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交易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叶皇后果然不肯放过任何讥讽打压她的机会。

    叶氏早有心理准备,闻言心里虽然恼怒,脸上却不流露半分,依旧软言恳求:“我只有元昭这么一个儿子,娘娘是元昭嫡亲的姨母,这么多年也是一直疼他的。如今我不过是求娘娘为元昭赐婚,娘娘若是迟迟不肯点头应允,试问别人会怎么想?”

    叶皇后唇角的笑容凝住了。

    这个别人,指的当然不是文武百官,也不是勋贵宗亲,而是皇上。

    这么多年来,叶皇后一直对陈元昭慈爱温和,有大半都是做给皇上看的。叶氏一如既往的有心计。今天进宫,故意在皇上面前提起了赐婚的事,皇上很明显上了心。

    若是她执意不肯颁这道凤旨,皇上心里会怎么想?

    她苦心维持了这么多年的贤惠得体,岂不是功亏一篑......

    想及此,叶皇后暗暗恼恨不已,皮笑肉不笑的应道:“妹妹真是好算计。这是看准了我不得不点头同意此事了。”

    叶氏轻轻松松就扳回了劣势,微微笑道:“其实,此事对娘娘来说有百利无一害。一道赐婚的圣旨,既能维持娘娘在皇上心中贤惠大度的皇后形象,又能换来我们母子的忠心拥护。眼下秦王风头日劲,只要元昭肯全心全意辅佐太子,秦王的野心必不能得逞。孰轻孰重,以娘娘的睿智,当然会有所决断。”

    叶皇后抿紧了唇角。

    如果不是为了太子着想,这么多年来,她何必一直忍气吞声装着贤惠大度来讨好皇上。每次看到陈元昭那张英俊冷厉和皇上隐隐肖似的脸,她的心里就憋屈不已。却还要装作亲热温柔的嘘寒问暖。

    做皇后做到这份上,也实在太窝囊了!

    太子貌不出众贪念女色性情温软才能平庸,秦王却一日一日的显露锋芒广结党羽,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再这么下去,太子的储君之位只怕真的不安稳了!

    陈元昭年纪虽轻,却手握重兵。又深得皇上偏爱,将来迟早是军中第一人。若是陈元昭肯全力辅佐太子对付秦王,绝对是一大助力。

    而她要付出的,不过是轻飘飘的一张赐婚的凤旨。

    这笔交易。实在很划算!

    憋闷窝火是免不了的。不过,比起太子的地位,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赐婚的事,也不是不可以。”叶皇后神色一缓,语气也随之缓和了几分:“不过。也不必急在一时。我总要先见一见许家小姐,再选个合适的机会赐婚。”

    堂堂一朝之后,该有的体面是不能少的。若是连见都没见过许瑾瑜就赐婚,传出去不免被人取笑。

    费劲口舌,总算是说动了叶皇后。

    叶氏暗暗松口气,脸上也有了笑意:“娘娘说的是。一切随娘娘安排就是了。”

    叶皇后看着叶氏满脸的笑容,既觉得刺目又觉得气闷,淡淡说道:“若是没别的事,你就先跪安吧!”

    见一回气一回!果然还是少见面的好。

    叶氏见好就收,起身告了退。

    ......

    陈元昭和叶氏一起回了府。

    叶氏一脸欢愉的笑道:“元昭。皇后娘娘已经松了口,说是等见过了许家小姐,就选个合适的机会赐婚。”

    陈元昭拧着眉头,神色间有些不快:“皇后娘娘还要召见许瑾瑜?”

    “要赐婚,也得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召见也是理所应当的事。”叶氏不以为意的应道:“总之,此事交给我,你就不用操心了。”

    陈元昭眸光一闪,冷不丁的问了句:“你向皇后娘娘许诺了什么?”

    叶皇后之前百般刁难,和叶氏密谈之后就改了主意。很显然,叶氏“功不可没”。

    叶氏傲然笑道:“如今秦王势盛。太子的储君之位岌岌可危。我对她说了,只要她肯下旨赐婚,你就会全力辅佐太子对付秦王。这笔交易,她根本拒绝不了。”

    果然如此!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眼里却没什么笑意:“母亲睿智,令人佩服。”语气里透出淡淡的讥讽。

    这话音听着不对劲。

    叶氏笑容一顿,试探地问道:“莫非,你不看好太子?想暗中投靠秦王?”

    陈元昭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叶氏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皱眉低语道:“元昭,你可别犯糊涂。秦王再好。毕竟在出身上就差了一筹。太子既占嫡又占长,只要不犯大错,皇上也不好废黜了太子。站在太子这一边,风险要小的多。再说了,皇后毕竟是你的亲姨母,有这一层牵扯不断的关系,就算你有心投靠秦王。秦王也未必敢信你......”

