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四章 讨好?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青对他几乎是盲从一般的信任,闻言顿时松了口气,咧嘴笑道:“我就知道我是白操心。对了二哥,你打算登门提亲的事,瑾表妹知道吗?”

    陈元昭:“......”

    陈元青一惊,脱口而出道:“你想登门提亲的事,该不会没告诉瑾表妹吧!”

    陈元昭难得的露出了些许尴尬:“登门提亲,不是直接去就行了吗?”

    这种事,还用事先告诉许家吗?

    陈元青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提亲确实是由男方主动。可之前怎么也该和女方通个气。不然,万一媒人提亲被一口拒绝了怎么办?那多丢脸啊!而且,也没了转弯的余地。不说别的,就说徵表哥,他一直和你不对付。若是他不同意这门亲事,到时候要怎么办?”

    陈元昭想到那张俊秀又固执的脸孔,眉头悄然拧了起来。

    以许徵的性子,还真的有可能一口回绝......

    陈元青怜悯的看了陈元昭一眼:“二哥,我以前提醒过好几回。想娶瑾表妹,总该对她的兄长忍让几分。可你就是不肯听我的。”

    不但没让着,还针锋相对的吵了几回。每一次都闹的不欢而散!

    现在总算知道后悔了。可惜后悔已经迟了,不该开罪的已经开罪了。看二哥要怎么扳回一城了。

    陈元昭皱着眉头想了片刻,才说道:“有皇后娘娘凤旨赐婚,他不点头也不行!”

    陈元青:“......”

    陈元青一脸“我服了你”的神情:“二哥,你到底是要结亲,还是要结仇?”

    “是,皇后娘娘一道凤旨赐下,许家只能接了凤旨认了这门亲事。可徵表哥心里一定不痛快。他们兄妹感情亲厚,若是你和徵表哥结怨,将来就算你娶了瑾表妹过门,心里也会疙疙瘩瘩的。瑾表妹夹在你们中间。一定很为难。还有,你觉得你和徵表哥闹的不愉快时,瑾表妹会向着谁?”

    当然要向着我!

    许徵是她兄长,我可是她的丈夫!

    陈元昭面无表情的想着。半晌才张口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陈元青怀疑的看了他一眼:“你确定你知道要怎么讨徵表哥的欢心?”

    陈元昭略有些不耐的瞥了过来:“你在怀疑我?”

    眼看着陈元昭沉了脸,陈元青立刻换了真挚诚恳的表情:“当然没有,绝对没有。我对二哥的信任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油嘴滑舌!

    陈元昭眼里有了一丝笑意。之前烦闷的心情悄然散去。

    ......

    安国公府里发生的一切,许瑾瑜浑然不知。

    日子一晃过了五六天,秋闱开考的日子终于到了。

    秋闱共有三场。每场要考上三天,每一场中间休息两天。考完这三场之后,要等上半个月左右才会放榜。这一段时间,对所有参加秋闱的考生及其家人来说,都是极为难熬的。

    从几天前开始,邹氏就紧张的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威宁侯府里忙着筹备纪泽娶亲的琐事,邹氏也无心帮忙,一颗心都系在许徵的身上。

    许瑾瑜笑着安慰邹氏:“娘,大哥此次必能高中。你不用担心。”

    前世许徵在秋闱中考了第四名,名次极高。之后春闱又进了前三,在殿试上被点中了探花郎。可谓是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今生许徵读书依然刻苦,又有了曹大人的指点,此次秋闱绝不会失手。

    邹氏见许瑾瑜说的肯定,心里的紧张忐忑也散开了不少,双手合十:“希望你爹在天之灵保佑徵儿。”

    许瑾瑜抿唇一笑,低头细细检查起了考前需携带的东西。检查了三遍,确定没有遗漏疏忽。才暗暗松口气。

    纵然提前知晓了结局,可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故意外?这次秋闱对许徵来说太重要了,不容有失。

    到了戌时,许瑾瑜抬脚去了许徵的书房外。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

    不出所料,许徵果然还在专注的温习读书,听到推门声脚步声,才抬起头来:“妹妹,你怎么来了?”

    许瑾瑜无奈的笑道:“我就猜到你还在看书。明日就是秋闱开考的日子。得早早就起床。今晚你可不能再熬夜了,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保存体力才是。”

    许徵倒是很听话,笑着应了一声,便收起了书本。

    兄妹两个有什么话,日后慢慢再说也无妨。眼下最要紧的是集中所有精力应付秋闱。

    ......

    一夜无话。

    第二天寅时初,天还没亮,许徵便醒了。穿衣洗漱过后,用了一顿丰盛的早饭。邹氏和许瑾瑜放心不下,坚持要一起送许徵去考场。

    许徵拒绝不了母亲和妹妹的殷切关怀,只得笑着应了。

    马车是早就准备好的,一家三口上了马车,奔赴考场。

    考场就设在国子监里。从威宁侯府到国子监,路程不算远,坐马车约莫两柱香的时间就到了。可今天来送考的人太多了。离的老远马车就被堵在路上不得动弹。

    许瑾瑜撩起车帘往外看了一眼,就见人头攒动人山人海,既无奈又好笑:“大哥,看来我们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马车是寸步难行!下马车送许徵也不可行,她是未出阁的姑娘家,不宜抛头露面,更不宜在人群里拥挤。

    许徵笑道:“从这里步行过去,最多就是一盏茶的功夫。你们不用再送我了,快些回去吧!”

    也只能这样了。

    许瑾瑜含笑点头,目送许徵下了马车。

    然后,一个略显冷淡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我送你去国子监考场。”

    话音刚落,一个高大的青年男子出现在兄妹两个面前。

    青年男子身姿修长挺拔,面容英俊冷凝,看的出已经在竭力收敛了,可全身上下依然散发出夺人的气势。

    周围来参加秋闱的书生们,下意识的让开了几步。明明周围很拥挤,这个青年男子身边却奇迹似的出现了一片空地。

    许徵:“......”

    许瑾瑜:“......”

    陈元昭?!

    他怎么会在这里?(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陈元昭:大舅兄,我来讨好你了......

    许徵面无表情: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