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九章 皇上(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不出所料!果然如此!

    叶皇后心中冷笑连连,面上却笑道:“本宫这就命人安排。”

    王公公笑着应了,行礼告退。

    叶皇后含笑看向叶氏:“妹妹可真是我的福星,皇上平日朝事繁忙,极少踏足后宫。没想到妹妹一进宫,皇上也来了延福宫。”

    “娘娘这么说,真是让我汗颜了。”叶氏笑盈盈的应道:“我是沾了娘娘的福气,才有机会得见天颜。”

    陈元昭面无表情的听着两人虚伪的应答。

    太子倒是没听出什么不妥来,笑着插嘴道:“说起来,我也有一段日子没和父皇一起用膳了。今日父皇有兴致到母后这里用膳,母后可得让人准备好父皇最喜欢喝的酒。”

    叶皇后笑道:“还是太子考虑的周全。我这就命人去御膳房吩咐一声。”

    说着,叫来岳女官,仔细的叮嘱了一番。岳女官应声退下。

    皇上年轻时颇迷恋美色,后宫中时有嫔妃得宠。其中,尤以纪贤妃风头最劲。

    纪贵妃生了一个好儿子,朝野名声隐隐盖过了太子,又颇受皇上器重。纪贤妃也跟着水涨船高,在宫里地位极高,仅在叶皇后之下。

    叶皇后一直在养病,宫务也落到了纪贤妃的手里。这两个月里,皇上踏足后宫,只召幸过两次嫔妃,其余的几次都是去了纪贤妃那里。延福宫也来过几回,每次都是匆匆待上片刻就离开了,特意来陪叶皇后用午膳还是第一回。

    叶皇后一想到这其中不为人知的隐情,心里就觉得膈应。

    可不管怎么说,皇上要来,也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不但不能往外推,还要精心的准备好午膳,哄皇上高兴。也让宫里的人认清形势,纪贤妃和秦王再受宠,也敌不过她这个正宫皇后和太子。

    叶皇后打定主意。将心里所有的愤怒遮掩的严严实实,对叶氏的态度愈发和蔼。

    叶氏同样在打着如意算盘。

    叶皇后有用得着她的地方,她为了陈元昭的亲事,也得求着叶皇后。姐妹两个各怀心思。面上却是一派亲热,谁也看不出半点破绽。

    这样的情形,陈元昭前世不知看过多少回。现在只觉得阵阵恶心。

    ......

    临近正午,皇上摆驾延福宫。

    叶皇后领着众人向皇上行礼:“臣妾给皇上请安。”

    皇上笑道:“皇后还在病中,快些平身。”边说边亲自扶起了叶皇后。

    这样的亲密举动。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叶皇后心中唏嘘,脸上适时的流露出受宠若惊的惊喜:“臣妾谢过皇上。”

    皇上生的一副好相貌,年轻时器宇轩昂俊美夺人。现在年过五旬,再精心保养喝再多的补品也挽不回青春,额上眼角俱是皱纹。因着年轻时的贪色无度,身体早就被掏空了。外表看着还算健康,可脚步虚浮,脸色也不算红润。

    皇上的目光落到了叶氏的脸上,笑着说道:“叶氏,你快有半年没进过宫了吧!”

    叶氏抿唇一笑:“皇上真是好记性。臣妇确实有半年都没进宫了。此次听闻娘娘生病。这才厚颜进宫来探望。”

    “你是皇后的亲妹妹,来探望皇后是天经地义的事,这厚颜两字从何谈起。”皇上显然心情不错,竟开起了玩笑。

    叶氏迅速的抬眸看了皇上一眼,眼波流转间,俱是妩媚动人的风情:“臣妇这样的身份,没有娘娘的召见,自然不宜常进宫。宫中人多口杂,难免有人会传出闲话来。”

    按着宫中的惯例,外命妇只有在新年初一可以进宫给皇后请安。没有皇后召见。平时等闲是不能进宫的。叶氏这么说,也合情合理。

    皇上略略皱起了眉头。

    叶皇后立刻笑道:“妹妹实在多虑了。你我姐妹情深,你来探望我,我心中不知多高兴。有谁敢在背后乱嚼舌头。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叶氏嫣然一笑:“有娘娘的金口玉言,臣妇可就放心了。”

    岁月实在太厚待叶氏了。

    明明已年到四旬,看着却像三十岁的妇人,美貌优雅,风情万种。宫中美人虽多,又有谁能及得上叶氏?

    就是纪贤妃。到了叶氏面前也要沦为绿叶,自叹弗如。

    女人哪有不在意容貌的?叶皇后表面大度雍容,实则暗暗咬牙切齿。

    年轻时她也是才貌双全的美人,在京城赫赫有名。叶氏比她小了十二岁,她做了十年的太子妃,叶氏才及笄,美貌闻名京城。

    皇上口中不说,心里早就惦记上了。

    她唯恐皇上张口纳叶氏为太子侧妃。姐妹同嫁一夫听起来是一段佳话。可是,以叶氏的美貌风姿,一旦嫁给皇上,必然会得宠。她就要沦落得和妹妹争宠。再等皇上继承皇位,这皇后的位置也未必稳稳的落在她身上。

    她思来想去,终于狠心在叶氏的亲事上动了心思。竭力促成叶氏和当年的安国公世子的亲事。

    陈玹家世出众,相貌生的英俊,可惜风流名声在外,出身勋贵之家,却不擅长领兵打仗。是出了名的绣花枕头。貌美倾城的叶氏嫁给陈玹,实实在在是委屈了。

    不过,为了她的皇后之位,叶氏也只能嫁到安国公府。圣旨一下,叶氏想不嫁也不行。

    一切果然如她所愿。

    很快,皇上就登基为帝,她顺理成章的做了皇后。

    叶氏在安国公府却过的并不舒心。

    陈玹贪恋叶氏美貌,新婚时也甜蜜过一阵子。身边却侍妾通房不断,其中一个叫婉儿的侍妾,自十四岁起就伺候陈玹,十分得宠,竟抢先一步怀了身孕生下了庶长子。

    不过,这个婉姨娘也是命薄的,孩子还不满一岁,就生了重病一命呜呼。

    当时安国公府里传言纷纷,这个婉姨娘的死大概和叶氏脱不了干系。陈玹心中生了隔阂,对叶氏愈发冷淡。

    叶皇后看在眼里,心里只觉得暗暗快意。却没想到,叶氏因此对她怀恨在心,然后用最不堪的法子作践她这个皇后的脸面......(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