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五章 讨好!!!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和许徵两个见了鬼一般的表情,令人心塞。

    陈元昭平生第一次做出这样的讨好举动,心里本来就别扭,再看到兄妹两个不敢置信的震惊错愕就更别扭了。

    不过,来都来了!总不能半途退缩!

    陈元昭维持面瘫的表情,说道:“时间无多,乡试就要开始了,快些走吧!别耽搁了进考场。”

    许徵总算回过神来,目光既冷淡又有些不善:“我自会去考场,就不劳烦陈将军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管陈元昭来意是什么,他都没有领情的打算!

    不识好歹!自己特意来送他,竟然这副嫌弃的表情。

    陈元昭心里冷哼一声,差点就当场翻脸走人。不过,在眼角余光瞄到许瑾瑜圆睁的杏眼时,又改了主意。

    看在许瑾瑜的面上,就忍上一回好了。

    陈元昭竭力缓和脸上的表情。

    可惜他是常年的冰块面瘫脸,怎么挤也挤不出温和亲切的笑脸来,既僵硬又不自然:“今天要进考场的人太多了。瑾表妹和伯母都是女子,不便送你进去。我送你一程。”

    许徵皮笑肉不笑的应道:“陈将军一片好心,我心领了。不过,我们非亲非故又没交情,我进考场这点小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非亲非故又没交情?

    陈元昭眼皮跳了一跳,心里的怒气嗖嗖的往上涌。

    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这也就算了。最可气的是想贴都贴不上去......罢了!现在不宜和他翻脸。等日后娶了许瑾瑜过门,再慢慢和许徵算账。

    陈元昭用尽了全身的自制力,才按捺住了转身走人的冲动。不过,其余的话也实在张不了口了。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那儿。

    许徵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看向许瑾瑜:“妹妹,我走了,你和娘先回府去。第一场要考三天,这三天里。若是有‘不相干’的人登门做客,你一律不理。”

    “不相干”的某人,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许瑾瑜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胡乱点头应了。

    虽然不清楚陈元昭为什么会忽然抽风到这里来。不过,总和她脱不了干系......那一天在叶府的一幕陡然浮上脑海。

    许瑾瑜下意识的看了陈元昭一眼,恰巧陈元昭也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一触,心中各自泛起了奇异莫名的滋味,迅速各自移开了。

    许徵看在眼里。心里愈发不是滋味。

    这个陈元昭,果然对妹妹一直不怀好意。以前装的倒是挺好,现在还不是露陷了?想讨好他来接近许瑾瑜?哼,没那么容易!

    许徵吩咐车夫一声:“调转车头,送太太小姐回府。”

    然后,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人。

    从头至尾,许徵都没看陈元昭一眼,仿佛陈元昭是空气一般。

    陈元昭唇角抿的极紧,俊脸愈发冷冽,瞪着许徵的背影。就像瞪着不共戴天的仇敌。然后......抬脚跟了上去。

    说好了来送人,当然一定要送进考场。

    ......

    陈元昭人高腿长,迈一步抵得上别人迈两步,轻轻松松的就赶上了许徵。面无表情的和许徵并行。

    许徵不看陈元昭,陈元昭也不看许徵,只伸手接过......不对,是抢过了许徵手中拎着的木箱。

    这个木箱子里装了三天的衣物和食物,还有笔墨之类,当然轻不到哪儿去。许徵拎着正嫌沉。陈元昭上赶着要做苦工,许徵也乐得轻松。

    当然了。想不轻松也不行。他是读书人,就算练过几天拳脚也是为了强身健体,怎么也不可能及得上陈元昭的身手。陈元昭随手就抢走了木箱,他就是想抢回来也不可能!

    陈元昭的气场实在太强了。腰间的宝刀更是令人侧目。原本拥挤的道路,渐渐留出了一条路来。正好够陈元昭和许徵并行。

    许徵看着这一幕,颇有些哭笑不得。索性横了心,迈步向前,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国子监的考场外。

    陈元昭这才将木箱还了回来。

    许徵面无表情的接过木箱。连声谢谢也没有,头也没回的进了考场。

    陈元昭目送许徵进了考场,然后冷着一张脸转身离开。

    一旁的书生忍不住悄悄议论起来。

    “奇怪,这到底是来送考的亲人,还是仇人?怎么从头至尾连句话都没说过?”

    “是啊,我也从未见过这样来送考的。”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

    “瑾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邹氏根本憋不住,在马车上就开始发问了:“陈元昭今天怎么会忽然冒出来了?”

