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九章 过门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曹萦喜静,平日极少出门做客。

    纪妧乍然见了,竟一时没认出是谁。待听说了她的闺名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曹大人的千金。”

    曹大人是国子监祭酒,又做过太子太傅,是当朝闻名的大儒,家风清正,在京城中颇为名声。更令人称道的是,曹大人从未纳过侍妾,和曹夫人十分恩爱。长子考中了进士外放做了知县,次子也已娶亲,唯一的掌上明珠舍不得早早嫁出去,一直未曾定亲。

    曹萦虽然极少赴宴,在京城闺秀里却很有名气。擅诗词擅书法,才学丝毫不弱于男子。

    曹萦笑着上前见了礼:“见过李二少奶奶。”

    出嫁从夫,往日的纪二小姐如今是李家的二少奶奶,称呼也随之有了改变。

    纪妧成亲还不满三个月,听到这样的称呼有些不适应,微微红了脸:“曹小姐太多礼了。”又看向许瑾瑜:“瑾表妹,你和曹小姐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许瑾瑜看着性情温柔,实则颇有戒心,并不好亲近。纪妧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对人这般随意亲厚。

    许瑾瑜笑道:“前些日子叶家小姐办了赏菊宴,我和曹姐姐一起去赴宴便认识了。说话间很是投缘。其实,我们这才是第二次见面。”

    纪妧讶然的挑了挑眉。这才第二次碰面,竟然就这般亲热......就算再投缘,也不至如此吧!

    这其中,莫非有些别的缘由?

    正想着,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瑾娘,”邹氏口中笑着喊许瑾瑜,一双眼睛却忍不住连连飘向曹萦:“这位可是曹家小姐么?”

    许瑾瑜笑着应道:“正是曹姐姐。”又为曹萦介绍:“曹姐姐,这是我娘。”

    曹萦微微一笑,敛衽行礼,斯文而秀气:“见过许伯母。”

    邹氏终于有了正大光明的机会打量曹萦,越看越是满意:“上次瑾娘从叶府做客回来。时常在我面前夸赞你。今日一见,果然生的貌美温柔娴静。”

    温柔娴静是有的,貌美就稍稍有些夸张了。

    曹萦并不是令人惊艳的少女,容貌算的上清秀耐看。不过。腹有诗书气自华,那份清雅的书卷气令她别有一番动人的气质。

    “伯母盛赞了。”曹萦抿唇笑道:“在许妹妹面前,貌美这两个字,我实在愧不敢当。”

    邹氏很自然的握住了曹萦的手,笑着说道:“怎么愧不敢当。到京城几个月。我也见识了不少闺秀千金,曹小姐无论是容貌气质都是顶尖出挑的。瑾娘能和曹小姐结识成为闺中好友,我这个当娘的心里也觉得安慰。”

    被人这么当面夸赞,任谁都会觉得羞赧。曹萦微微红着脸,却又不便将手抽回来。

    邹氏不同寻常的热情,终于引来了纪妧的注目。

    眼前这一幕,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

    对了!刚才叶氏见了许瑾瑜不就是攥着她的手不放么?

    纪妧瞬间了悟了什么,冲许瑾瑜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

    许瑾瑜正觉得无奈好笑呢!自家亲娘未免太心急了,巴巴的跑过来,就是为了亲眼看一看曹萦。以纪妧的聪慧。看不出其中的端倪才是怪事......

    许瑾瑜咳嗽一声,提醒道:“娘,你不是要陪着姨母招呼客人么?”看也看过了,招呼也打过了,再这么拉着人家不放,也太惹眼了。

    邹氏接收到许瑾瑜的眼神提醒,也察觉出自己有些失态了,讪讪的松了手:“瞧瞧我这记性,见了你们一高兴,差点把要紧事都忘了。”

    临走前。到底忍不住又笑着看了曹萦一眼:“曹小姐日后有空,多和瑾娘走动来往。瑾娘来京城这么久了,难得有性情相投的朋友。”

    曹萦涵养极好,虽然觉得邹氏的态度热情的有些诡异。也没表露出来,温柔的笑着应了。

    邹氏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纪妧几乎可以确定邹氏的心意了,故意用酸溜溜的语气开起了玩笑:“我还从未见过姨母对哪家的姑娘这么热情过。就连见了我,姨母也没这么亲热呢!曹小姐真是人见人爱,一见面就入了姨母的眼。”

    曹萦何等聪慧,立刻闻弦歌而知雅意。俏脸浮起淡淡的红晕。脑海中忽的闪过一张俊秀的少年面孔......

