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八章 热情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秋闱终于到了第三场。

    这三场考试里,最关键最重要的是第一场。一般来说,只要第一场考的好,后面两场稍差一些,中榜也没问题。反之,若是第一场失了手,给阅卷的主考官留下了平平的印象,后面两场的试卷得分也不会高。

    许徵第一场第二场考的都很好,到了第三场,心态已经十分平和,只要稳稳的发挥,一个举人的功名是跑不了的。

    因为心情不错,就连看到陈元昭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许徵对陈元青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怡然自得的将木箱扔给了陈元昭,还吩咐了一句:“拎稳了。”

    陈元昭:“......”

    许徵眼角余光瞄到陈元昭隐隐变黑的俊脸,心情大好,步伐也随之轻快起来。

    陈元青同情的看了陈元昭一眼。谁让他之前狠狠开罪过许徵?这也算是现世报来的快了!

    陈元昭正憋了一肚子闷气,在见到陈元青怜悯的眼神后,心里愈发郁闷。

    现在暂且让许徵得意片刻。心情好了,考试也能发挥得更好些。要不是顾及这一点,他岂肯这般忍让!

    许瑾瑜坐在马车上,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不知怎么的生出了想笑的冲动。

    在她的印象中,陈元昭一直是高高在上冷凝无情的,对谁都不假辞色。这些日子却一直巴巴的送上门来,受冷言冷语不说,还要受闲气......

    亏得他一一忍了下来!

    “真看不出,一向心高气傲的陈将军竟能忍得下这份闲气。”邹氏忍不住喃喃自语,一边若有所指的看了许瑾瑜一眼。

    说到底,陈元昭还不是为了她才肯放低身段来讨好许徵?这份心意,不能说不可贵了!有哪个男人能为女子做到这一点?

    许瑾瑜没有接这个话茬,左顾言他道:“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邹氏也只得撇开不提,笑着点了点头。

    一双儿女都是极有主见的。她这个亲娘根本做不了他们的主,索性想开些,由着他们算了。

    ......

    最后一场考试,依然是三天。秋闱的第三天。是纪泽和顾采蘋成亲的日子。

    许徵陈元青自然无缘列席,纪灏也在下场考试,都不能前来。

    事实上,婚期这一天的日子也是纪泽和小邹氏特意挑的。秋闱考试每三年一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在这个时候。低调的成亲,也能少惹些人瞩目。

    小邹氏为了筹备喜宴,费了不少心思。既要低调,又不能太简单寒酸失了威宁侯府的颜面。宴请的宾客当然不能太多,那些关系远一些的不请也罢,只请姻亲和同族。饶是如此,来的宾客也足有十几席。

    纪泽穿着大红喜袍,骑着骏马,领着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的去了顾家迎亲。

    小邹氏目送着迎亲队伍,心里直冒酸水。

    八年前。纪泽风光的娶了顾氏过门。好不容易除掉了顾氏这个眼中钉,却白白便宜了顾采蘋......再想到顾采蘋肚中还揣着一个小的,小邹氏愈发气短胸闷。

    可她连自怨自艾的空闲也没有,今日一堆宾客,都要靠着她招呼。小邹氏强打起精神挤出笑容,和众女眷寒暄。

    邹氏陪在小邹氏身边招呼女眷,许瑾瑜也不得清闲,陪着纪妤纪妧一起招呼同龄的少女。

    纪妧忙里偷闲,打量许瑾瑜一眼,抿唇低笑道:“瑾表妹。你近来可是出尽了风头。”

    许瑾瑜装傻充愣:“妧表姐说笑了,我每日老老实实待在府里,有什么风头可出的。”

    “得了,在我面前还遮遮掩掩的。”纪妧半开玩笑的打趣:“你和姨母送徵表弟去考场。在国子监外的街道上‘巧遇’陈二表哥,他还为徵表弟拎了木箱。看到这一幕的人可不少。”

    这世间从来少不了喜欢八卦的人。主角是声名赫赫的陈元昭,就更引人瞩目了。再联想到当日英雄救美的事,众人愈发传的沸沸扬扬。就连足不出户的纪妧也听说了这件事。

    许瑾瑜无力辩驳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闭口不语。

    纪妧却不肯放过她,压低了声音问道:“陈二表哥对你倾心。说不定很快就会登门提亲,你心里是怎么打算的?”