    许瑾瑜难得有些心虚,没有直视邹氏的眼睛:“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邹氏也不是傻子,嗔怪的白了许瑾瑜一眼:“你当你娘是傻子么?他总不可能无端端的来献殷勤。分明是冲着你来的。难不成你打算一直藏着掖着不告诉我?”

    许瑾瑜哑然。

    是啊,看陈元昭这架势,显然不是在戏弄她。

    以他的性子,若不是下定了决心,断然不会做出这么可笑的举动来。说不定下一步就是让人登门来提亲了......想瞒也瞒不住啊!

    许瑾瑜踌躇片刻,才张了口:“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那一天在叶府做客,太子楚王和陈元昭也去了。太子莫名其妙的召了我相见,还问了一堆问题。是陈元昭替我解了围。”

    说的很含蓄,可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

    陈元昭冒着开罪太子的风险为她解围,这其中的原因只有一个!

    邹氏的眼睛亮了起来,声音里多了几分欣喜和激动:“你是说,陈元昭倾心于你?”

    许瑾瑜脸颊微热,强自镇定的应道:“是否倾心,我也说不好。”

    “傻丫头,这还用多想么?如果不是对你倾心,今天怎么会巴巴的跑到这儿来,对着徵儿献殷勤。”邹氏眉开眼笑,心情好极了。

    比起冒失冲动的陈元青,陈元昭多了几分成熟。比起心思深沉的纪泽,陈元昭性子冷峻却又可靠。再加上英俊过人的相貌和出众的家世,这简直就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女婿人选啊!

    许瑾瑜很清楚邹氏在想什么:“娘,你别多想了。就算陈元昭对我有意登门来提亲,我也不会嫁给他。”

    邹氏笑容一顿,反射性的问了句:“为什么?”

    原因太多了!

    前世他对她存着偏见,她对他又何尝不是?今生就算解开了心里的疙瘩,她也不愿让自己陷进安国公府这潭泥沼。陈元昭身负血海深仇,将来必然要报仇雪恨。他面临的敌人将会是楚王叶皇后甚至是太子。一个不慎,就是万劫不复。她绝不愿蹚这个浑水。

    撇开这些不说,就是陈元昭本人冷厉无情的性子,也绝不是女子希冀的良人。

    更何况,许徵和陈元昭水火不容,绝不会同意她嫁给陈元昭。

    许瑾瑜不想多解释,只淡淡的说道:“齐大非偶!我不想高攀安国公府。”

    邹氏想了想,笑容也淡了下来,叹口气道:“你说的也有道理。结亲一事,还是门当户对的好。”

    当日因为陈元青,无端的受了陶氏不少羞辱。现在换了陈元昭,只怕那位眼高于顶的安国公夫人叶氏也未必肯点头。

    还是别多想了!

    邹氏在心里遗憾了一阵,就将此事放下了。眼下最重要的是许徵的秋闱科考,别的事暂时没心思多想。

    ......

    许瑾瑜口中说的坦然,心里却远远不如外表来的平静。

    接下来的三天里,许瑾瑜时不时的怔忪发呆,拿惯的绣花针也不听使唤了,手指头被戳中了好几回......

    许瑾瑜倒吸一口凉气,洁白如玉滑腻如脂的手指上已经冒出了血珠。

    初夏忙拿了干净的纱布来给她裹上止血,口中不停的絮叨着:“小姐,你也太不小心了。这三天已经是第六回了。再这么下去,手指都快成蜂巢了。”

    许瑾瑜又好气又好笑,用没受伤的手指弹了初夏的额头:“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连主子也敢教训数落。”

    初夏捂着额头装模作样的呼痛,故作委屈的说道:“奴婢说的都是实话嘛!小姐又担心少爷的秋闱科考,又在想着陈将军,每天失神分心也是难免的。”

    “我什么时候想着陈元昭了。”许瑾瑜瞪了初夏一眼,耳后莫名的发烫:“再乱嚼舌头,看我怎么发落你。”

    初夏口中应着是是是,脸上却是笑嘻嘻的。

    “小姐,晚饭已经备好了。”芸香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主仆两个的对话,她显然也听进了耳中,眼里多了几分莫名的笑意。

    许瑾瑜被笑的浑身不自在,拿出主子的架势和威严来:“初夏,去请太太过来。”

    初夏忍着笑,领命退下了。

    邹氏很快来了。母女两个坐在桌前,还没来得及举筷,就见一个小厮飞快的跑了进来禀报:“大少爷回来了!”

    许徵回来了!

    邹氏和许瑾瑜又惊又喜,不约而同的起身迎了出去。(未完待续。)

    PS:  为可怜的陈二点蜡~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