    于是,一张俏脸就更红了。

    许瑾瑜笑着为曹萦解围:“我娘这是为我结识了好朋友高兴呢!自从妧表姐出嫁以后,府里可冷清了不少。我整日里除了和妤表妹说话之外,就是做绣活打发时间,不免有些气闷。我娘就盼着我能结交些闺阁好友,多出去走动。说起来,我还没到李家去做过客,不知妧表姐什么时候发帖子邀我去李府?”

    纪妧很配合的转移话题:“再过几日是我生辰,到时候母亲大嫂三妹都要过去,你和姨母也一定要来。”

    ......

    说说笑笑中,时间过的飞快。

    一阵嘈杂喧闹的声音隐隐传了过来,显然是迎亲的队伍回来了。

    纪妧神色一动,正要说什么,纪妤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兴冲冲的说道:“迎亲的队伍回来了,下面该拜堂了。我们一起凑凑热闹去。”

    边说边拉起纪妧的手,兴致勃勃的往外跑。

    纪妧也顾不得数落纪妤举止冒失了,快步随着纪妤走了出去,还不忘回头招呼许瑾瑜一声:“瑾表妹,快些一起过去。”

    虽然纪妧瞧不上顾采蘋,可不管怎么说,过了门就是长嫂。更何况,顾采蘋的肚子里还揣了一个金贵的。看在孩子的份上,总得对这个新过门的大嫂客气一些。

    许瑾瑜含笑应了,拉着曹萦,不疾不徐的跟了上去。

    拜堂的喜堂就设在浅云居的正堂里。

    纪家的亲友都来了喜堂,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十分热闹。纪妧等人到的时候,众人立刻让开了地方。这是威宁侯府里正经的主子,也是纪泽嫡亲的妹妹。再没有别人比她更有资格观礼了。

    托纪妧的福,许瑾瑜也有幸站到了最里层。

    俊美如玉的纪泽,穿着大红喜袍,愈发显得玉树临风倜傥潇洒。

    顾采蘋穿着精致的嫁衣,头上顶着厚厚的盖头,娇怯的站在纪泽身侧。虽然看不清面容,却丝毫不妨碍周围众人的一片赞叹声。什么“一双璧人”“天造地设”“珠联璧合”之类的贺喜声,蜂拥而来。

    威宁侯远在边关,坐在上首的只有小邹氏这个继母。

    小邹氏脸上笑的有多甜,心里就有多苦。不,不止是苦涩,还有无边的嫉恨。嫉妒的火焰在胸膛不停的燃烧,她耗尽了全身的自制力,才勉强维持着继母应有的体面。

    纪泽迅速的看了她一眼,目光里含着不动声色的警告。

    今天这样的日子,绝不容有半点不妥!

    小邹氏暗暗咬碎了一口银牙,面上还算平稳。

    “一拜天地!”一对新人先对着外面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一对新人向小邹氏深深一拜。

    “夫妻对拜!”

    在喜娘的指挥下,纪泽和顾采蘋相对站着,互相拜了一拜。然后,是一声喜气洋洋的“送入洞房”。纪泽手中握着喜带,另一头是顾采蘋,两人一前一后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洞房里。

    按着俗礼,婆婆是不能跟着进洞房的。

    小邹氏坐在椅子上,眼睁睁的看着一对新人的身影在眼前消失。心里又气又酸又苦。

    “姨母,你还好吧!”一个关切的声音忽的在耳边响起。许瑾瑜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小邹氏身边,一脸的关怀:“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是不是今日太过忙碌劳累了?”

    小邹氏回过神来,顺着许瑾瑜的话音笑道:“果真是老了,忙活了这半天功夫就浑身疲倦。好在还能撑得住,你不必为我担心。”

    不管怎么样,也得将今天撑过去再说。

    许瑾瑜眸光微闪,笑着叹道:“姨母为了世子,可算是操心劳碌费心费力了。有这样的继母,世子一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心虚的人难免多疑。

    小邹氏笑容一顿,下意识的看了许瑾瑜一眼。却见许瑾瑜笑颜如花,目光清澈,毫无异样。

    看来,是她杯弓蛇影太多心了。

    小邹氏暗暗想着,随口应道:“侯爷常年不在府里,我这个做继母的,自然要代侯爷好好照顾世子。顾氏一走,世子身边无人照料衣食起居,如今续娶了顾四小姐,我心中也安慰的很。”

    许瑾瑜笑着附和:“姨母说的是。世子英俊倜傥年少得志,顾姐姐貌美贤淑,两人结为连理,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表嫂地下有知,也一定会为他们高兴。”

    一提到顾氏,小邹氏总有些许不自在,今天也不例外,咳嗽一声道:“今天是世子的大喜日子,就不要提起故去的人了。人总得向前看,总惦记着逝去的人,没什么益处,反而徒惹伤感。”

    许瑾瑜没有反驳,甚至顺着小邹氏的话音说道:“姨母说的是。”(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