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来了!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两天后,许瑾瑜和邹氏送许徵去考第二场。

    国子监外的街道照例是人山人海。许瑾瑜和邹氏不便下马车,只能由许徵独自下了马车,拎着木箱子自己走进去。

    许瑾瑜下意识的往四周看了一眼,待察觉到自己的举动时,不由得自嘲的笑了一笑。两天前已经拒绝了陈元昭,以他的性子,今日绝不可能再来了......

    许徵似察觉到许瑾瑜的心神不宁,随口笑道:“放心,他今天不可能再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少年声音:“徵表哥,没想到这么巧在这儿遇到你。”

    赫然是陈元青的声音!

    许徵许瑾瑜一起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一个俊朗爱笑的少年大步走了过来......然后,身后徐徐走来一个高大英俊又冷漠的青年男子!

    许徵:“......”

    许瑾瑜:“......”

    陈元昭竟然还是来了!

    不过,人家是来送陈元青进考场的。许徵不好说什么,索性无视那张碍眼的俊脸,只和陈元青寒暄:“今天是考第二场了。上一场你考的如何?”

    陈元青耸耸肩:“自我感觉不错,就不知道负责阅卷的考官是不是和我同样的感觉。”

    话说的风趣幽默,顿时将众人都逗乐了。

    许徵也展颜笑了起来,打趣道:“看你这般有把握,看来此次必然能高中了。”

    “彼此彼此。”陈元青笑道:“我看徵表哥胸有成竹满脸自信,必然更甚于我。这解元的位置索性就让给你了。”

    两人有说有笑,气氛颇为融洽。

    陈元昭也不插嘴,就这么随意的站在陈元青身侧。

    只要有陈元昭在的场合,哪怕他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也绝对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许瑾瑜看似自若,实则一颗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陈元昭并没有什么惊人的举动,冷凝深沉的目光偶尔掠过许瑾瑜的俏脸,略一停顿便收了回去。

    寒暄几句后。陈元青主动邀许徵:“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一起去考场。”

    不管是巧合还是有心为之,遇到遇到了,相携同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许徵也不矫情。立刻笑着应了。

    然后,就听陈元青热情的笑道:“这木箱太沉了,我们要留着精力应付考试,不如将木箱给我二哥拎着吧!他力气大,拎上两个也无所谓。”

    边说边将许徵手里的木箱子拿了过去。递给了陈元昭。

    许徵:“......”

    算了!有免费的苦工,不用白不用!反正就是拎了木箱,他也不会感激陈元昭一星半点。

    许徵很快就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树,闲闲的说了句:“有劳陈将军了。”便转过头,和陈元青一起走了。

    陈元青冲陈元昭眨眨眼。二哥,加油!

    陈元昭强忍住将木箱砸到陈元青头上的冲动,面无表情的跟了上去。

    堂堂神卫营统领将军,却做起了书童......传出去,简直笑掉人的大牙!更郁闷的是,人家许徵根本不稀罕。他这么上赶着凑上来,简直是用热脸贴人家的冷臀部。

    ......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两天前说起。

    被许瑾瑜婉言拒绝后,陈元昭心情十分挫败十分懊恼。

    放弃?这当然不会。不过心情实在是糟糕就是了。憋在心里难受,想找个人商议。这个人选,除了陈元青似乎也没别人了。

    陈元昭特地回了安国公府。

    陈元青见到陈元昭,一脸感动:“二哥,我今天第一场考完了,你是特地回来看我的吧!”二哥这么忙,竟然还惦记着回来看他,真是太感动了!

    陈元昭没什么表情的瞄了他一眼:“我有事和你说。”

    陈元青兴致勃勃的问道:“什么事?”

    陈元昭略一犹豫。简洁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他不善言辞,说起来干巴巴的。可这件事本身已经足够跌宕起伏了,陈元青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嘴巴也越张越大。一副想笑又强忍住的样子。让心情本就不好的陈元昭更烦闷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碰了钉子,你是不是很高兴?”

    陈元青连连否认:“没有的事,绝对没有。我就是有点惊讶而已。”

    陈元昭竟然放低身段去讨好许徵,想起那样的画面,实在太有喜感了。至于陈元昭被婉言拒绝嘛,这倒是意料中的事。

    谁让陈元昭以前狠狠的开罪过许徵?许徵要是看他顺眼才是怪事。许瑾瑜和许徵兄妹情深。许徵不点头,许瑾瑜绝不可能同意这门亲事。

    “......二哥,你别气馁。”陈元青为陈元昭加油打气:“被拒绝一回不算什么,想娶心仪的姑娘,脸皮就要放厚一点。过两天,再去国子监外等着徵表哥和瑾表妹。”

    还去?

    陈元昭拧起了眉头:“这样合适吗?”

