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三章 当年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说完这些,叶瑶这个胜利者优雅起身离去。临走时的冷笑一瞥,在她的心里刻下了一道难以磨灭的印记。

    曾经亲密的姐妹两人,从那一刻开始,彻底决裂。

    她将怨恨压进心底,认命地嫁进了安国公府。

    洞房花烛的那一夜,她见到了自己的丈夫陈玹。陈玹不负“美誉”,年轻俊美风流。可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别的男子,陈玹再英俊也取代不了太子在她心中的位置。

    陈玹不是傻瓜,新婚的情热之后,很快就察觉到了她的冷淡,来她屋里的次数渐渐少了。陈玹侍妾众多,最偏宠身边的通房丫鬟婉儿。婉儿有了身孕,生下了庶长子。陈玹欣喜若狂,立刻抬婉儿成了婉姨娘。

    她终于有了一丝悔意。

    她才是陈玹的正妻,却没有嫡子,将来在府里要怎么立足?就在她改变心意,准备放下身段讨好陈玹的时候,婉姨娘却传出了噩耗。

    婉姨娘喝了她命人送去的参汤,当场就吐血身亡。

    她惊骇不已,却百口莫辩有口难言。命人熬参汤的是她,送参汤的是她的陪嫁丫鬟春兰,谁都会以为是她心生嫉妒对婉姨娘动了毒手。陈玹也不例外,命人杖毙了春兰,看着她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冰冷。

    为了保住安国公府的颜面,陈玹将此事压了下来,对外宣称婉姨娘是暴病身亡。从那之后,再也不肯踏进她的房门。

    她心中既恨又怒,到底是在暗中算计她,将这一盆脏水泼到了她的身上?春兰死了,她一一拷问身边的丫鬟婆子,终于查出了线索。

    春兰是她从叶家带来的陪嫁丫鬟,春兰的姐姐是叶瑶身边的宫女娇兰。在此事之前,娇兰曾经特地到安国公府来找过春兰。

    一切水落石出。这是叶瑶暗中搞的鬼。

    然而,此时的太子已经登基做了皇帝,叶瑶也做了皇后母仪天下。她就算满心怨恨。也奈何不了叶瑶。

    新年初一,她和一堆外命妇一起进宫觐见皇后,隔着重重人影,姐妹两个目光交汇。她清楚的看到叶瑶眼底的轻蔑和冷笑。仿佛在说。你知道了真相又能如何?

    恨意在胸透汹涌澎湃。

    叶瑶分明是要毁了她的人生!

    明明是嫡亲的姐妹,为什么这般狠辣无情?她咽不下这口气,不顾一切的要报复叶瑶。叶瑶最在乎的就是丈夫,那她就亲手夺走叶瑶丈夫的心。

    皇上本就对她念念不忘,她暗中不动声色的勾~引。皇上果然动了心。她的妩媚风情和偷~情的刺激,令皇上神魂颠倒。

    当叶瑶察觉出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迟了。看着叶瑶铁青扭曲的脸,她心里快意极了。憋在心里的怨气闷气一扫而空。

    陈玹似乎也察觉出了什么,怒声质问。她勾起优雅的唇,冷冷一笑:“陈玹,我确实给你戴了绿帽子。你若是愤怒,只管去皇宫里找奸~夫算账。”

    陈玹当时就变了脸色。皇宫里的奸~夫......除了皇上再无他人。他就算再愤怒再怨恨,也只能忍下这口气。

    再后来,她怀了身孕。十月怀胎。生下了儿子。

    宫中的叶皇后命人送来了厚重的赏赐,陈元昭的名字也是皇上亲赐的。众皇子的名字都是按着日子旁来起的,皇上特地赐了昭这个字,显然也是为了补偿她们母子。

    陈元昭不能入皇室宗谱,皇上心中愧疚,对她更多了几分怜惜。

    老安国公去世之后,陈玹袭了爵位。

    哪个男人都无法容忍盯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更不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偷~情还生了别的男人的儿子。可陈玹不但不能吭声,还要千方百计遮掩此事。否则,皇上一怒。等待安国公府的绝没有什么好下场。

    陈玹一忍就是二十年。他不甘心世子之位传给陈元昭,一直拖延着不肯请封世子。皇上出于微妙的心理,也不好主动提起这一茬。只能尽力在别的地方弥补陈元昭。

    陈元昭年纪轻轻就战功赫赫手握重兵,背后少不了皇上的推波助澜。

    她曾无数次的感叹。如果不是叶瑶从中阻挠。当年她就能名正言顺的嫁给皇上,陈元昭就会是正经的皇子。以陈元昭的优秀,未必没有角逐皇位的机会。

    而现在,陈元昭却要顶着安国公儿子的身份过一辈子。她亏欠儿子太多,这世子的位置万万不会退让。

    然而,她千算万算也没想到。陈元昭竟然知道了身世的秘密。

    到底是谁暗中告诉了他?

    看的出,陈元昭心中存着怨怼不满,对她这个母亲也百般冷淡。可当年那样的情况下,她还能怎么办?若是再不反击,等待她的就只有被冷落孤独终老的下场。

    叶氏心潮起伏,久久无法平息。

    ......

    陈元昭大步走出世安堂。

    他的心情同样不平静。这样的身世并未给他带来任何荣耀和骄傲,反而是无法启齿的羞辱。

    安国公偏爱陈元白是理所当然的。陈元白才是安国公的儿子,而他,不过是叶氏和皇上**生的私生子罢了!

    这世子的位置,他不该要,也不想要......

    “二哥!”

    身后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和熟悉的声音。

    陈元昭脚步一顿,转身看向来人。

    陈元青出现在眼前,关切的笑道:“你今天和大伯母进宫去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的凤体如何了?”

    陈元昭淡淡应道:“还不错。”

    不过,今天有没有被叶氏气的病情反复就不好说了。

    陈元青重点想问的也不是这个,压低了声音说道:“大伯父不肯同意你和瑾表妹的亲事,你该不是真的要放弃世子之位吧!二哥,你可千万别犯傻。瑾表妹肯定要娶,世子的位置也别放手。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年轻俊朗的脸上满是关切和愤愤不平。

    如果陈元青知道了他的身世,还会这样全心为他着想吗?

    陈元昭心里流淌过一丝涩意,半晌才应道:“放心,该怎么做我心中有数。”(未完待续。)

    PS:  姐妹两个,到底谁更狠毒谁更可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