    陈元昭淡淡应道:“我自有主张,不劳母亲费心了。”

    叶氏被噎了一下,半晌才道:“也罢,反正辅佐太子的话是我说的,就算将来你反悔了,皇后娘娘也怪不到你头上。”

    顿了顿又道:“至于你父亲那一边,你也不用多管。胳膊拧不过大腿,凤旨一下,他再不情愿也得乖乖点头。世子的位置也是你的,谁也夺不走。”

    陈元昭神色冷然:“我已经和你说过了,这世子之位我不要。”

    叶氏笑不出来了,眼中的怒气一点一点聚集。她努力压抑着心里的怒火,竭力心平气和的说道:“元昭,你是安国公府唯一的嫡子,谁也抢不走你的世子之位。你要也罢,不想要也好,这都是无可更改的事实。”

    陈元昭定定的看着叶氏,眼里浮起了熟悉的嘲弄和冷冽。

    叶氏被他冷凝犀利的目光看的有些心虚,下意识的移开了目光。

    陈元昭果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世......所以才会对世子之位满心怨怼不屑一顾吧!

    她当年的一时冲动,造成了今天无可挽回的局面。他的身世永远见不得光,也是安国公心头一根拔不出的刺。可安国公再恨再怒,也不敢动他们母子分毫。

    不能正大光明的做大燕朝的皇子,已经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愧对儿子。这安国公世子的位置,绝不能退让。

    这么想着,叶氏心里的愧疚渐渐散去,重新抬眼看了过去。

    没等她张口说话,陈元昭便淡淡说道:“今日进宫,母亲辛苦了,早点休息,儿子先告退了。”说着,便转身离开。

    不用问也知道,陈元昭肯定要回军营。

    叶氏反射性的追了两步:“等吃了晚饭再回军营吧!”

    陈元昭头也未回:“不用了。”短短三个字的功夫,已经大步走远。挺拔笔直的背影透着冷漠疏离和拒人千里。

    叶氏追之不及,愣愣的看着陈元昭的身影消失不见,一脸颓然。

    前尘往事浮上心头。

    ......

    当年的她,貌美倾城才学出挑,倾慕她的少年不知有多少。谁也不知道,她心里悄悄恋慕的人是大燕朝的太子,也是她的姐夫。

    而太子,心里也是有她的。

    每次到叶家来,太子看向她的目光里总闪着惊艳热切的光芒。囿于礼数,她从未和太子独处过。不过,每次对视间心里总是溢满了甜意。

    她想,等她及笄之后,太子就会娶她过门吧!

    太子妃是她嫡亲的长姐,姐妹两个感情还算亲厚。姐妹两个共嫁太子,也算一段佳话。她不会和太子妃争宠,只要能做太子侧妃,长伴在太子的身边就心满意足了。

    可她万万没料到,等来的却是赐婚安国公世子陈玹的圣旨。

    她不敢置信,呆若木鸡的接了圣旨,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哭了三天。然而哭的再久也无济于事,她嫁入安国公府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无可更改。

    身为太子妃的长姐回府为她添妆,她忍不住诘问:“父亲说这道赐婚的旨意是你一力促成的。大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是你的亲妹妹,你为什么要把往火坑里推?满京城谁不知道陈玹是个贪念女色的绣花枕头?”

    太子妃冷冷一笑:“你不嫁给他,难道还想嫁给太子,和我共侍一夫不成?”

    笑容里透出傲然不屑,还有怨怼和嫉恨,脸孔扭曲而可怕。

    “你和太子眉来眼去,难道以为我是瞎子看不出来?”太子妃的声音里满是怨毒:“你比我年轻貌美,若是任由你嫁到太子府,将来太子登基,这皇后到底是我来做还是给你?你以为我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叶珺,想和我斗,你还不够资格!”

    她泪脸满面,泣不成声:“大姐,我从没想过要和你争抢皇后之位。我只想嫁给太子,伴在他身边......”

    “养虎为患的蠢事,我怎么肯做。”

    太子妃叶瑶端庄秀丽的脸上满是快意的冷笑:“叶珺,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大度的将丈夫让给你?将来太子身边纵然有再多的女人,其中也不会包括你!你就老老实实的等着嫁到安国公府吧!以你的美貌和手段,或许陈玹能多宠你一阵子。就算你受了冷落,也不用担心,我这个做姐姐的一定会给你撑腰。”(未完待续。)

    PS:  前世的恩怨渐渐浮出水面了~书友们都很厉害,很多都猜中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