    许瑾瑜想了想,决定说实话:“我不会嫁给他。”

    什么?

    纪妧笑容一顿,一脸的不敢置信:“你说什么?你竟然不打算嫁给陈二表哥?”

    “是。”这些日子,许瑾瑜不知想过多少次这个问题,每次到最后都是同一个答案:“齐大非偶,安国公府我们许家高攀不起,也不想高攀。”

    纪妧怔怔的看着许瑾瑜,像是第一次认识许瑾瑜一般。

    那可是陈元昭!

    家世出众,相貌英俊,年少得志,更难得的是洁身自好——当然了,最后这一点众说纷纭意见不一。有不少人认定了陈元昭身患隐疾因此不近女色。撇开这一条姑且不谈,不管从哪方面看,陈元昭都是闺阁少女心中的最佳夫婿人选。

    许瑾瑜竟然毫不动心?!

    所谓齐大非偶,分明是借口。真正的原因难道是......

    “瑾表妹,莫非你暗中恋慕大哥,所以才没对陈二表哥动心?”纪妧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当日我倒是有心撮合你和大哥,可恨还没来得及张口,就被顾采蘋先下手为强......”

    “你别胡思乱想好不好。”许瑾瑜哭笑不得的打算纪妧:“我对世子从来没有半点非分之想。他和顾四小姐共结连理,我为他们高兴还来不及。至于陈二表哥......他曾救过我,我对他心存感激,不过,也仅止于此。”

    许瑾瑜说的轻描淡写云淡风轻。

    纪妧半信半疑,正要追根问底,眼角余光忽然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翩翩而来。

    纪妧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悄悄扯了扯许瑾瑜的衣袖,顺便使了个眼色。

    许瑾瑜顺着纪妧的目光看了过去,笑容不由得一顿。

    ......

    今天是纪泽续弦的大喜日子。安国公府自然要登门道贺。此时翩然走过来的美丽优雅女子,正是安国公夫人叶氏。

    叶氏薄施脂粉,笑意盈盈,顾盼间容色耀目。走在她身侧的陶氏。在叶氏绝世风姿的映衬下,毫不起眼。

    叶氏很显然是冲着许瑾瑜来的。

    许瑾瑜身为晚辈,不得不上前行礼:“瑾瑜见过安国公夫人。”

    “快些免礼。”叶氏笑吟吟的亲手搀扶起许瑾瑜,态度热情的令人头皮发麻:“多日不见,瑾娘出落的愈发水灵了。”

    几个月前去安国公府的时候。叶氏也算随和亲切。可和今日一比,又实在不算什么了。

    许瑾瑜笑的有些僵硬:“多谢夫人夸赞。”

    “叫夫人也太见外了。”叶氏含笑道:“你随妧儿叫我一声舅母就是了。”

    纪妧抿唇一笑,若有所指的接过话茬:“瑾表妹,舅母一番盛情,你可别不领情,随我叫一声舅母就是了。”

    许瑾瑜只得改口,叫了一声舅母,心里却无奈的连连苦笑。

    陈元昭到底和他娘说了什么?

    叶氏见了她,简直就是一副婆婆见儿媳的架势......还是百般满意的那一种!

    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的举动难免会让人生出误会。没见周围人看过来的眼神有多暧~昧么?

    陶氏咳嗽一声笑道:“大嫂。这里都是些年轻的姑娘们在说笑,我们还是到正堂去吧!”说起郁闷,陶氏半点都不比许瑾瑜少。

    她之前因为陈元青对许瑾瑜诸多偏见,明里暗里没少说过刻薄话。谁能想到,陈元昭竟中意许瑾瑜,叶氏也乐见其成。她夹在其中可就尴尬了。

    见了许瑾瑜,脸上总有些火辣辣的。

    叶氏对陶氏那点小心思心知肚明,也不说破,笑着应道:“也好。”

    临走前,叶氏和颜悦色的对许瑾瑜笑道:“瑾娘。以后你有闲空了,不妨多到安国公府来走动,陪我说说话。元昭整日在军营里,无暇陪我。我一个人呆着怪冷清的。”

