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争吵(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安国公脸色变了又变,十分精彩。

    这么多年来,父子关系冷漠疏远,见面也无话可说。陈元昭性情冷淡,不过,对他这个父亲还算敬重,从未像今日这般不客气的驳回他的话。

    他满心怒火,很自然的摆出了父亲的威严来:“混账!终身大事岂容你这般肆意胡闹!若是换了元白元青,娶个门第低微的妻子也无妨。可你是我唯一的嫡子,将来这安国公的爵位迟早是你的。你的妻子,也会是这安国公府的女主人,更是我陈氏一族的宗妇。区区一个五品官的女儿,岂能配得上你,更不配做安国公府的世子妃。这门亲事万万不可,你不用再多说了,另择一个门户相当才貌出众的结亲。”

    安国公一番话义正言辞,处处为陈元昭着想,令人无可指责。

    就连叶氏,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反驳。

    陈元昭定定的看着安国公,目光复杂。

    这就是他的父亲!打着冠冕堂皇的理由,正大光明理直气壮的阻挠他的亲事。看似公允,其实一颗心早已偏到陈元白的身上了。

    换了别的事,他退让也无妨。

    唯有此事,他半步都不会退!

    “父亲的顾虑也不无道理。”沉默了许久,陈元昭才缓缓张了口:“许瑾瑜确实不适合做安国公府的世子妃。”

    安国公暗暗松了口气,紧绷的脸也稍稍松弛下来:“你能想明白这一点就好。我不是阻挠你的亲事,正因为你是我的嫡子,亲事才要更慎重......”

    陈元昭淡淡的打断安国公:“父亲,我的话还没说完。许瑾瑜我非娶不可!”

    安国公神色一僵,神情扭曲,看着怪异又可笑。

    叶氏心里一个咯噔,忽然有了不妙的预感,总觉得陈元昭接下来要说的话,绝不是她想听到的......

    “想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陈元昭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自动放弃世子之位。”

    什么?!

    叶氏头脑轰的一声,热血奔涌。厉声道:“元昭,你胡说什么?这世子的位置是你的,你怎么可以如此荒谬任性!”

    众人也都被陈元昭的惊人之语震的说不出话来!

    陈元昭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为了娶许瑾瑜,竟然要放弃安国公世子的位置......这也太疯狂太不可思议了!

    安国公显然也没料到陈元昭会是这等反应。脸上没什么喜色,眉头拧了起来:“元昭,你休得胡闹!”

    爵位传嫡不传庶,这是大燕朝爵位世袭默认的规则。不管安国公心里怎么想,也不敢轻易在此事上动手。最多也就是用一个拖字诀。

    几年下来。陈元白在兵部颇有声名,袁氏生了两个儿子,也在府里站稳了脚跟。陈元昭领着神卫军屡屡立下战功,和太子楚王来往密切,又颇得圣心眷顾。陈元白虽然远不及陈元昭,可陈元昭一直没成亲没有子嗣,这也是显而易见的劣势。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安国公也就有了理由更换世子人选。也因此,安国公并不乐见陈元昭成亲。

    可现在,陈元昭却亲口说出了放弃世子之位的话来。只为了迎娶许瑾瑜过门。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安国公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二哥,你先冷静下来。”陈元青低声说道:“这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

    陈元昭神色不变:“我当然不是随口乱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元白也坐不住了,忙张口劝道:“二弟,你别一时意气用事。亲事可以慢慢商议,总能找出解决的法子。什么放弃世子之位,这样的话以后绝不能再说了。若是传出去,外人不知内情,只怕会传出对父亲不利的话来。”

    果然还是长子最孝顺贴心。句句都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安国公的面色稍有好转。

    叶氏冷笑一声,满腔的怒火迁怒到了陈元白的身上:“元昭有这样的心思,你应该高兴才是。何必在这儿假惺惺的劝元昭。”

    这话实在尖酸刺耳。

    陈元白暗暗咬牙,不过。他颇有城府,并不当众和嫡母顶撞,反而恭敬的应道:“母亲教训的是,儿子不该多嘴。”

    叶氏碰了个软钉子,纵有再多的怒气,也不便再指责什么。更何况。今天的事也实在怪不得陈元白。

    叶氏强忍怒气,看向陈元昭:“元昭,今天的事到此为止,暂且不必再提。等日后慢慢商议解决。”

    世子之位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手的,至于亲事,倒是还有商榷的余地。

    陈元昭似是看出了叶氏的心思,眼底闪过讥讽,半点没有退让的意思:“没什么可商议的。我意已决!”

    叶氏被气的全身簌簌发抖,面孔泛白。

    安国公也没好到哪儿去,一张脸阴沉了下来。

    就在此刻,骥哥儿扯着嗓子哭闹了起来。

    哭闹声虽然刺耳,却也打破了此时的凝滞尴尬。袁氏忙起身抱过孩子,轻声哄了一会儿,然后和陈元白对视一眼。

    夫妻两个颇有默契,陈元白立刻张口说道:“骥哥儿每到晚上这个时辰,就会闹着要睡觉。儿子先行告退。”

    叶氏看着长房一家四口心里就堵的慌,也不挽留,随意地点了点头。

    陈元白和袁氏领着两个孩子走了。接着,陈凌雪和邱姨娘也告了退。

    陶氏咳嗽一声说道:“时候不早了,我和元青也该走了。”这是人家的家事,她还是别跟着掺和的好。

    临走前,陈元青担忧的看了陈元昭一眼。

    陈元昭心里涌起一阵暖意,冲陈元青微微点头。

    陈元青这才随着陶氏走了。

    陶氏憋了许久,出了世安堂才叹道:“元昭真是吃了猪油蒙了心,那个许瑾瑜到底有什么好,竟迷的他连世子的位置也不要硬是要娶她过门。”

    陈元青不乐意听这样的话,不快的皱起了眉头:“娘,二哥和瑾表妹两情相悦,想娶她过门是理所当然的事。这样的话,你以后别说了。要是被二哥听到,非生气不可。”

    陶氏这才讪讪的住了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