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一章 心计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叶皇后和叶氏的话,果然引来了皇上的注意:“元昭要成亲了?”

    太子和楚王也被这个话题吸引了过来。

    尤其是太子,心中不免有些唏嘘。那么一个温婉美丽的少女,也怪不得陈元昭会动了成亲的心思。可惜啊可惜,他比陈元昭迟了一步......

    叶氏露出一个略显无奈的苦笑:“臣妇这些家事,本不该在娘娘和皇上面前絮叨,惹的娘娘和皇上也跟着操心。可臣妇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整日为他的终身大事忧心。如今他总算有了中意的姑娘,可国公爷嫌弃对方家世低了些,不肯同意这门亲事呢!”

    原来如此!

    怪不得叶氏今天格外配合,原来是有求于自己。

    叶皇后不动声色的想着,面上关切的问道:“哦?竟有这等事。元昭到底相中了哪家的千金?”

    叶氏迅速的看了皇上一眼,才答道:“是威宁侯府的表姑娘,许家的二小姐。她的父亲叫许翰,曾经任过临安同知,三年前因病去世。如今家中剩下寡母和兄长,今年兄长要参加秋闱,便提前住到了京城来。”

    叶皇后略一思忖,缓缓说道:“说起来,许家的家世确实低了一些,也怪不得安国公不肯同意这门亲事。以元昭的相貌人品家世,想娶什么样的名门千金都没问题。区区一个五品官的女儿,岂能配得上元昭?”

    这是安国公府的家事,叶皇后和叶氏是亲姐妹,闲话几句无妨。皇上反而不便随意插嘴。

    不过,皇上似乎对此事颇感兴趣,听的颇为专注。

    叶氏眼角余光留意到皇上的神色,心里暗喜,脸上却流露出苦笑:“国公爷也是这个意思,说是要另外挑一个门当户对的名门千金。可元昭非许姑娘不娶,和国公爷为此生出了争执,甚至不惜要放弃世子之位......”

    听到这儿。众人都是一惊,下意识的看向陈元昭。

    真看不出陈元昭竟然还有这份毅力和决断!为了一个女子竟然放弃安国公世子的位!

    越是冷情冷性的人,动起情来越是不顾一切啊!

    太子冲陈元昭咧嘴一笑:“元昭,你可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平日也算是怜香惜玉之人,比起你来也是自叹不如!”

    孝之一字重逾千斤,足以压的人抬不起头来。陈元昭为了许瑾瑜,竟然和自己的父亲起了争执,这事要是传出去。不知会惹来多少瞩目。

    楚王也忍不住笑道:“真看不出表哥竟是性情中人。”

    叶皇后嗔怪道:“好了,你们两个就别跟着添乱了。这事非同小可。若是安国公坚持不允,元昭还坚持娶许家小姐就是不孝。说什么放弃世子之位,更是胡闹。要是被那些无事也要生非的言官御史们知道了,不上奏折弹劾才是怪事。”

    叶氏眼圈红了一红,眼中似泛起了水光:“娘娘这话可算是说中我的心坎里了。我盼着元昭早日娶妻生子,却没想到会横生枝节。现在闹的这般光景,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美人含泪,楚楚动人。令人心怜。

    皇上忍不住看了叶氏一眼:“你先别着急,此事总有解决的法子。说到底,是元昭娶亲,想娶一个中意喜欢的无可厚非。安国公这门第之见,不免太过偏颇了。”

    听这话音,偏心的不能更明显了。

    叶氏一脸感激的谢恩:“臣妇谢过皇上。”

    然后,终于正大光明的有了对视的机会。

    看着那双柔情似水的眼眸,皇上心里一阵心荡神驰,一句“不用担心朕下旨赐婚就是了”就要脱口而出。

    叶皇后似是看出了皇上的心思,咳嗽一声说道:“这门亲事到底成与不成。还得看安国公的意思。这毕竟是安国公府的家事,本宫擅自插手,只怕会引来非议。”

    身为皇后不便插手妹妹的亲事。

    身为皇上,当然更不便插手臣子的家事!

    皇上被叶皇后一提醒。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心里却不免有些遗憾和气闷,对安国公愈发不满。

    陈元昭喜欢谁就娶谁,安国公百般阻挠是存了什么心?

