却十分细心。出了新房之后,才低声道:“许妹妹,东厢房为上房。可我看着,这新房怎么设在了西厢房?”

    许瑾瑜轻描淡写的应道:“东厢房本是已故表嫂的住处,世子念及夫妻之情,没让人动东厢房,就新收拾了西厢房做新房。”

    事情的真相,只有寥寥几人知情。秉持着家丑不外扬的原则,这种事当然不便外传。

    曹萦一听便知道其中别有内情,识趣的没有追问。

    两人相携出了浅云居,一抬头,却见几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领先的一个。身材修长,面容俊秀,唇角含笑,正是许徵。许徵身侧的两个英俊少年。则分别是陈元青纪灏。

    陈元昭倒是没见踪影......

    许瑾瑜略一失神,很快便回过神来,快步迎了上去:“大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许徵笑道;“今天是最后一场的最后一天,考完了一身轻松,索性提前交卷出来了。元青表弟和纪表弟也是如此。我们三个正好一起赶着回来喝杯喜酒。”

    一边说着。一边看了许瑾瑜身侧的少女一眼。虽然只见过一面,不过,许徵对这个文雅秀气的少女却出奇的印象深刻。

    曹大人的掌上明珠,曹萦!

    没想到,今日她也到威宁侯府来了。

    曹萦也在偷偷看许徵,和他的目光一触,心里一阵莫名的慌乱,下意识的垂下了眼眸。

    许瑾瑜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哥,这是曹姐姐,你几个月前曾见过她一回,该不会忘了吧!”

    许徵的声音清亮好听:“当然没忘。许徵见过曹小姐。”抱拳示意,行了平辈礼。

    曹萦定定神,微笑着应道:“多日不见,许公子风采依然,举手投足满是自信。看来,今科秋闱必然高中。”

    许徵颇守礼数,很快便收回目光:“承蒙曹小姐吉言,希望半个月后放榜,能有好消息。”

    不算熟识,寥寥几句寒暄后,不便再多说话。

    许瑾瑜和陈元青纪灏分别打了招呼,便和曹萦一起离开了。

    ......

    许徵忍住多看少女身影一眼的冲动,对陈元青和纪灏笑道:“我们回来的倒是巧,正好能赶上晚上的喜宴。”

    纪灏笑着附和:“没赶上迎亲拜堂,赶上这顿喜宴也算不错了。”

    陈元青对喜宴的兴趣,远远不及对刚才的一幕来的兴趣大,抵了抵许徵,挤眉弄眼的笑道:“你什么时候见过这位曹小姐?”

    同是少年人,对这种事最是敏感。

    许徵脸孔微热,瞪了陈元青一眼:“她是曹大人的千金,我以前登门向曹大人请教的时候,偶然间匆匆见了一回,也不算熟悉。你可别乱说,免得损了人家姑娘的清誉。”

    哟!瞧瞧这紧张的样子!要说没半点意思,谁都不信!

    陈元青和纪灏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然后一左一右围了上去。

    “你和曹小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快些说来听听!”

    “就是就是,以前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你瞒的也太紧了吧!”

    面对两张兴致勃勃的脸孔,许徵既无奈又哭笑不得:“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和她只见过一回,根本没说过话,你们两个别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行不行。”

    可惜,他的解释两人根本听不进去,依旧追问不休。

    许徵无奈之下,落荒而逃。(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