    陈元青咧嘴笑道:“怎么不合适!你要是不好意思独自一人去,就打着送我进考场的幌子去就是了。你之前把徵表哥开罪的太狠了,想扭转回来,就得豁出这张脸。”

    陈元昭没吭声。

    没反对,显然就是同意了。

    于是,今天一大早,陈元昭特意送了陈元青过来。为了及时等到许徵,还动用了不少暗卫,从马车出了威宁侯府开始,就有暗卫提前一步快马来送信了。

    现在想来,这哪里是什么好主意,根本就是个馊的不能再馊的主意。

    陈元昭两手各拎一个木箱跟在两人身后,心情十分阴郁。

    ......

    这一回,邹氏竟什么也没说,只是一路上若有所思的看着许瑾瑜。

    许瑾瑜被看的浑身不自在,想张口解释,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陈元昭摆明了没死心,所以借着送陈元青的理由又凑了过来。这份“不屈不挠”,让人哭笑不得又无奈之极。

    许瑾瑜绝不会承认,当她看到陈元昭的时候,心里竟隐隐有些悸动和欣喜......

    真是一团乱麻!

    很快。三天又过去了。

    陈元昭和陈元青一起送了许徵回府。正巧纪泽也在府中,见了这阵仗,先是一愣,然后又似明白了什么。

    陈元昭何曾对人如此殷勤过。这样的举动,分明是别有所图。看来,是真的中意许瑾瑜那个黄毛丫头!

    纪泽心里暗暗想着,面上却不动声色,笑着招呼道:“徵表弟元青表弟。你们两个辛苦了。第二场已经考过了,只剩第三场了。”

    许徵笑着接过话茬:“是啊,第三场的考试日子不巧的很,正好适逢世子成亲。我和元青表弟要错过这次喜宴了。”

    提到喜宴,纪泽神情淡淡,没多少喜意:“错过了也无妨。等你们两个考完了秋闱回来再补上好了。”

    纪泽又看向陈元昭,半开玩笑的说道:“子熙,你近来不是一直忙着训练新兵吗?竟有闲空送考!”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竟然没解释也没反驳:“你日日忙碌,不也抽出闲空来成亲?”

    众人:“......”

    笑话有点冷!更令人震惊的是陈元昭竟然也会说笑!

    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

    只有许徵面无笑意。陈元昭果然没死心。还在打着许瑾瑜的主意。成亲两个字说的倒是顺溜......

    “子熙难得来一回,今日在府里小酌几杯。”纪泽扯开了话题,含笑挽留。

    陈元昭本想点头,眼角余光瞄到许徵不算美妙的脸色,很快又改了主意:“他们两个连着考了三天,一定很累,不宜饮酒。今日就算了,改日再说。”

    纪泽也不勉强:“也好。那就改日再聚。”

    ......

    许徵沉着脸回了引嫣阁。这一回,陈元昭还算识趣,没有跟着来。

    许瑾瑜随着许徵进了书房。

    兄妹两个说话。无需弯弯绕绕,直截了当。许徵皱眉说道:“看这样子,陈元昭根本不肯死心。说不定很快就会找人登门来提亲了。”

    许瑾瑜想也不想地应道:“提亲的事在他,答不答应在我。到时候拒绝就是了。”

    许瑾瑜的反应。令许徵神色为之一缓:“如果只是来提亲,倒是好应付。我只担心陈元昭会进宫求旨赐婚。”

    许瑾瑜一怔,下意识的说了句:“这个应该不至于吧!”

    许徵轻哼一声:“怎么不可能。他明知我们不愿意,登门提亲也会被拒绝,当然会想出别的法子来。对别人来说,求旨赐婚难如登天。对他来说却不是难事。皇后娘娘是他的亲姨母,只要他张口恳求,皇后娘娘十有八九会点头。到时候赐婚的旨意一下,我们就是想拒绝也不可能了。”

    陈元昭和叶皇后面和心不合,真的会为了她进宫求旨意赐婚吗?

    许瑾瑜想说不可能,话到嘴边却又迟疑了。

    许徵略一思忖,倒是想出了对策:“皇后娘娘就算是要颁旨赐婚,也不可能很快。至少也会召你进宫见上一面。若是真有那一天,你就抢先说已经有了口头婚约。皇后娘娘就算再向着陈元昭,也不好拆散别人的姻缘,硬是要为他赐婚了吧!”

    这主意倒是可行。

    许瑾瑜想了想,点头应下了。(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陈元昭:大舅兄,我送你进考场......

    许徵冷笑:滚!

    陈元昭:......舅兄虐我千百遍,我待舅兄如初恋!

    ------------

    这几章是不是看的很欢乐~O(∩_∩)O~

    最后,友情推荐朋友的新书:

    书名:重生之福星高照

    书号:3569830

    简介:本是世家贵女,岂容他人放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