    “娘娘说的是。”叶氏的声音里透出几分软弱和无助:“我说起此事,也是一时有感而发,并没有借此为难娘娘的意思,请娘娘放心。”

    皇上听着这样的话。心里颇不是滋味,面上不免显出了几分。

    叶皇后看在眼里,只得转了话风:“妹妹且不用担心。此事也不是没有商榷的余地。安国公也是为元昭考虑,这才不肯应允。只要说服了安国公,这门亲事自然水到渠成。”

    叶氏强自打起精神,挤出一个笑容:“多谢娘娘宽慰,我回府之后,自会和国公爷慢慢商议。”

    叶皇后笑着安抚道:“妹妹不必心急,哪有父亲不疼惜儿子的。安国公再不情愿,想来也拗不过元昭,迟早是会点头的。”

    这话乍听没什么,细细品味,却意味深长。

    尤其是那句“哪有父亲不疼惜儿子的”,如同一根刺,扎的人心里一阵阵刺痛。

    叶氏暗暗咬牙,下意识的看了陈元昭一眼。正好迎上陈元昭冷冽讥讽的目光,叶氏心里猛然一跳,竟不敢和他对视,很快移开了目光。

    皇上听了叶皇后的话,似乎也有些触动,忽的张口道:“皇后,你下一道凤旨,为元昭赐婚。”

    叶氏眼睛一亮,正要谢恩。

    叶皇后却出人意料的出言反对:“皇上,若是安国公同意这门亲事,臣妾下旨是锦上添花的喜事,也能成就一桩美满姻缘。可现在安国公摆明了不愿意,臣妾再下凤旨,可就大大的不妥了。安国公自然不能抗旨不从,心里一定十分不喜,将来就算许家小姐嫁到了安国公府,也难免心中存着隔阂。时间久了,一家人离了心,岂不遗憾?家业和睦才能兴旺,这个道理皇上自然比臣妾更明白。”

    皇上哑然。

    不得不说,叶皇后实在是好口才,一番话有条不紊有理有据,谁也挑不出错处。就连皇上也指责不了什么。

    可道理是一回事,感情是另一回事。

    出于某些不为人知的隐秘理由,皇上很想为叶氏母子撑腰。

    下旨赐婚这类事是皇后的职责,皇上贵为天子,一言一行都有万众瞩目,当然不能做出不符合礼仪法度的事情来。这个时候,叶皇后就该知趣的将事情揽过去,将一切安排好......

    以前那么多年,叶皇后都表现的贤惠得体,今天是怎么回事?

    皇上心里不快,偏又不好流露出来,神色淡淡的点了点头:“皇后考虑的细心周全。直接下旨赐婚,确实不妥。”

    叶氏暗暗咬牙。

    这些年来,她和安国公夫妻形同陌路,早就离了心。无论陈元昭娶了哪家的千金,安国公也不会高兴,所谓的家业和睦,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这一些,叶皇后不可能不知道,现在这么说分明是故意给她添堵!

    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

    叶氏纵然满心怨怼,也只能忍气吞声,软言应道:“娘娘的话说的有道理,赐婚不是小事,确实该慎重一些。”

    叶皇后从容一笑,尽显皇后雍容风范:“妹妹能谅解我的难处就好。这既然是家事,妹妹不妨和安国公慢慢商议。若是安国公一直不肯点头,妹妹再来找我也不迟。”

    这番话说的冠冕堂皇,就是皇上也无从挑剔指责。

    叶氏咽下所有的闷气,笑着应了声是。

    当事人陈元昭,倒是显得格外淡定自若。

    叶氏和叶皇后斗法,他无需掺和。他很清楚叶氏的性子,既是打上了凤旨赐婚的主意,这道凤旨十有八九是跑不了的。

    ......

    皇上有一堆政务还没处理,坐了片刻,便摆架回了崇政殿。

    天家夫妻父子,和普通寻常人家远远不同。皇上先是喜怒无常掌握生杀大权的天子,然后才是丈夫和父亲。有皇上在,谁也轻松不了。

    送走了皇上之后,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

    叶皇后目光微闪,含笑道:“我和妹妹独自说些体己话,你们几个小辈在这里自行说话吧!”

    太子等人一起应了。

    叶皇后站起身来。叶氏也正有独自和叶皇后“沟通”的想法,含笑起身,随着叶皇后一起去了内室说话。

    到了寝室后,叶皇后屏退了所有宫女。

    姐妹两个相对坐着,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急着说话,像是在比谁更有耐心。

    到底是叶氏有求于人,率先沉不住气,张口打破沉默:“我所求的不过是一道赐婚的凤旨。对娘娘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娘娘又何必百般为难。”

    没了外人在场,叶皇后也懒得再装什么姐妹情深,眼底闪着冷意,似笑非笑的看向叶氏:“一道赐婚的凤旨对我来说,确实易如反掌。可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要帮你这一回。不如妹妹仔细想一想,说给我听听如何?”(未完待续。)

    PS:  姐妹两个积怨很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