    ......许瑾瑜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只好含糊其辞的应了一声。

    待叶氏陶氏走了之后,纪妧立刻挤眉弄眼的笑了起来:“以后可别说什么齐大非偶了。依我看,舅母对你可满意的很。”

    一口一个瑾娘,口口声声让许瑾瑜到安国公府走动。对许瑾瑜的满意几乎写在了脸上。

    许瑾瑜苦笑一声:“妧表姐,你就别笑我了。长辈这般热情,我当面总不好推辞,不过,这安国公府我是不会去的。”

    纪妧笑容一敛容,神色认真了不少:“瑾表妹,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顾虑,不过,以我看来,陈二表哥虽然性子冷了一些,比那些整日风花雪月纵情酒色的浪荡公子可要强多了。难得他对你一片真心,你可别一时意气用事,错过了好姻缘。”

    纪妧的话语里满是真诚和关切。

    许瑾瑜心里一暖,握住纪妧的手:“妧表姐,你放心,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什么。”

    纪妧凝视着许瑾瑜,那双美丽清澈的眸子里满是坚定。

    “你一直是个有主见的,”纪妧不无自嘲的笑了笑:“是我多虑了。”

    许瑾瑜低声道:“妧表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着想,你的一片心意我心领了,也很感激。我和陈元昭之间,并非你想的那样......”

    纪妧笑着打断许瑾瑜:“这是你的终身大事,别人说的再多也没用,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怎么想。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那边又有客人来了,我们一起过去招呼客人。”

    纪妧一直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如今更多了几分体贴和善解人意。

    许瑾瑜笑着点了点头。

    ......

    许瑾瑜和纪妧相携走到了门口处。

    这一拨客人里,赫然有一张熟悉的清雅秀丽的脸孔。

    许瑾瑜喜出望外,笑着迎了上去:“曹姐姐,没想到你今日也来了。”

    这个少女,正是曹萦。

    曹萦抿唇一笑:“我是随着母亲一起来的。”

    许瑾瑜这才留意到曹萦身边的中年妇人,忙笑着行了晚辈礼:“瑾瑜见过曹夫人。”

    曹夫人已经年过四旬,额上眼角都有了细纹,一双眼睛却明亮美丽。曹萦的容貌肖似曹夫人,尤其是一双眼睛更像足了八分。

    曹夫人态度和蔼亲切:“你就是许家小姐吧!萦儿上次去叶府做客回来之后,提了你好几回。今日一见,果然生的美丽出挑。”顿了顿,又笑道:“我也见过许公子,你们兄妹两个如人中龙凤,让人看了就心生欢喜。”

    听曹夫人的语气,对许徵印象很不错啊!

    “多谢夫人盛赞。”许瑾瑜心情陡然好了起来,笑容也灿烂了几分:“大哥曾屡次登门向曹大人请教,此次秋闱,只盼着大哥能不负所望考中,到时候再登门拜师。”

    按着此时的考场惯例,秋闱的主考官,自动就成了举子们的座师。将来入了仕途,学生和座师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还有同乡同年同科等等,都是不可忽视的人脉关系。这也正是许徵最欠缺的。

    曹夫人含笑道:“许公子年少英才,在学业上刻苦勤奋,又极有灵气。老爷在我面前夸赞过数回。料想这次秋闱一定能高中。”

    许瑾瑜笑着应道:“托夫人吉言。”

    寒暄几句后,曹夫人便去了正堂。

    曹萦自是留下了。她和许瑾瑜只见过一回,性情却颇为相投,在一起说话毫无隔阂之感:“你不是说了要来找我么?我左等右等,也不见你登门。”

    许瑾瑜歉然一笑:“这些日子府里忙着世子成亲的琐事,再有大哥要参加秋闱科考,我整日惦记着,也就没心思出府走动了。这才失了约,曹姐姐可别见怪。”

    曹萦笑道:“我也就随口这么一说,你可别耿耿于怀放在心上。我这不是登门来找你了么?今日你可得好好尽一尽地主之谊。”

    曹萦说的风趣,许瑾瑜心中的些许歉意也迅速褪去,欣然点头。(未完待续。)

    PS:  今天两章合一章~

    你们果然都是陈二的亲妈,这才小小的虐一下,就开始嫌女主傲娇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