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章 纷乱(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魂不守舍的绕过屏风。

    一抬头,迎接她的是一片诡异的安静。

    众少女神情各异,目光微妙而复杂。

    只隔着一道屏风,太子和陈元昭刚才说的话众人听的清清楚楚。不用再猜测怀疑,陈元昭已经当众表露了心意。

    这怎能不让人羡慕嫉妒恨?

    在场的少女,暗中倾慕陈元昭的绝不止左姣娘和赵慧两个。只是她们两个家世相貌最出众,也是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可现在,两人彻底成了笑话。

    叶秋云心中波涛汹涌嫉恨欲狂,还要强自维持镇定,脸孔都快扭曲了。

    许瑾瑜逼着自己从一团乱麻中回过神来,在众人瞩目下,故作坦然的走到了纪妤的身边。

    纪妤从来不是心胸宽广的人,许瑾瑜今天处处出尽风头,尤其是刚才隔着屏风的那一幕,更令纪妤眼热嫉妒,忍不住酸溜溜的来了一句:“瑾表姐,今日你可是出尽了风头。”

    这句话可算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众少女不约而同的在心里点头,然后默默的一起看向许瑾瑜。

    这样的风头,不出也罢!

    许瑾瑜扯了扯唇角,随口敷衍:“妤表妹这么说,着实令我汗颜了。”

    口不对心。

    纪妤撇撇嘴,想说什么,总算又忍下了。

    太子等人还没离开,她说话还是小心些为好。等赏菊宴散了之后再追问许瑾瑜也不迟。

    ......

    太子等人很快起身离开了,原本打算留下的楚王,也随着太子一起走了。

    然而,之前那一幕引起的影响却没有平息。众人各怀所思心不在焉,也使得接下来的菊花宴没了滋味。

    左姣娘第一个起身告辞,接着是赵慧。有一就有二,很快,众人都有了去意。

    叶秋云勉强打起精神,亲自送客人出府。

    众人有意无意中和许瑾瑜保持距离,只有曹萦毫不介怀。临别时拉着许瑾瑜的手,低声安慰道:“她们这是眼热你得了太子的青睐,更嫉妒陈将军倾心于你,所以故意针对你。你不用放在心上。”

    许瑾瑜暗暗苦笑。她当然不会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反应放在心上。真正让她心神不属的,是陈元昭出人意料的举动......

    和曹萦才第一次见面,说的多了难免有些交浅言深。

    许瑾瑜收敛心神,轻声应道:“多谢曹姐姐好意安慰。不用为我忧心,我能撑得住。”顿了顿又笑道:“今日到叶家来结识曹姐姐。也算不虚此行了。日后我得了闲空,再登门拜访。”

    曹萦含笑应下,两人依依告别。

    此时,门口的客人大多上了马车。

    待曹萦走了之后,叶秋云终于忍不住走到了许瑾瑜的面前,脸上挂着笑意,口中却轻哼一声:“许瑾瑜,就算陈表哥对你有意,姑父姑母也不会同意和许家结亲,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对待主动来挑衅的人。自然不必客气。

    许瑾瑜神色淡然的应了回去:“不知叶小姐是以什么身份说出此话?你是叶家的女儿,难不成还能插手管到安国公府的事?如果叶小姐是以表兄妹的身份关心此事,就更不妥当了。叶小姐是楚王殿下的未婚妻,到年底就要嫁入楚王府。陈将军中意谁娶谁和你都没什么关系吧!”

    许瑾瑜言词如刀,句句犀利。

    叶秋云被噎的哑口无言,面色难看之极,却又无法反驳。

    是啊!说到底,她不过是陈元昭的表妹。陈元昭喜欢谁要娶谁,根本轮不到她来过问。如果她没定亲,还能争上一争。可现在她已经是楚王的未婚妻。早就失去了争风吃醋的资格......

    许瑾瑜心中纷乱烦闷,噎了叶秋云一通,心情倒是稍稍好了一些:“叶小姐若是没有别的指教,我和妤表妹就先行告辞了。”

    说着。便转头叫上纪妤,一起上了纪家的马车。

    叶秋云眼睁睁的看着纪家的马车启程离开,一张俏脸气的泛白。站了许久,才勉强将心里的怒气和嫉火平复下去。

    以许家的门第,姑母断然不会同意这门亲事。许瑾瑜肯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高兴一场!

    ......

    到了马车上。纪妤再也憋不住了,急急的张口追问:“瑾表姐,你以前不是说过和陈二表哥毫无瓜葛吗?他今天当着太子说的那番话又是什么意思?”

    初夏也关切的看了过来。

    是啊!小姐口口声声和陈元昭井水不犯河水。可眼下看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陈元昭已经当众表露心意了,说不定很快就会找人登门提亲......

    “我又不是他肚子里蛔虫,他在想什么,我怎么知道。”没了外人在场,许瑾瑜也没有再装着不在意,皱着眉头,语气里满是懊恼。

    上一次两人已经说清了所有的恩怨。接下来当然是恩怨两清从此路人。

    陈元昭忽然来了这么一出,最震惊最意外的人是她好不好!

    纪妤自然不相信她的说辞,撇撇嘴道:“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你若是和他没有牵扯,以陈二表哥的性子,他今天怎么会当众说那样的话?”

    许瑾瑜懒得再多说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我和他桥归桥路归路,根本不可能。”

    说着,将头扭到了一边。

    纪妤碰了个软钉子,也有些恼了,哼了一声,将头扭到另一边。

    一路无话。

    马车到了威宁侯府外停下了。

    纪妤和许瑾瑜赌气,倒是没忘了那盆绿翡翠:“紫月,把这盆绿翡翠捧回清芷院。”

    紫月忙应了下了,小心翼翼的捧了绿翡翠下马车。

    许瑾瑜忽的叫住了纪妤:“妤表妹,今天在叶家发生的事,还请你帮着保密,别告诉任何人。”

    这个奇怪的请求,让纪妤楞了一愣,一时也忘了还在和许瑾瑜生气这回事:“为什么?”

    这样的好事,换了别人巴不得宣扬开来。许瑾瑜倒是处处都和别人不同。

    “没什么,”许瑾瑜也不多解释:“还请妤表妹为我保密。”

    纪妤没好气的应道:“你的事情,我才懒得多说。”说着,便率先迈步进了府。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