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惊喜(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

    陈元昭只来得及说出这三个字,叶氏便欢喜的笑了起来:“果然是许家的二小姐。你呀,就是嘴硬。上一次许二小姐落水,你救了人家,就该负起责任登门提亲。非要拖延这么久才吭声。”

    “许二小姐虽然家世低了一些,又没了父亲,不过,相貌出挑,才学出众,性子看着也温柔。这样的女子,做我们安国公府的儿媳也足够了。”

    门当户对当然是最好的。不过,陈元昭的情形又不同。

    拖延了几年迟迟不肯成亲,平日从不亲近女色,外面有关陈元昭“身患隐疾”的流言早已传的沸沸扬扬,就连叶氏也有所耳闻。

    这几乎已经成了叶氏的心病。只要陈元昭肯成亲,什么样的女子她都认了。许瑾瑜除了家世低一些,其余的样样出挑。这样的儿媳,叶氏自然满意,满口都是夸赞。

    陈元昭听着叶氏夸赞许瑾瑜,什么也没说,眉眼却柔和了许多,唇角也微微扬起。

    英俊冷凝的脸孔,似冰雪微融,又似层层的乌云中透出一缕阳光。

    他竟然笑了?

    叶氏看在眼里,既惊讶又欢喜,还有一丝酸意。

    这臭小子,自小性子冷漠,对着她这个亲娘也是冷冷淡淡的,没什么好脸色。现在总算开窍了。还没娶进门,就已经满心向着媳妇了......

    罢了!儿女都是前世的冤孽,今生来讨债的。计较这些也没什么意义,还是趁着陈元昭松了口,快些定了亲事要紧。

    叶氏定定神,笑着问道:“明日就登门提亲,会不会有些仓促了?要不要等上几日?还有,请谁登门提亲为好?”

    陈元昭略一思忖,缓缓说道:“提亲的事,暂且缓一缓。”

    缓一缓?

    叶氏一怔,脱口而出道:“为什么要缓一缓?你该不是又想反悔了吧!”

    这可不行!好不容易等到他松口肯成亲了。绝不能容他再反悔。

    陈元昭淡淡说道:“已经决定的事,我从不后悔。”

    叶氏这才放了心,就听陈元昭继续说道:“秋闱将近,许瑾瑜的兄长要参加秋闱。要提亲。也要等过了秋闱再说。”

    许瑾瑜没有父亲,能决定她终身大事的,当然是邹氏和许徵......

    想到许徵,陈元昭下意思的皱了皱眉。

    前几次见面,他和许徵都闹了些不愉快......好吧。是闹的很不愉快。提亲一事,许徵不会从中作梗吧!

    “也好,那就缓上一些日子再说。”叶氏总算从惊喜中回过神来,头脑也恢复了冷静:“提亲不是小事,总要找一个合适的媒人。还有,这样的喜事,总得告诉你父亲一声。”

    提到安国公,叶氏的声音冷了几分。

    陈元昭眸光一闪,淡淡的嗯了一声。

    儿子要定亲了,这样的喜事。当然要先和安国公商议知会。

    叶氏想了想说道:“难得你今天回府,今晚就留在府里。我会让人请你父亲过来,将此事告诉他一声。”

    叶氏和安国公平日各住一处,等闲十天半月都不见面。想见面商议事情,还得打发人去请一声。

    这样的夫妻,说来不免可笑。

    陈元昭眼中闪过一丝讥讽,却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

    到了晚上,一向冷清的世安堂难得的热闹起来。

    安国公来了,陈元白夫妇领着骁哥儿骥哥儿来了。邱姨娘和陈凌雪来了。叶氏索性吩咐人一并将陈元青母子也请了过来。

    安国公府里的主子全数到齐。都是一家人,也不讲究男女分席,围着大圆桌坐下了。

    骁哥儿大一些,安稳的坐在袁氏身边。

    骥哥儿还小。却不肯消停老实,在袁氏的怀里扭来扭曲,奶声奶气的要祖父抱。

    袁氏假意瞪了骥哥儿一眼:“不准胡闹!今晚可是家宴,一家老少都在。祖父没时间抱你。”

    骥哥儿扁扁嘴,哭闹起来。

    叶氏皱了皱眉:“袁氏,你是怎么管教孩子的。怎么一直哭闹个不停。让奶妈先带骥哥儿下去。”

    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商议,她哪有心情听孩子哭啼闹腾。

    袁氏有些尴尬难堪,忙应了一声,正要招呼奶娘过来。安国公却张口道:“骥哥儿还小,哪里懂什么礼数。喊着要祖父,就到祖父这儿来。”

    摆明了是为长房撑腰。

    叶氏笑容顿时没了,脸色沉了下来。

    袁氏心中暗喜,脸上却故意流露出为难的神情来:“这样不太好吧!”

    安国公笑着说道:“有什么不好的。今天是家宴,又没外人,讲究这么多虚礼做什么。骥哥儿,来,祖父抱你。”

    袁氏只得将骥哥儿给了安国公,然后歉然的看向叶氏:“公公这么吩咐了,儿媳不好不听。还请婆婆别生气。”

    叶氏不怒反笑:“罢了,我和一个孩子有什么可计较的。既然国公爷想抱,就抱着好了。”今天有重要的喜事,她也懒得纠缠计较这点小事了。

    袁氏在这场婆媳争斗中占了上风,心里十分舒畅,面上却不便表露出来。叶氏和安国公夫妻冷淡不和,可毕竟是正经的婆婆身份。想整治她法子多的是。

    陶氏冷眼看着这一幕,显然没打算搀和。

    陈元昭的目光掠过安国公抱着骥哥儿的慈爱模样,眼底的讥讽之意更浓了几分。

    安国公不遗余力的抬举长房,不知听说他要成亲的事情后,安国公会是什么反应......大概是有惊无喜吧!

    菜肴源源不断的上来。

    骥哥儿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坐在安国公的怀里也不安分。安国公好脾气的呵呵直笑,饭桌的气氛倒是因此热闹了起来。

    叶氏看在眼里,只觉得刺目,心里暗暗冷笑不已。

    安国公这是故意给她添堵。

    换在往日,她看着袁氏的两个儿子确实膈应的慌。不过,今天却不一样了。

    叶氏咳嗽一声,张口道:“今日特地叫你们过来,是有件喜事告诉你们。”

    喜事?

    安国公笑容一顿,看了过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